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茶炉围坐话遗憾

核心提示:那个说我“遗憾”的K老弟,喝茶时因外出没到场,他也是我的同事,教书匠,要说官职,只混到个股级。如今的K老弟,算不算成功呢?如此恶劣的官场环境,岂容我们这些有点儿读书人风骨的人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年关,和三两知己在饭馆里小聚,闲侃。扯着扯着,扯到了我的码字儿爱好,又扯到了过去一个同事身上,说他混到了副处级,当过风光无限的一把手。其中一个朋友K老弟就对着我说,再有才华,写再好的文章,有啥用?就混个正科级,还是二把手,总不能没遗憾呗?

掐指一算,我已经脱离工作岗位将近九个年头了,过去的官场沉浮早已是往日云烟,现在,竟还有人在我面前提这个话题,我当时笑笑,回应了一句:咋着,到现在,我还得握着脚脖子哭吗?

这个话题,有三四天,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三四天后,又在一家茶馆里,和三个知心朋友喝下午茶,漫无边际地聊天。话题很多,其中就有上面这个话题。是我主动扯出这个话题的。然后大家各抒己见。大家所谈,及我个人所感,记录如下。

在咱们中国,难道一个人的人生成功与否,就是在体制内能否混个一官半职吗?要是以这个标准判断,我们在座的四位,可都不算是成功人士。

我们四个人,都是教书匠出身。

年龄最大的,要算W老师,按辈分,是我的老师,如今已经七十七岁,要论官职,混了个学校工会副主席(正主席由学校一个副校长兼任),要按官职说,顶多算个副科级。

按年龄,我处在第二,已经迈入六十三岁。要说仕途道路,那是个三级跳。不过,表面上看,是升幂排列,实际上,每一阶,都是向下跳,降幂。先是被从重点中学贬到一般中学,又从普教贬到职教,从城里贬到城郊。这一辈子,就当过两年的一把手,还是在半死不活的城郊职业学校,后来,又阴差阳错,回到了重点中学做副校长。

第三个,L老弟,在学校里混到个主任,按官职,就是个副科级,而且,岗位上,也一直不顺心。

最小的,G君,忘年交,还上着班,虽然混到个副科级,却是个民主人士,再想高升,从目前的官场规矩看,几乎无望,而且,他自己也已经毫无幻想。

那个说我遗憾的K老弟,喝茶时因外出没到场,他也是我的同事,教书匠,要说官职,只混到个股级。

要是仅从官职看,我们几个,都没有成功的光环,都是失败者。

但是,W老师,早年酷爱书法,退休之后,依然笔墨不辍,其草书,行云流水,潇洒飘逸,颇有道家风骨,在中国书法界,源自传统,又自成一格。在北京,在我国许多地方,已经是响当当的书法家,一些人对他趋之若鹜,还在一些地方收了徒弟,他的一个书法册页,已经被炒作到几十万元。如今的W老师,算不算成功呢?

L老弟,很有才华,又思想新锐,不但业务能力强,而且秉持很先进的教育思想观念。在上班时,就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师。退二线之后,到一些私立学校打工,到哪里,都很受器重,一边教书,一边受聘兼职学校管理工作,不但编写了一本校本教材,还写了许多高质量的散文,已经编著了一本散文集。在物质上,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目前,已经在一个环境很优美的省城买了一套房;在精神上,通过业余书写,深入茶道,抒发了性灵,愉悦了心情,提升了人生境界。如今的L老弟,算不算成功呢?

G君,业务精湛,文字功夫很深,又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围棋,在小县城里,几乎无敌手。太极拳,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心胸旷达,才思敏锐,深得老庄精髓,颇有文人风骨。如今的G君,算不算成功呢?

就是那个说我遗憾的k老弟,上班时,和我一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评为第一届市级教学能手,也获过省级优质课一等奖。退二线之后,也在私立学校打工,好几次婉拒了当私立学校校长的邀请,只是教书,走到哪个学校,都很受器重。如今的K老弟,算不算成功呢?

就说我吧,上班的事儿,都成了浮云。单说退二线之后,几乎每星期都要码些文字,有些文字被报刊书籍选登,有些文字获了奖。最主要的,我并不是要刻意追求声名,而是要在抒发性灵的过程中得到快乐。刚才,打开我的博客,看了看,从2006年12月开始,不到十年的时间,我竟然发了958张帖子,按平均一千多字算,也将近一百万字了,这样一看,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当然,这些文字,在许多人看来,也许形同垃圾,但是,他们是我的精神产品,是我的独立创作,是我对生活观察和思考的结晶,我自娱自乐,也在写作的过程中,提高着自己的文字水平,认识水平,思想境界。如今的我,算不算成功呢?

可巧,我正读着周国平的《幸福的哲学》一书,读了《成功是优秀的副产品》一章和其他篇章,我明白了关于成功与优秀的一些道理。

在一个人的人生中,努力做一个优秀的人,是第一位的;做一个成功的人,是第二位的。优秀是成功的基础。

优秀的人会成功,但不一定成功。因为一个人优秀与否,是自己通过个人努力可以实现的,而成功与否,除了个人的努力,还受人文环境的制约。越是开放公平的社会环境,优秀的人成功的机率越大,而越是封闭不公的社会环境,越是倒霉。

当然,如果把成功定义为名利场上的风光和出人头地,定义为当了多大官,赚了多少钱,我们几个,官在八品之下,简直提不到话上;钱的来源都是死工资,撑不死饿不着,都不算成功。而且,我们每一个人目前的现状,也都不能划入成功的范畴。由此定义看,我们这几个,在名利场上,确实不算是成功人士。确实应该是遗憾。

不过,要用优秀来判断,我们这几个,尽管都是很平凡的人,但最起码,在单位里,在我们同行业里,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应该算是为数不多的优秀的人,优秀的读书人。

我们每个人的个人品质和学养的优秀,都是自己努力修为的结果。

在名利场上,我们也都努力了,但我们每个人身上的读书人的清高和傲气,与官场腐败拉帮结派奸佞横行枪打出头鸟的现实环境是格格不入的。如此恶劣的官场环境,岂容我们这些有点儿读书人风骨的人顺风顺水,平步青云?如此恶劣的官场环境,我们的不顺又有什么遗憾?

再说了,我的官场遗憾,起码过去九年多了,如今,再拿并非自己个人意志能决定了的已经成为历史的遗憾来说事儿,不是自己折腾自己吗?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我们努力过,我们曾经优秀,如今更加优秀。我们的精神生活一个比一个优裕而快乐,足矣!

从下午两点,到六点半,四个人,围着茶炉而坐,红茶,铁观音,龙井,一样样,细细品啜。茶香氤氲,话题泛滥,无拘无束,推心置腹。

然后,又转移到烩面馆,几个小菜,几杯红酒,每人一碗烩面,一面闲侃,一面享受口腹之欲。

如此生活,悠闲,优雅,惬意,舒畅,哪里还有什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