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往事如烟,压岁钱已成为温馨的记忆

核心提示:初一上午,母亲擓着长篮子,带着我们姊妹几个回老家给五奶奶拜年。见母亲带着我们这些晚辈来给她拜年,五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刻满核桃纹的脸上如花儿似地绽放。吃饭前,只见五奶奶颤动着小脚走向卧室,掀开自己的板箱,拿出早已用红纸卷好的分壳走向我们。孩子们,都过来,领压岁钱喽!

文:李杰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写福字;二十五,扫尘土;二十六,炖牛肉;二七二八把面发;二十九,对联贴门口;三十晚上熬一宿。站在新年的门槛上,在老辈子流传下来的民俗歌谣中,孩提时过年的景象浮现在眼前 过新年,穿新衣,最快活的要数孩子们。平时很难有新衣穿的孩子们,这时候穿上大人为他们缝制的新衣新鞋满家跑着撒欢。女孩子们打扮得更是花花绿绿,喜气洋洋。大人们还在她们的小脸上抹一层白白香香的雪花膏,辫子用红头绳扎起来,再别上染了颜色的鸡毛,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水灵。  

到了初一,拉开了走亲戚的序幕。按照家乡走亲戚的习俗,初一回老家,初二去姥家,初三上姑家,初四走丈母娘家。小时候,我最开心的是走亲戚,特别是回老家,不仅有好吃的解馋,还可以得到五奶奶给的压岁钱。  初一上午,母亲擓着长篮子,带着我们姊妹几个回老家给五奶奶拜年。五爷爷生前是私塾先生,因病去世得早,儿子承父业,又做了教师,在我们乡下也算得上书香之家了。留下五奶奶孤单一人,便与儿子生活在一起。  

那时候经济困难,人们走亲戚带的礼基本就是四样:两封蜜饯果子,十来个白面馒头,两捧酥里菜,外加几绺细粉。条件好的拿块五花肉。  

见母亲带着我们这些晚辈来给她拜年,五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刻满核桃纹的脸上如花儿似地绽放。五奶奶虽说个子矮矮的,特别会亲近人,一张会说话的嘴巴讨孩子们欢心。你看看,你看看,孩子们一个个双眼叠皮的,高鼻梁,大眼睛,长得忒漂亮,跟洋娃娃似的每年这个时候见到我们姊妹,五奶奶总要夸奖一番,听得人心里痒痒的,美美的舒服!  

天寒地冻的,快去生火!五奶奶话音一落,叔叔便从柴堆上抱来豆秸放到堂屋的空地上点着。顿时,浓烟腾起,火苗呼呼地窜,屋里的温度很快升上来了。我们围成一圈烤火,冻红的小手很快恢复了活力。母亲与五奶奶聊天,都是一些贴己的话。看得出,两人很聊得来。一会儿,母亲起身去帮厨,她是一位到哪儿都闲不住的人。  

吃饭前,只见五奶奶颤动着小脚走向卧室,掀开自己的板箱,拿出早已用红纸卷好的分壳走向我们。孩子们,都过来,领压岁钱喽!我们雀跃着奔过去,从五奶奶手里接过沉甸甸的压岁钱,领受着她老人家的一片爱心。  

那时家里穷,压岁钱并不多,很难见到有三角五角的,不是很亲近的人就更难见到压岁钱了,不像现在地上丢个一块两块的都没人捡。可五奶奶一直偏爱我们姊妹,年年都不忘记备好压岁钱。压岁钱饱含着五奶奶对我们的祁福求安,一片情义。收到压岁钱的我们很开心,攒到一块买学习用品,还有其它自己梦想得到的东西。  

岁月无痕,往事如烟。压岁钱,已成为温馨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