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司机_0

核心提示:快要到火车站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火车站广场前面黑压压挤了一团车,就建议女人把我放到路边,我走几步就可以,但女人说今天下雨她多往前开开,可以让我少走点路。

作者:韩航宇

下午从家出来的时候,济南正在下雨。雨不大,却也不小,我不得不打伞。左手打伞提兜,右手拉箱子,我多少看起来有些狼狈。滴滴司机跑错方向,只好取消订单。天阴得厉害,我看不清前面的路况,但沉闷的鸣笛声告诉我,今天恐怕堵车堵得不轻。我有些着急,怕误了火车时间。

这时路旁停下了一辆红色的车,车型很小,上面贴了些小孩子喜欢的贴画。一个女人从车里探出头,问我要不要搭车,得知我要去火车站后,她说只要十元就好。

从我家到车站,打表也要二十块,更不要说雨天人多路挤,没有司机想接火车站的单,十元的价格实在不算多。我通常不对这些随意沿街拉客的黑车抱有什么好感,因为我信不过。但时间不允许我想太多,就只好先把大大小小的行李塞进车里。我已经想好了女人可能在送到地方之后,找些什么由头向我多要点钱,不过也无所谓,毕竟天气不好,只要不是太过分,就当是相互体谅了。

车很小,坐上去时车狠狠的沉了一下。小小的车被我和行李塞得满满当当。

尽管女人在驾驶座上坐的笔直,但还是不难看出女人身材很娇小。女人比我大十岁,济阳人。女人的五官很精致,眼很大且亮。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吧,显得她皮肤不是很好,有些蜡黄,零零星星的雀斑和眼角旁刻得些小细纹,让她看起来没有气色。她没化妆。

坐在副驾驶上的是她的女儿,两岁半。孩子在车上睡的很沉。小小的身体陷在车坐上,被车坐挡得严严实实,以至于车开了半路我都没发现前面还坐了一个小家伙。

我见过很多很健谈的司机,女人也算其中的一个,在堵车的时候,和别人不同,女人总是转过头来同我讲话,她发亮的眼睛告诉我她很认真很虔诚地听我说的每一个字,而不是像别的司机,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解闷。

女人似乎对什么事都感兴趣,她问我是什么学校的,读什么专业,问我威海是不是空气很好很漂亮,她说她听别人说威海很好,有机会的话她想去看看,在看到路旁有人骑摩拜单车她就问我骑没骑过,感觉怎么样。女人像是一个认真听课小孩子,而我有点像一个刚毕业青涩的教书老师,看着她问的这么认真听的这么认真,到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除了同我聊天,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女人就看看酣睡在一旁的孩子,动作很轻地俯下身去,帮孩子整整歪了的领口,或是悄悄擦去孩子嘴角快要流下的口水。

在交谈中,女人说她从来没坐过火车,送我去火车站也是她第一次去火车站,这让我很震惊。我说现在有了动车高铁很方便,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到北京,有空可以出去玩玩。女人听了以后很惊讶,她说回她济阳老家坐大巴就要两个多小时,没想到去北京可以这么快。

这时女人的孩子醒了,咿咿呀呀的说了些只有女人才听得懂的话。女人看着刚刚睡醒坐在身旁的孩子,显得很开心,捏了捏小孩的圆嫩的小脸蛋,说等自己有空了就带着孩子去坐火车,出去玩。我不知道小孩子能不能听得懂妈妈意思,不过她笑得很甜。

快要到火车站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火车站广场前面黑压压挤了一团车,就建议女人把我放到路边,我走几步就可以,但女人说今天下雨她多往前开开,可以让我少走点路。我问女人多少钱,女人说给她十块就可以了,这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下车的时候,可能是出于内疚,我向女人说了好几声谢谢,女人听了以后受宠若惊,急忙摇头,一个劲让我路上小心点,说雨天路不好走。我把湿漉漉的行李一件件搬下车,说了声再见,便关上车门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回头看看,女人的车还被堵在路上,女人拉着小孩的手向我道别,一直挥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