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父亲的童年

核心提示:姨奶奶家的一条小狗死了,姨奶奶一家人舍不得吃,把狗煮了,连肉带汤全给奶奶送了过来,使奶奶死里逃生渡过了一劫。姨奶奶的救命之恩,在父亲心里记上了重重一笔,父亲的感恩磅上又增加了一个法码。看到奶奶疼痛难忍的样子,父亲哪里还有心思过年呢?

父亲出生在人吃人的旧社会,他的童年日子过的非常凄惨,可以说是在苦水里泡大的。苦到什么程度,父亲这样形容:世上要数黄莲苦,可我儿时的日子,好比黄百、黄芹加黄莲。

一九四三年,日本鬼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要做垂死挣扎,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中华大地祸乱交兴、满目疮痍,饿莩载道、哀鸿遍野,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我们家本来就缺衣少食,经鬼子汉奸这么一折腾,生活就更加困苦了。被逼无奈,年过60岁的爷爷只好去闯东北,家中留下体弱多病的奶奶、9岁的父亲、5岁的姑姑和不满周岁的叔叔4个人相依为命。这样一个家庭,生活在那样一个乱世凶年里,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为了活命,奶奶领着父亲和姑姑,怀中抱着叔叔,开始了巅沛流离的讨饭生活。出去不足三个月,一家四口三次被恶人家的狗咬伤,实在无法继续再要饭了,几个人带着累累伤痕,强忍痛苦,跌跌撞撞回到家中,抱头大哭,这那是人过的日子呀,哭罢,姑姑祈求奶奶说:娘,俺不想活了!其实这句话早在父亲的脑海里重复了千万遍,但他看到只有几个月大的叔叔时,他实在不忍心说出口,奶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个惨不忍睹的场面,给父亲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后来他说:看着那条凶恶的大狗朝我们扑过来,吓得我魂都飞拉,一心只想着快点长大,好保护一家老小,不再受恶狗的欺负。要饭行不通,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奶奶差父亲到两位姑奶奶家求援。不用说,当大姑奶奶看到父亲皮包骨头的瘦弱样子,就知道他去的意思了,当时大姑奶奶家境尚好,但表大爷始终不表态,姑奶奶年岁大了不主事,帮父亲说了几句话,表大爷装做没听见,父亲是个要强的人,当时只恨自己无能,若不是为了奶奶等几个人着想,他宁肯饿死,也不会向人乞求。恰好此时四姑奶奶家的二表大爷经过这里,从门外看到了父亲,跨进门去,二话不说拉着就走,回到他家里,把仅有的二十多斤粮食都给父亲装上了,父亲感动的热泪直流,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四姑奶奶家也不太好过,前年姑奶奶患了癌症,二个表大爷十分孝顺,多方求治,借了不少债,为还债,二表大爷卖兵,得到8块大洋,才还清了债务,父亲去时,他的队伍被打散了,刚刚逃回家。二表大爷是个秉性刚直,具有侠肝义胆的豪杰之士,他的表现给父亲带来极大的影响,父亲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做一个像二表大爷那样,为了帮助别人,甘愿自己受苦受罪的人。

靠着从二表大爷家拿回的粮食,一家人艰难地生活着。奶奶舍不得吃一点粮食,她把粮食省下来给孩子们吃,自己只吃些野菜和树皮、树叶之类的东西,时间长了,慢慢中了毒,脸肿胀得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路,手脚也变了形,现在大家都知道,那是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所导致的软骨病,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请医生开了药方:川山甲、无鳞鱼、毛硝大黄煮鸡吃。那年头连树皮都啃光了,那有钱抓药啊,眼看着奶奶为了孩子们强忍病痛,一天天与死神抗争着过日子,父亲心里像油炸刀剜一样难受,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将眼泪往肚子里流。几位邻家的奶奶偶尔送些菜叶、饭汤之类的过来,延续着奶奶脆弱的生命。在那个人吃人的年代里,在那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社会里,这些关照无异是杯水车薪,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正当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姨奶奶家的一条小狗死了,姨奶奶一家人舍不得吃,把狗煮了,连肉带汤全给奶奶送了过来,使奶奶死里逃生渡过了一劫。姨奶奶的救命之恩,在父亲心里记上了重重一笔,父亲的感恩磅上又增加了一个法码。

