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有心耐得花儿开_0

核心提示:在物理系只有4名女生的名校里,你的丫头在全奖PHD中以全A成绩修完了半年阶段性学业……”听着丫头的喜报,看着箭一般冲天怒放的芦荟花,我想到丫头一周岁多即进托儿所、多次从床上铺摔下;

文:王玉红

清晨,去阳台洗漱,猛一回眸,太惊艳啦!一朵朵橘红里透着鹅黄、潮嫩嫩的芦荟花,绽放在箭一般直挺的茎杆顶端。

忙用手机拍下,一点,发给它远在他乡的主人:丫头,快看,你养了十年的芦荟开花了。它像是你,不!是你像它。

十年前的一幕又萦绕脑际。

那天,丫头从英雄山花市门口捡来一株废弃的、根断半截的芦荟要种。我说:根都断了,活不了,扔掉吧,你实在想种,妈给你买盆好的。丫头不听,找来花盆,将那半截芦荟小心地放在盆中,轻轻地培上土,小手用力压实,盆里土层面现出了规整排列的小手指头,随着水的浇注,盆面归于平整,盆边沿处还有小气泡咕咕咕冒出,像是在说,嗝嗝,我饱了!丫头把盆放在背阴处:妈,千万别动,别晒它,会晒焉的。你就瞎折腾吧,半截芦荟,不烂掉才怪。丫头恼了:妈!你为什么不往好处想,盼它活过来呢?我当时心里一怔。是呀!在匆匆过往近四十春秋中,在浮躁世俗氤氲下,已太功利、麻木的我,是不会轻易弯腰拣拾一株断残的芦荟、耐心陪其成长的。

忽而,我又心惊、惭愧:还是教书育人的园丁呢,竟让丫头给堵嘴了。打那以后,就经常看到丫头做完作业,就给芦荟浇水,用小铲松土,我扔在垃圾篓里的鸡蛋壳,她也拣起来,把残余的蛋液用水冲滴进花盆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株半截芦荟竟然活了,肥厚的枝叶蓬蓬勃勃,涨力十足;接下来,就是一盆分成两盆,四盆几平方的阳台,全成了芦荟的天下,郁郁葱葱的,看了让人神清气爽。

弹指十年,丫头大学毕业。去国外深造前,她数理着我已见雪花的头发:老妈多吃核桃,照顾好身体,也拜托照顾好芦荟,千万不要多浇水啊。

这不,主人走后的第一个春节,一向沉寂不语的芦荟,带着十年静心修为,终于在肥硕的绿叶间抽箭出鞘!朝阳中看去,橘红的蕊丝从鹅黄的花瓣中探出脑袋,意欲敲响挂在枝头的串串铃铛般的花朵儿――这份惊喜、惊艳,怎能不越洋共享呢!

很快,大洋彼岸的电话打过来,丫头从视频里看到了她抢救栽种的芦荟开花了,激动得跳起来!镜头晃动着,已然看不到丫头欢笑的脸庞,只听传来这样的声音:老妈!在物理系只有4名女生的名校里,你的丫头在全奖PHD中以全A成绩修完了半年阶段性学业

听着丫头的喜报,看着箭一般冲天怒放的芦荟花,我想到丫头一周岁多即进托儿所、多次从床上铺摔下;想到她小学课间操时从护栏里滑出、摔得伤痕累累痛苦不已;想到其初中、高中十公里的求学路上独自骑车,大雪路滑摔的鼻青脸肿这些过往的点点滴滴,电影般一股脑儿涌在眼前。

我欲言泪涌。默默在手机上回复:十年磨一剑,耐得花儿开!耐,是一种执着与坚守;耐,也是一个过程与历练。丫头,路还长着呢,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