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柳展熊和王坟顶的传说

核心提示:从那以后,洪水不敢再来柳沟村骚乱,就连前些年柳沟村出现干旱,老百姓依然跪拜祈求柳展熊,盼着风调雨顺,无灾无祸。当然,柳展熊地下有知也绝对不会想到柳沟村的老百姓还一直记着他,恐怕这是柳展熊所幸,更是柳沟村老百姓之福。

有些地方虽然只有咫尺之距却不曾踏足,就如同有些人在身边却不了解一样。本文所说的王坟顶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尽管我曾经在它脚下生活了十多年,却不知道它的故事,更没有去看过一次。当笔者从谢大叔口中了解到这一切时,呆滞了好久才回味过来,满脑子都是神秘莫测的感觉。

在柳沟村东北角有一座山叫赭山,而赭山周围的石质是红色的,土石层很厚,几乎是不长庄稼的山坡地,又称为红石埠。人们常常说这是鲜血染红的,还别不相信,看起来的确是像极了。说是山,其实山并不大,也不是很高,海拔高度也就在二三百米左右。山脚的南面有一家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国家部委成立的矿产公司,以前从事挖掘焦宝石业务,后来隶属于济南钢铁集团,主打业务为煅烧冶金炉料。

王坟顶就在赭山的顶端,位于章丘城区的西北方向,距离城区有两公里左右的路程,从城区北门(俗称大影碑)往西北一望即可看到。山脚的东面是浅井庄,就是著名的香稻产区地,曾贵为贡米;东北方向是四营曾驻扎过兵营,现在是前营、后营、中营和西营四个村;还有西北方向的河南村(原为王兵马庄,后因临河而改称)曾驻扎过王家的兵马。西侧就是现在的王家寨,原为绿林好汉占山为王的驻地。从地里位置可以看出,以前这里就是兵家和绿林好汉的必争之地,把周围红色的石质和土层混合物称之为鲜血染红的是有一定道理的。王坟顶占地大约五六亩,比较平整,这里就是柳展熊的墓地。旁边有一块特大的石头,上面有如脚形状的印子,据说这就是柳展熊的大脚印。奇怪的是石头上还有一个不规整的小洞,后来人们说这是当年柳展熊撒尿用力时泚出来的,至于是否真的如此,现在均无从考证,权当做笑谈罢了。

说起柳展熊,在柳沟村祖祖辈辈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他本来姓展,名熊,出生于春秋末期的鲁国柳里(即现在的新泰市),因其是赤脚的奴隶,所以被贬称为跖,又叫柳下跖或柳展熊。柳展熊之所以出名,主要是与其带领部分奴隶抗争霸权有关,不愿意再受奴隶主的血腥压迫。柳展熊所领导的奴隶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奴隶起义,尽管其最终是失败的,但影响力非常大,为奴隶们进一步反抗压迫奠定了良好地开端。至于为何称呼其为柳下,不妨从以下查找证据?首先是柳沟村有着二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村名自然与柳荫密布的柳树和地势有关。展熊曾暂居柳沟村柳下,等待时机揭竿而起,后来老百姓习惯性地称之为柳展熊,也算是实至名归。可能有人说,柳沟村属于齐国而非鲁国?是的,春秋末期战争纷乱,奴隶起义自然不只是在鲁国,已经是跨越边界的共同揭杆维权。其次与历史文献有关。据【庄子;盗跖】篇记载:盗跖者死后葬于东陵山上。文中所提到的东陵山即现在的赭山,原来叫跖山,与柳展熊的赤脚奴隶身份有密切关联。汉司马虎注:东陵是陵名。其中的含义与东平陵古城脱不了干系。在唐朝杜佑著《通曲》说:汉,阳丘县有东陵山盗跖死处。阳丘即现在的章丘市。据章丘县志载:汉景帝四年(前153年),置阳丘县,故治在今山东省章丘市绣惠镇回村,属济南郡。东汉废阳丘县。

上面提到的盗跖是指柳展熊吗?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之所以称其为盗跖,是因为奴隶主统治者们对其恨之入骨的侮称,没有哪一个奴隶主喜欢这样起义反抗的暴民。然而,柳沟村的老百姓不但喜欢他,而且还称他为河神。原由就是说兵荒马乱的时候,又来了洪水泛滥,老百姓民不聊生,面对洪水怪兽,柳展熊变成了一条水蛇跳入水中与河兽争斗,最终战胜河兽并迫使其洪水退去。从那以后,洪水不敢再来柳沟村骚乱,就连前些年柳沟村出现干旱,老百姓依然跪拜祈求柳展熊,盼着风调雨顺,无灾无祸。还别说,这些年来柳沟村看来是得到过柳展熊的庇护,的确是没有出现过大的灾难,一直平平安安。现在的柳沟村村居改造非常快,村民变成了居民,真正的达成了安居乐业的心愿。

有人说真有柳展熊这个人吗?是的。关于柳展熊的传说可能会有许多的版本,但柳展熊的确是真肉人之身。据《孟子》、《庄子》《史记》、《汉书》、《吕氏春秋》等著作中多篇文章都有确切记载,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看到这里也许会有人问为什么很少见到关于他的历史记载,其中的原因不用猜即知,统治者能够巴掌捂到的地方能够让这样的人留下痕迹吗?

或许大家应该明白了,王坟顶自然就是柳展熊的墓地,王坟就是大王的墓,也有人说成是跖的坟墓。虽然统治者们都很憎恨他,但是柳沟村的老百姓却一直没有忘记他,并对其顶膜礼拜。前些年村里修了一条路直通到王坟顶,也常有老百姓上去烧香祭拜。近年来随着赭山工业开发区的拓展,周围工厂林立,周边老百姓有原先的以农业为生而变成了天天按时上班的城里人。但令人遗憾的是随着工厂规模的扩大,通往王坟顶的道路基本中断,而且将原王坟顶的地块也变成了猎取经济效益的场所。如今的老百姓再去祭拜很难,积压在心中的忿忿不平只能苦咽。

两千多年过去了,柳沟村世世代代的老百姓一直没有忘记柳展熊。当然,柳展熊地下有知也绝对不会想到柳沟村的老百姓还一直记着他,恐怕这是柳展熊所幸,更是柳沟村老百姓之福。但愿柳展熊的事迹及一切传说能够流传下去,或许对后人也是一种激励和谈资吧!

(本文在成文过程中得到了柳沟村民风民俗人士谢德亮大叔提供资料和帮助,在此一并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