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一只绿军壶

核心提示:从新疆的冰达坂雪山下,到沙漠之城的库尔勒,再到沂蒙山区的沂水河畔,这只绿军壶成为我无声的战友和亲密伴侣,跟随我辗转千山万水,一起进过隧道,一起攀上桥墩,一起站岗执勤……它与我一样,跋山涉水无怨无悔。绿军壶。

作者:何跃平

40年前,部队发给我一只绿军壶,从集合操练到工地上班,一直陪伴我。

它盛过天山冰凉的水,它装过沂河甘甜的水几十年来,这只绿军壶一路与我风餐露宿,栉风沐雨。经年累月,它默默与我心心相拥,成了我军旅生涯的见证。

这是那个年代军营里最普通的饮水用品。记得在新兵连训练时,我挎着这只绿军壶和一支步枪,在白雪皑皑的天山背景衬托下,留下了第一张从军照片,十八岁青春年少的绿色军旅梦,从此永久定格。这张黑白照片寄回家乡后,被父母如宝贝一般装进相框挂在客厅的墙上,成了他们向亲戚和乡邻炫耀的标配。

从新疆的冰达坂雪山下,到沙漠之城的库尔勒,再到沂蒙山区的沂水河畔,这只绿军壶成为我无声的战友和亲密伴侣,跟随我辗转千山万水,一起进过隧道,一起攀上桥墩,一起站岗执勤它与我一样,跋山涉水无怨无悔。

兵改工后,我从基层调到机关从事专职新闻报道工作,工作相对固定了,也有了稳定的家。在机关不可能天天背着军壶上班,但我一直不愿舍弃它,只要看到它,心里才似乎有一种踏实感。在外出采访中,我还经常会带着它,装满一壶水,可以在漫漫路途中用来解渴,更多的是对它的依恋。

军壶与我,都随着岁月流逝,变老了。它的绿漆剥落了,背带磨出了花边,壶面也凹了外形再也没有当初的那种鲜亮和饱满,我只好把它当藏品一样收起来。在后来的二十年间,我搬过多次家,家具换了一套又一套,唯独这只绿军壶与我难舍难分。

每当我秉烛熬夜爬格子,身心疲劳时,抬头看见这只绿军壶,久久凝视,相互倾诉,心间如有一股清泉汩汩流过,文思如涌,这种快感,给我莫大的精神慰藉。

如今,这只军壶虽然已很陈旧了,在外人眼里可能一文不值,可它是我至今唯一留下的军供品,它虽不会讲话,但它的心路历程与我一样,几天几夜也讲不完。

时光,一如流水飞快。40年后,这只绿军壶依旧被我挂在卧室的书柜上,静静地,象饱经沧桑的老者,与我无声相视。每次见到它,习惯了在记忆深处,捡拾大大小小似曾相识的过往,我与它一起,哭过,笑过,它的影子早已渗入骨髓,如今伫立于默默的空间,与它经历人生很多的磨难,才更懂得笑容的灿烂,更懂得什么叫珍惜......

敬礼!绿军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