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守护善心

核心提示:这户人家不知何故没落了,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也不知何故男主人也不去谋生,纪和就经常接济他,给他送饭、叫他吃饭,做他工作。那天有个流浪狗在街上生了一窝小狗,不巧被纪和发现了,脑洞大开的他赶紧找材料给小狗一家垒了个窝,严格按照坐月子的标准给狗妈妈煮了碗荷包蛋下挂面。

宁纪和,是我本家,论辈分是我的侄子,因年长我几岁,小时候其实是不熟悉的,慢慢大了才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也只是知道他行侠仗义,喜欢打抱不平。

前几天在电梯上遇到同事,问我和宁纪和是一家子吗,我说是啊,然后他说真是大孝子啊。原来他们出去旅游,偶遇,一路上团里的人既羡慕又佩服。纪和是带着母亲去的,期间种种细节同事没有说,因楼层到了我也没有细问,到底怎样用我常说的口头语就是用脚丫子都能想的出来。因为她刚刚背着母亲爬过了胡山。

纪和不单照顾自己的母亲无微不至,照顾岳母更是赢得了大家的赞声一片。岳母因生病多年瘫痪在床,他就把老人家接到自己身边,吃喝拉撒几乎全是他在照顾,老人家的女儿甚至都有嫌弃的时候,但是他一刻的犹豫都没有,打针吃药的事更是全包。大家都知道瘫痪的老人护理特别麻烦,稍不注意就延伸出其他的问题,因纪和懂些医理,又护理周到,避免了很多事情,大家都说老人家几世修来的福气,做梦也没想到沾了这个闺女女婿的光。

几个老奶奶辈的老人家又都聚到了纪和家,肯定是纪和又做什么好吃的了。每次炖个排骨啦、包饺子啦,他总是把胡同里几个年龄大的老奶奶叫去一块吃。其实他们做邻居的时候纪和还是孩子,后来就搬家了,但离的不远,老家也还在,他有事没事就回来看看,挨家坐坐,让大家着实感觉到他的重情分。

街上有一户人家,说是人家,其实只剩下了一个男主人,和纪和年龄相仿吧,不知道算不算他的发小。这户人家不知何故没落了,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也不知何故男主人也不去谋生,纪和就经常接济他,给他送饭、叫他吃饭,做他工作。有次去外地参加宴席,他还不忘打包给他带些饭回去。

说了纪和那么多,说说大家当笑话传的一件事吧。那天有个流浪狗在街上生了一窝小狗,不巧被纪和发现了,脑洞大开的他赶紧找材料给小狗一家垒了个窝,严格按照坐月子的标准给狗妈妈煮了碗荷包蛋下挂面。估计前无古狗,后无来者,这个待遇也是流浪狗第一狗了。

感觉纪和的善心像一颗夜明珠,珍贵,又在夜色中闪烁着一抹亮,让人一下就看到希望。希望他能一直守护这份善心,就像他执着于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