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谦虚,换来敬重_0

核心提示:赵明程在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出版5本连环画和二幅年画,全国发行,他一生辅导学生,静心创作,与人为善,不臧否人物,不张扬自己,常宣传别人,无意×级会员(他的十几个学生皆是国家级会员),也不参展出书。

杨建东

十几年来,红红紫紫高高大大的著名艺术家、著名书画家、著名作家、当代大师的帽子满天飞,德艺双馨、名冠华夏、翘楚、资深的桂冠卡谁头上,都笑纳了,从没见当代著名的家桂冠卡谁头上,他羞得暴跳如雷、怒发冲冠。咱不说京城的文艺活动中,主持人介绍的多是真名人,单说市、县的一些文艺活动,主持人对大家介绍,这位是著名的家,你再看看那位家的表情,微微哂笑,心里比和宋祖英、福原爱握手还甜蜜,自己从不掂量一下是全球著名,还是一般著名,或是小小知名,许是本单位知名?会涂鸦的人都和气,不论多大的桂冠,来者不拒,却之不恭,当仁不让。自掏腰包出书出挂历,就觉着头上闪烁名家的光芒。你弄上国家级会员,千万别以为成家了,不懂理论,不会写论文,不会创新,只能算写手、画画。倘若你介绍他是艺术工作者,他恨不能咬死你。

老一代艺术家身上有一种闪光的东西,那就是谦虚、谨慎、低调。我说几个人,济宁的老艺术家许庆山站在微山湖畔,我说你的画真好,他慌忙摆手道,我画不好,你们微山的赵明程画得好。威海的老画家苏耕来微山,文化局领导说苏先生以后给俺县画几幅湖上风光吧?苏耕连忙摇头道,你县赵明程的画那么好了,我怎敢画?两位老先生说出这样的话,令我钦佩了十多年。许先生作古了,但他的谦逊之词仍回响在我耳畔。济宁的老作家李木生到我家采访,从宾馆步行5里路弯弯曲曲寻到寒舍,又徒步返回,我穷的没车接送。微山的亓开平1975年当兵时有一幅画参加全国美展,退伍后从未谈起,20年后他的同事才知此事。赵明程在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出版5本连环画和二幅年画,全国发行,他一生辅导学生,静心创作,与人为善,不臧否人物,不张扬自己,常宣传别人,无意级会员(他的十几个学生皆是国家级会员),也不参展出书。认识他的人都说,微山湖畔有一顶德艺双馨的帽子,只有赵老先生戴最合适。

我总感觉他们的脚下踩着谦虚、自重的两块巨石,所以他们的形象高大了。他们受人尊崇,有口皆碑,一生用笔墨工工整整认认真真年年月月地描摹着谦虚、修养4个字,不懂什么是摆谱、卖弄、耍大腕、个人宣扬,他们一生博览很多书,从古人身上吸纳了修身修养修行的道德营养,处处以君子之风谨慎处世,仿佛好拳师,身怀绝技,忍气吞声也不随意伸胳膊蜷腿,这叫真人不露相。谦虚与傲慢是一个人的文化修养、知识多寡的自然表露。在同行之间,不自吹自擂,不牛皮哄哄,抬高别人不贬别人,你看结果如何?你谦虚处世,尊重别人,虚怀若谷,大伙就送你两个字:敬重。只是,当今有几个艺术家能承担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