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军大衣,被它暖暖保护的中学时代_0

核心提示:记得有个下雨天,我穿着军大衣从实验楼回宿舍,一路上和很多同学逆行相遇,我突然有意识地去看他们的穿着,呵呵,即使男同学也已经不再是初中时的打扮了,那种或长或短的棉衣已经不见了,一件也没有遇到。所以,我自认为穿着军大衣的我再是一道风景也好,也是一种扎眼的表现,更是家境贫寒的潜台词。

文:刘静

上班的路上,看见一位穿着绿色军大衣的路人在等公共汽车。军大衣,绿色、长及脚踝,在这个秋意渐浓的季节,稍显厚重但给我更多的是可视的温暖。熟悉的军大衣,让我忆起被它暖暖保护的中学时代。

上初中时,需要上晚自习。寒冷的冬天里,还要在下自习后骑自行车回家。那时的女同学里有穿很好看的羽绒服的,但是少数,大部分都穿着色彩鲜艳的棉衣。男同学好像更不修边幅一些,穿着或短或长的黑色或棕色棉衣,稍显老气的衣服里裹着单薄的身躯,露着稚嫩的脸蛋。母亲要为我添置棉衣了,问我想要什么样的衣服。考虑到实用性、考虑到开支,我告诉母亲,想要一件军大衣。母亲质疑我,军大衣那么大,闺女家穿着好看吗?我坚持到暖和就行,大晚上谁看见了。于是,我也有了一件军大衣。虽然不时尚,但是很实用,帮我抵御了晚上回家时的严寒。

上高中后,开始了住校的生活。高一刚入校,认识了来自县城及各个乡镇的同学,尤其是看到家在县城同学的穿着打扮,从内心觉得自己乡土气息好重。也是心理不断成熟的缘故,慢慢地有了爱美意识。记得有次放假和表哥一起回家,表哥建议母亲给我买件风衣,说是很好看。那时表哥比我高一级,姨妈是教师的缘故,表哥自小知道的比我多很多。但风衣我压根不知道是何物,估计母亲也不是很清楚。我当时想,风衣风衣,那肯定是挡风的衣服呗,既然表哥说很好看,肯定很好看。内心里盼着母亲给我买一件,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了。

高一那年冬天,印象中格外寒冷。想来那样的冷更多的是心里感受吧,第一次住校,且离家百里,周围的一切都需要适应,关键是高中的紧张忙碌,一时让我跟不上节奏,那种无助感、孤独感更多的转为内心的焦虑,总是觉得那年冬天天格外阴冷。某次放假回家,我找出了那件封存的军大衣。带回了学校,母亲当时还质疑我学校有那么冷吗?

记得,那时我们高一一班和其他班级不在一个教学楼,我们暂时在实验楼的某楼层,而实验楼是很多同学出校门的必经之路。记得有个下雨天,我穿着军大衣从实验楼回宿舍,一路上和很多同学逆行相遇,我突然有意识地去看他们的穿着,呵呵,即使男同学也已经不再是初中时的打扮了,那种或长或短的棉衣已经不见了,一件也没有遇到。而我,一个穿军大衣的女孩,也成为了一道独有的风景,自然也引来了很多人的瞩目,但我的内心里还是有了一些自卑意识。在那个时候,大家潜意识里没有现在的追求另类和非主流意识,都很淳朴。所以,我自认为穿着军大衣的我再是一道风景也好,也是一种扎眼的表现,更是家境贫寒的潜台词。后来,我慢慢适应了高中的学习节奏,与周围的同学逐渐熟悉,也感觉高中的冬天不再那样寒冷。于是,我不再穿军大衣了。后来,我的那件军大衣在陪伴父亲赶早集抗寒两三年之后,也彻底退休了。

如今,再看到军绿色的大衣还是会想起曾经的过往,一段美好的学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