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寻找走失的初恋

核心提示:谁知这一转交便出了问题,张同学喜欢何清,王彬让带给何清的情书,张同学根本就不转交,久而久之,这场第三者插足的初恋便在误会和赌气中,以各自重找对象并匆忙结婚而宣告结束。

初恋,是人类爱情萌发的最初部分,是人生第一次尝到的情味。面对这场心理、感情上的爱恋春梦,人们如痴如醉,追逐着那些曾经的过往和甜蜜的回味......

前些年,我曾陪伴高中最要好的同学王彬(化名)寻找走失了多年的初恋。一路走来,留在身后的是一条弯延曲折且至死不渝的情感心路。在这条局外人永远无法看懂的路上,洒下了满地的疯狂执着和纯洁而甜蜜的深情厚谊。

七十年代末期,上高中二年级的王彬和班上女生何清(化名)谈恋爱,当时的社会环境不算违规但也不被提倡,同学们无聊时偶尔议论取笑一下也就过去了,在意的人不多,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因为我和王彬是最要好的同学,我深知王彬爱何清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在我当兵离开家的时候,王彬告诉我,这一生他会娶何清为妻。

服役10年转业回到地方后,王彬与何清并没有成为夫妻,这让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感到十分意外,王彬为此纠结痛苦的生活着。

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我的初恋走丢了,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王彬与何清的相爱属男追女,有情人没成眷属的原因,在今天看来近乎荒唐,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确实因此就酿成了今天的分道扬镳。

王彬爱何清,可班上另一位张姓男同学也爱何清,只不过张姓同学将这种爱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王彬与张同学是好哥们,他爱何清,王彬不知道,何清也不知道,班上的男女同学都不知道!

毕业以后,同学们都各奔东西。何清随他父亲暂去了外地,这个地方正好是张同学的亲戚处。王彬为了联系何清,第一次给何清写信,让张同学代为转交,因为张同学常到他亲戚家串门。谁知这一转交便出了问题,张同学喜欢何清,王彬让带给何清的情书,张同学根本就不转交,久而久之,这场第三者插足的初恋便在误会和赌气中,以各自重找对象并匆忙结婚而宣告结束。

当得知事情的原委以后,王彬痛苦的要揍张姓同学。张姓同学一五一十的说明事情真相后,王彬近乎发疯:你喜欢何清说一声呀,我们是哥们啊!你咋能在我背后捅刀子?!

初恋没有修成正果,毕竟已经成为过往,但在王彬心里,这种过往并没有因为各自的结婚而消失,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埋藏在心中最隐秘的那份情感却在慢慢发酵。

王彬打听到何清结婚后的确切住址后,约我一同前往探个究竟,尽管双方都已结婚多年并生育子女,但王彬作为一乡镇企业纸厂厂长他要去看看,从内心深处一是想找回过去那份走失的初恋,二是给自己从未安分的心一个交待。

我俩来到刚开不久的超市,在王彬看来,因为何清没能嫁给自己一定过得不好,尤其是在经济上,所以,进了超市以后,他买了很多的东西,大人用的,小孩吃的玩的,见到什么拿什么,香皂、肥皂,洗衣粉、毛巾、奶粉、餐巾纸、就连卫生巾都买了十多包......那辆准载1.5吨重的轻卡汽车,几乎装了半截车箱。

来到何清家,映入眼帘的是绿树环抱的一座三层小楼,小院宁静安详,除几只小鸡低头忙着寻觅食物,一条大黄狗见了生人强烈的狂吠体现出农家特色外,其它的几乎全是一副城中的别墅气派。

女主人何清听到我们的呼喊后,从二楼探出头来,一眼望去何清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俗话说,日子过得好不好,全部都写在女主人的脸上。何清红光满面,笑容可掬,举手投足透出的全是那种成熟的女人特有的诱人味道。

她看到我和王彬的突然造访,脸上立马泛红直到脖颈。她大声地喊着我俩的名字几乎是从楼上冲了下来。王彬迎上前去,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何清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躲开王彬的怀抱,伸出双手与王彬的手紧紧地的握在了一起,四目相望,静静地连各自的心跳都听得真真切切。

坐下来寒喧之后,何清收下了王彬购买的全部礼物。我不知道你的日子过得好不好,所以买了很多,有的也许你并不需要王彬为自己盲目低估了何清的生活现状感到有些羞愧。何清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王彬微微一笑。

老公知道何清曾经的初恋,但并不在意,他跑前忙后,端茶送水的招待我们。当我们邀请她老公一同外出吃饭时,他婉言谢绝了:你们同学聚会,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何清你陪同学好好玩,家里有我照看着。

嫁给如此老公,何清真是福分。

来到饭店后,三个人除我保持清醒外,这对曾经的恋人都喝到了相当的程度。他们说了很多,很多,把这些年的误会,思念都一一端了出来,说到高兴之处两人哈哈大笑,说到伤心之处,两人抱头痛哭,那顿饭整整吃了8个小时!

哭过,笑过之后,两人积蓄在心中的那份情感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埋藏在心中多年纠结的疙瘩正在解开。

不知是哪个名人,还是什么书上曾经说过:追逐爱情的过往,男人往往比女人执着和疯狂!

何清自从见到王彬后,藏匿在心中的那份曾经的遗憾就彻底释放了。可王彬却相反,自从见到何清之后,过往的思念之情竟有增无减且自拔不能。

王彬以各种借口让我邀约何清出来吃饭或是喝茶,整个人心几乎投入到了当年的初恋。你是不是想重启那段走失的初恋?我曾慎重地问过王彬。

王彬告诉我: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心里总放不下她,老想见她。当我看到她家的日子过得还行时,这种挂念还不是那么强烈,假如她的日子过得很不好的话,也许我会毫不顾忌地冲上去。

我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值得欣慰的是王彬面对过往的初恋,至少在今天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后来同学之间的聚会越来越多,绝大部分都是王彬召集的,其中原因也就不言而喻。

有一次同学聚会,王彬借着酒劲,向何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我们双方都有了各自的家庭,现在如果盲目的撤散也不现实,也不可能,尤其是你。当我面对你的老公时,我总有一种矮人三分的感觉,可面对你我总少不了一种冲动。我们能不能采取一个月开一次房的办法,以满足我们双方的相见,这样既不撤散各自的家庭又能满足各自的情感需求。

何清万万没有想到,这种话能在王彬嘴里说出来!她吓了一跳,接着心头一颤,止不住的眼泪默默地滚落下来,象断了线的珍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过去已经成为了历史,留下的应该是彼此的尊重,你的想法不仅在污辱我,也在污辱你!你再这样,我们连同学和朋友都没得做了!

王彬吓坏了,找到我当面给何清道歉,再三请求她的原谅,过了好一阵何清才勉强破涕为笑。

从那以后,王彬再也没有了非分之想。他把何清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两家大情小事相互来往,成了最要好的亲戚。

走失的初恋很多人都会遇到,就看你怎样去对待,因为没有标准,也不会有答案,有的只是一念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