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读三毛流浪记想到了我的童年_0

核心提示:我家住的小胡同跟学校门口的大胡同斜对着,胡同与胡同中间横穿着一条马路,马路宽约10米左右。我跟老郭摆摆手,然后来到学校西南角,有一排平房,平房里住着张培桐老师的一家人,他家二儿子跟我同岁,叫张海峰,我们整天在一起玩。

文:迎春

记得大约四、五岁的时候,那时没有幼儿园,可是莒县第一实验小学离我家只有百步之遥,我的童年可以说就是在一、小的老师们呵护下度过的。

那年代学校大门口没有保安,只有一个打钟的老郭,头上顶着一条白毛巾,身穿棉布绊扣式的上衣,青裤子黑鞋,把钟锤下面连接的绳子从芙蓉树树干上解下来,一手抓住绳的底端,一手往上抓到合适的位置,拉开架式,用手摆动绳索,悠扬的钟声清脆悦耳地就传了出去,飘得很远很远,反正我在家里听得真真的。那打钟的架式,就像电影里老游击队员一样,那形象太完美了。我最喜欢看这情景,不知谁给起了个题目,就叫老郭 打钟。

每天早上,7:50打预备钟,我准时从家里到学校里玩,8:00就能看到老郭打钟。

我家住的小胡同跟学校门口的大胡同斜对着,胡同与胡同中间横穿着一条马路,马路宽约10米左右。你可能不相信,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自己过马路还到学校里玩,吹牛吧

那我可得告诉您了,1974年左右,在莒县这个地方,自行车都少的可怜,汽车也就更稀罕了,再就是学生上学,农民以生产队为单位都到庄稼地里干农活,工人都上班,剩下的都是老人、妇女和儿童。那时候也没有偷孩子的,大白天过马路闭着眼睛都安全。夏天天热时,一到晚饭后,全村的人都到马路上去凉快,绝对没有来回过往的车,那时候单位下班后谁敢公车私用,那是犯错误的,因此可安全了,马路特别是晚上还有家长陪同,也就成了童年时代的乐园了。

因此,白天小孩子基本上是原生态,土生土长自由放养,吃饱饭就出去玩,哪凉快就到哪里待着,饿了渴了就回家。呵呵,现在想想还真的怀念小时候

随着上课钟声响起,偌大个校园顿时静了下来,片刻便传来朗朗读书声。我跟老郭摆摆手,然后来到学校西南角,有一排平房,平房里住着张培桐老师的一家人,他家二儿子跟我同岁,叫张海峰,我们整天在一起玩。

我们这对好朋友从不打闹,他家门口右前方就是跳远用的沙坑,也是我们玩得最多的地方。我们用手把沙子抚平一小块,信笔涂鸦。玩够了洗洗手,然后手拉手去听学生上课。因为我们不打不闹,老师也不嫌我们。

我俩也没有目的,随便哪口教室的后门外都有一石块台阶,俩人紧挨着一坐,面朝外绝对不打扰老师和同学们正常的上课,就坐那儿听会课。现在想想:也可能因为海峰爸爸是老师的原故,学校对我俩特殊关照。因为没见我们村其他的小孩子上课时间能到学校里玩。

听累了课又回到沙坑做游戏,有时他当老师我当学生,也有时我当老师他当学生,也记不得学没学到什么知识,反正家长也不过问,我们玩的可高兴了。

那个年代7岁上一年级才开始学知识。上一年级之前没人逼你学习知识。就这样7岁之前我和海峰经过在学校里的熏陶,乘法口角能倒背如流,更别说从1数到100了。还有拼音字母

还有学会了唱歌,例如:《东方红》、《我爱北京天安门》、《大海航行舵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等好多歌曲。

现在想想:爸爸妈妈省下了《孟母三迁》的麻烦,把我放到学校里可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