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老师,其实你最美

核心提示:大家并没有退出病房,只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医生,像是在祈求医生保住王老师的腿。退休在家后,王亮依然经常摇着轮椅到学校对面的空地,远远地看着欢蹦乱跳的孩子们,却从来不会靠近,或许他生怕自己的相貌惊了孩子们。

文:刘国峰

二次住院后,所有人都在默默为王亮祈祷早日康复。街坊四邻都会隔三差五去医院看望他。出院后的第一个清晨,青石围起的不大的院子里挤满了闻讯前来的乡民。屋门口他坐在轮椅上,四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哽咽着跪在他的面前,任凭他怎么说,孩子们都不愿起来。在一旁的孩子父母对他说:王老师,你为了救他们,你自己却你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今后他们就是你的另一条腿,孩子们给你磕个头又算了啥?

王亮是山村小学里一名老师,也曾是我的老师,父亲的老师,也可以说他是我们十里八乡两三代人的老师(因当时为了帮助乡民脱盲,他也在晚上开办了夜校,所以很多老少乡民都是他的学生)。王亮,出生在淄博南部偏远山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四岁时父母在抗战中相继牺牲,他便与爷爷相依为命。就在他七岁时爷爷因患重疾离世。从此孤身一人的王亮,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被村里人扶养长大。可慰的是他勤奋好学,以优异成绩考入省城师专。三年后毕业,面对城里优厚的就业条件,他没有忘记乡人的养育之恩,毅然决然放弃在省城发展的好机会,投身到了家乡的教育事业中。当时很多人质疑他脑子是不是进了水,终于熬出头了,竟然又傻傻地跑回去。可他却说:我的今天是家乡父老给予的,于情于理我都要回到家乡,尽我所能来报答父老的养育之恩!

王亮的决定让无数人感慨万千。人们都说他固执说他傻,就那一点点的微薄工资,在山沟里一窝就是几十年。而且曾经多少次知名院校聘请都被他婉言拒绝。有时候人们会问他,究竟是什么在支撑他这样的做法?他地回答是:我的父母抗战牺牲是他们的光荣,我是父老乡亲养大的,如今和平年代我不用扛枪保卫家园,用我所学报答乡民也是我应该做的,相比之下我幸运多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王亮坚守着平淡而清贫,却又感觉满足和富有的教学生活。然而生活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你一个意外,或悲伤或惊喜。迎接王亮的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王亮原本相貌英俊、身体健全。1970年,在一场大火中校舍倒塌,他为了救出因惊吓过度而被困的学生,没有顾忌危险,冲进火苗四蹿、浓烟滚滚的教室。他拼了命的拉出三个被困孩子后,由于火势过猛,他被大火逼了出来。听里面还有孩子微弱地呼救声,顾不得多想,顺手扯过闻讯赶来救火的村民手里的湿棉被,再次冲进大火。当摸索着寻到孩子,往外折返时被大火烧断的木梁迅速下落,情急之下他用力将孩子推向门口,最终孩子得救。而他的右腿却被被木梁生生砸断,半边脸烧伤。虽然被送往县城医院救治,他却始终惦记着学生们的课程。鉴于偏远山村师资严重缺乏,治疗还在进行中,他便强行要求出院。无论家人怎么劝阻,都没能改变他的决定,无奈将他抬回家中。

王亮被抬回村里后,每天靠吃几片止痛药忍着疼痛。为了能到学校给孩子们上课,任凭家人和邻里怎么反对,他还是倔强地极力说服了他们,由大家帮忙抬着他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担心孩子们害怕他因受伤而丑陋的脸,他总是用一条手巾遮住半边脸。自从村里的铁匠用旧自行车给王老师改装了手推轮椅后,王老师坚决自己驾着轮椅独自去学校,没人能拗得过他的固执,只能随他心意。自此每天天不亮,他就从家里出发,总是先孩子们一步到校备课。这一切大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又无人能代替这一切。

本身村里医疗条件就差,用药也不及时,加之天热,王亮的腿部伤口开始溃烂,疼痛加剧,他却一直强对家人隐瞒着。直到在课堂上疼晕过去,伤情恶化的事才被家人发现,并不是家人不关心,为了不让家人起疑心,王亮从来不让家人看他的腿伤,总是固执地说吃着药养养就好了。

随后王亮再次被送进了县城医院。得知由于伤口长期发炎恶化,组织坏死导致必须截肢保命的诊断决定时,在场的人流着泪苦苦央求医生,一定要保住王老师的腿。可截肢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是刻不容缓,唯一需要做的是等着王亮醒来,听取当事人的决定。待王亮苏醒过来,病房里挤满了乡邻和学生,看着众人泪眼婆娑的样子,他笑着说:这是干嘛啊,给我开追悼会啊?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赶快让孩子们回去,各忙各的去吧!大家并没有退出病房,只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医生,像是在祈求医生保住王老师的腿。可是迫于病情不能拖延,医生只能将现实情况告诉给了王亮。

王亮听完医生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地闭上了双眼。那一刻病房里的空气似乎凝结,大家面面相觑,等待着什么良久,他慢慢睁开双眼,泪珠随即从眼角涌出,滑入耳窝,他刻意瞪了瞪眼,极力收住眼泪,沙哑地说道:锯吧,我还有轮椅,一样能陪孩子们读书!霎时间大家再也克制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随后医生为王亮准备截肢手术。手术室里王亮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医生说道:医生,你尽管动手吧,只要我能活下去,我不会后悔我所做的一切!医生拭去眼角的泪,非常佩服也发自内心地冲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患腿固定在手术台上,然后剪开纱布,注射麻药

手术成功后的一个多月,孩子们的家长自发组织轮流帮助陪护。可是依然惦记孩子们学习的王亮,却又一次嚷着出院回校。前车之鉴,这一次医生和他的家人的态度极为坚决,没有再让他得逞,所以他只能乖乖地躺在病房里,通过往返医院的学生和家长传递学校的情况。

直到三个月后腿伤基本痊愈,再待在医院也没什么意义可言,王亮征得医院同意,准备次日出院。这个消息很快传到村里,大家都准备去医院接他回家。生怕再次惊扰乡邻,他与妻子商量过后,奢侈的租了一辆三轮车,连夜出院回到家中。次日一大早,嘱咐妻子去支书家说一声,让大家别去医院了。妻子打开院门,闻讯而来的乡亲们却早已等候在院外于是就上演了开头的那一幕。最后王亮向大家表示,在家稍作几日准备后,会继续返校上课。待众人散去,他如释重负,望着学校的方向会心地笑了一笑。

退休在家后,王亮依然经常摇着轮椅到学校对面的空地,远远地看着欢蹦乱跳的孩子们,却从来不会靠近,或许他生怕自己的相貌惊了孩子们。可他哪知道,大家从来没有惧怕他丑陋的外貌,在每个人心中,他才是最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