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请不要给年轻人太多的鲜花和掌声_0

核心提示:然而人们还是不能读懂年轻人,也许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印记和特征,身处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也未必懂得他们自身,而只是想要在属于自己的年华里不留遗憾。

日子一天天过着,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人能把时间停下,时钟即使坏了,生活依旧没有改变。

伴着秋风走在繁华的街道,无力的我感受着热闹的人群,路边上各种小摊卖些不同的物品,他们相互靠的很近,却感受着彼此的冷漠。

总有人在小摊前停留、询问、购买。他们购买自己喜欢的物品,品尝自己喜欢的小吃,观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他们自我意识的选择又像是上天不愿看到小摊无人问津的特意安排。

路上更多的是行人,他们或走着,或骑车,或开车,有人左右顾盼,慢慢行进,有人神色坚定匆匆前行,每一个人都好像在一瞬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我认为这种选择并没有好坏之分。

我想着理个发,在几家店前徘徊了几分钟,感受着它给我的感觉,我像是在做一个特别大的选择,其实是在浪费时间。因为街头的每一家理发店都充斥着流行音乐,有着一群帅气的年轻人。而进去理发的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想要从那些年轻的理发人身上获得青春时尚的感受,生怕一不小心被这个时代所抛弃,因为他们相信紧跟时代没有错。

理完发后,我并没感受到流行,时尚,它并不比我十年前让村里阿姨理的要好。

傍晚时分,我有些饿了便想着吃碗米粉。一来,想要尝一尝,二来,至少不会太贵吧。我找了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小摊,从外表看起来摊主是个中年人,由于我来的早我,是他的第一个客人。

我问了问炒米粉有什么,在交谈中我得知他是88年的,去年经别人介绍结的婚,他初中毕业后就下学了。后来和朋友合伙开过一个小餐馆,虽然还在运营,但是收益很低,之前一个人还行,现在结婚了孩子快出生了,压力大了便出来摆摊了。没想到摆摊的收入比那个小餐馆多很多,便专职做了。

从他的话语里,我感受到摆摊对于他是一种比之前的缀学、做生意要好,要快乐的选择。

我问他以后是不是会开家自己的店,他说他不想开店,他感觉这样挺好,生活还可以。

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这里已经坐满了人,比起我前些天在一家店里吃板面的人数才知道什么是生意兴隆。

相比以前,现在的小摊小贩不怎么吆喝了,只是偶尔象征似的开启喇叭,诉说着这个时代的孤独。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下,出现了很多的90后ceo,他们张狂,任性,挥舞青春,因为这是他们的时代。

人们都在竭力的使用年轻人的语言,从各种广告设计,新型产品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所有人都渴望与年轻人交流,想要懂得他们,跟上这个时代。

然而人们还是不能读懂年轻人,也许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印记和特征,身处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也未必懂得他们自身,而只是想要在属于自己的年华里不留遗憾。

有人说这个时代很糟糕,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欺骗,碰瓷,阶级固化,贫富差距增大,环境污染,等等。有人感觉这个时代还不错,条件越来越好,生活档次提高了很多,人们也越来越自由的追求自我了。

这个时代对于年轻人,相比以前要好了太多,祖辈们年轻时什么都得听长辈的意见,几乎每一项决定都不是他们自己想做的。而现在我们发现这个时代对于年轻人简直是放纵甚至有很多中年人在不停的奉承可以做他儿子的年轻人。

对于年轻人毫不负责任的给他们以幻想,给他们以毫无原则的赞美仅仅因为年纪就可以获得鲜花和掌声,是不负责任的。而负责任的是告诉他们真是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所面临的世界会怎么样。

我并不认为时代有好坏之分,这是个被用烂了的伪命题。时代从来是欢迎少部分人而拒绝大部分人的,我也不认为新的时代一定比旧的时代强多少,很多东西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

我们要以简单易行的方式来克服这个时代,很多著名的人生活其实很简单。 林语堂说:我们永远保持一颗童心,也就是我们要保持一种简单的自己,拥有一颗童心的阳光,才能看清人的真实本质。

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里有一个小故事,就是有一天他碰到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对他说我觉得生活有一些东西还是必须的,而当亨利梭罗看着老头的时候他发现这个老头只有一头牛,只有青草和水,亨利梭罗就再想,说对于我们有一些人来说是非常必须的东西,对那个老头来说是不需要的,他有他的牛他的水,就足够了。

我发现有的时候太过富裕的物质条件反而会让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焦虑。有了微信和微博后人会不自觉的变成了一种非常渴望大家被点赞的生活,比如发个自拍,或是生活状态潜台词就是我美吗?表扬我吧。这是丰富多彩的,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今天买了什么,明天要买什么的生活。然而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让你觉得自由反而让你觉得脆弱并没有让你变得强大反而让你变得焦虑。

我觉得并不是要大家扔掉智能手机或者断掉网络,而是越是在复杂的环境中反而应该去履行一种简单易行的生活,一种不依赖太多条件就可以去生存的生活,一种给自己以自醒的空间和回还余地的生活。

我们要用独立精神克服这个时代。我们不能告诉那些遭受苦难的人,这个世界其实是很美好,我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但是我们要相信我们自己是可以燃烧一点的,包括我们可以不相信这个时代,在某种程度上我也不相信时代永远在前进一代会有一代的经典。

我想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个体生存者,不愿意去符合规则,不愿意所谓的面向主流,不愿意那么大程度妥协及牺牲自己,我相信这个社会的规则,会放宽那么一点点。

也许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唐吉可德的英雄主义,他不是用自己去对抗这个时代,因为他知道,自己对抗不了那个时代,他也不是那个时代标准化的英雄和弄潮儿,不像超级英雄之类的,拯救这个世界因为他并没有能力去拯救这个世界,他并没获得鲜花和掌声,而遭受更多的是怀疑诋毁和嘲笑,但他依然去选择他的抗争。所以我想唐吉可德是这个时代唯一的英雄主义。

下面一段话出自音乐剧:听我说,此地荒凉,难以忍受,艺术尽毁,品行败坏,骑士诞生,战袍招展,扔下手套,向你宣战,我就是我,堂吉柯德,使命召唤,我便出发,命运狂风,载我前行,风吹之处,荣耀之至,我之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