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此生与书结缘

核心提示:二十年过去了,现在仍然常去书店,不过喜欢的书好像变了,转向了以传统文化和古建筑之类的书籍为主。不知是年龄变化的原因,还是到了该怀旧的时候,但不管怎样看着这些书心里舒服,好像每个章节里面都隐现着自己的影子。

文: 刘曰章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出生在农村,物资匮乏,日子艰难。等到上小学时,娘用老粗布缝制的书包里除了语文、算术两本书外,还有一本用洋火枪换来的不知翻了多少遍且封皮已烂掉的小人书《小兵张嘎》。每到太阳西下,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躺在炕窝里翻看这本小人书,其实每个故事情节早已背的滚瓜烂熟,但依然是一遍遍地翻来拂去。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了初中,语文老师告诉大家每个人买一本增加阅读量的汇编书,里面有鲁迅、丁玲、郁达夫等名家的作品。从爹手中接过不知攥了多少次已经皱褶的一张两元和一张一元的纸币时,眼里浸满了泪珠。其实我知道这三元钱来之不易,和日常生活中每斤八分钱的酱油和醋来说,拿这些钱买书的确是有点奢侈了。

记得和同学从新华书店买完书往学校走的路上,暴晒的太阳烤的我俩满头大汗。同学拿出五分钱买了一根冰糕吃,而我尽管馋得直咽唾沫却没舍得买,晚上回家后将剩余的五毛钱交给了爹。爹摸着我的头,皱着眉头,想说啥却没说出来。那是我第一次去书店买书,琳琅满目的书店在我眼里是那么的神圣无比。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职专时,生活条件略微好转了,家里给的生活费除了吃喝外,利用月末回家的时间去书店买本书看。只要进了书店门就不想出来,喜欢的课外书就多看一会,学习参考书就买回来看。对每一本书都很爱惜,有的书专门加了塑料封皮保护起来,多年来一尘不染。

要说与书最亲近应该说是毕业到了部队后,自己有了津贴费,时间也方便多了,愿意看啥书就买啥书,当然除了专业书籍外更多的是文学名著及名人传记。《红星照耀中国》、《茶花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朝花夕拾》、《野草》、《阿Q正传》等,从此常伴枕边。期间还购置了《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一一精心悦读并写出读书心得体会。特别是在读完三国演义后根据书中所述,撰写了《馒头的发明人---诸葛亮》的短文并发表在了《中学历史报》上。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离开部队时,从火车站托运的行李中几乎都是书籍。工作安置后,闲暇时间里书店依然是常常光顾的地方,每次去都顺便带回几本喜欢的书。之所以这样做除了与书店结下了不解之缘外,说白了就是恶补以前因贫穷而欠下的缺书旧账,来填补心灵空虚之处的狭小缝隙。

二十年过去了,现在仍然常去书店,不过喜欢的书好像变了,转向了以传统文化和古建筑之类的书籍为主。不知是年龄变化的原因,还是到了该怀旧的时候,但不管怎样看着这些书心里舒服,好像每个章节里面都隐现着自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