光阴任冉,转眼春节到了。不要说鸡鸭鱼肉,就连最起码的食物也没有。一家四口大眼瞪小眼,闷坐在低矮的破土屋子里,祈求老天爷,叫时间老人加快脚步,让这几天赶紧过去。快到中午时,二表大爷挑着两个篮子来了,他看到家里的境况,一下子怔住了,听了奶奶讲述的讨饭的经历,他哭成了泪人,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有熟肉、豆团子、菜丸子、小鱼吓等,见了这些好东西,父亲兄妹几个都高兴的跳了起来。

除夕之夜,奶奶也像别人家那样点上香,父亲几人跟在奶奶身后,走到庄西大路上,向着北面祖坟的方向磕了三个头,请来了家堂,但有谁知道,供桌上除了一碗清蒸白菜之外,其余的供品全是别人家的呢?父亲望着祖先的牌位发呆,理不出头绪来,他感叹到:至高无尚的列祖列宗们啊,你们就是这样保佑我们的吗?让我们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啼饥号寒的日子,每一天都在水深火热中煎熬,在横祸飞灾中挣扎,你们真的就这么忍心吗?自此以后,父亲再也不相信神灵,不相信祖宗保佑之类的话。后来家乡来了八路军,打土豪分田地,一家人才死里逃生,因此父亲对毛主席、共产党的救命之恩,一生都不曾忘怀,他用一颗感恩的心回馈祖国、回馈社会,得到周围众人的齐口称赞。

祖上留下来一亩多地,这块地距故乡的村子大约有五华里,中间经过二个村子,走半个小时才能赶到。那时地里有五、六十个坟头,余下的七零八落,高低不平,是我们家的老林坟地。父亲十岁那年,跟着奶奶去地里收割高梁,刚去不久,他一不小心,被高梁扎刺进了脚心,当时疼得敖的一声大叫,差点昏过去,奶奶听到尘叫声,跑过去一看,吓得浑身一哆嗦,父亲的脚上血如泉涌,她急忙从自己的大襟褂子上扯下一大块布,咬着牙狠狠地用劲缠了几层,再用手按压住出血点,大半天,血才止住不淌了。母子俩踉踉跄跄,一瘸一捌地回了家,幸亏几位表大爷起早贪黑,不辞辛劳帮助奶奶,才把地里的高梁收回了家。靠着收回的那些高梁米,全家人勉强生活,到过年时,竟然剩余了半斤豆油,奶奶为让孩子们吃上点稀罕饭,开始用这点油炸菜丸子,父亲几个人站在小草棚外边全神贯注地盯着,盼着,闻着锅里丝丝的油香,心里充满了久违的甜蜜。锅里的油慢慢热起来了,油表面的白沫渐渐退去,奶奶正准备往锅内放丸子,锰然间轰的一声油燃烧起来,紧跟着嘭的一声响,油锅爆炸了,奶奶嗳呀一声向后倒去,大家急忙跑过去扶住,她的脸已烧成猪沙一样红了。原来那只锅早已有道大裂纹,锅里的油太少,温度又太高,一经燃烧,就从裂纹处炸开了,全部的油都淬到奶奶脸上和手臂上,造成严重的烧烫伤。真是屋漏又遇连阴雨,破锅带来大灾难。看到奶奶疼痛难忍的样子,父亲哪里还有心思过年呢?他真恨老天爷瞎了眼,不认好人。

从我记事起,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父亲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出门去,当时我们都认为平日里爱说爱笑的他喜欢看热闹,大年夜大街小巷灯火辉煌,他是凑热闹去了。因此谁都没有在意。直到父亲突然去逝后,奶奶才告诉我们说:你爸爸最怕过年,怕想起过去受过的苦,他不愿意让你们知道那些令人心酸的往事,以免在大家高兴的时候替他伤心难过。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一定不忘旧中国封建制度给人民造成的灾难,珍惜新中国民主制度带来的幸福生活,牢记先辈的教诲,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再不让人吃人的现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