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辣椒里面的爱_0

核心提示:父亲把宿舍打扫干净,把自己的铺盖铺好,就担着担子去农贸市场卖辣椒。那些红彤彤的辣椒安静的躺在父亲的担子里,从乡村来到县城,被县城的人买走,父亲差不多可以收获一学期所急需的钱。每次去超市,我都会买些辣食,以致于辣食区的服务员认为我喜欢吃辣。

文:潇潇

父亲小时候是个孤儿。一路坎坷,上得高中,每到开学,父亲就开始发愁,学费,吃喝拉撒,都需要钱,可是这钱,去哪里弄呢?

有乡人给他出主意,听说县城里的辣椒贵,你去上学,何不带些辣椒去贩卖。

父亲恍然大悟。

提前去学校,可以住在学生宿舍里,省钱,还可以把辣椒担子搁在宿舍里,防偷,宿舍里又没有其他学生和人员,安全。

父亲到学校,管宿舍的老师已经认识他了,好像每次老师都刚好在家里,说一声:来了!就去取钥匙,给父亲打开宿舍的门,然后再交代一声:记住把宿舍打扫干净。

这不是难事。父亲把宿舍打扫干净,把自己的铺盖铺好,就担着担子去农贸市场卖辣椒。

那些红彤彤的辣椒安静的躺在父亲的担子里,从乡村来到县城,被县城的人买走,父亲差不多可以收获一学期所急需的钱。

母亲喜欢吃辣椒,每次吃辣椒,父亲就给她讲他和辣椒的故事,讲的回肠荡气,意犹未尽。母亲吃的荡气回肠,大汗淋漓。

母亲不种辣椒,种的各种花草,在阳台上怒放。

父亲退休那年,不由分说,把母亲的花花草草全部铲除,种上各种辣椒,冲天椒,超级辣的,菜椒,基本不辣的,等等。

母亲说,没有办法,这个辣椒,是你爸爸的亲人。

其实父亲一点都不喜欢吃辣椒,倒是母亲,从此吃上自产自销的辣椒,赞不绝口,甚至说,早知如此,不如早早种上辣椒,也不用去买了。

觉得母亲简直是懦弱而又可怜,一个女主人,连花都不能养,还乐呵呵的。

我随父亲,爱吃甜食,讨厌吃辣。

偏偏我的先生,特别的喜欢吃辣椒,喜欢到什么程度,如果有新鲜的辣椒,随手一摘,嘎吱嘎吱就开始吃了。

看的我辣意四漾,毛孔直立,问:辣吗?

辣。

那还吃?

喜欢。

每次出差,先生总是给我带些辣意盎然的小吃,我一概不理。有了女儿,出奇的随了先生的口味,吃辣,父女二人,吃起辣来,风起云涌,满头大汗,酣畅淋漓。

我好像隔着千山万水看一场火热的足球赛遥不可及的火热。

女儿说,妈妈,爸爸说,每次把我们讨厌吃的甜食给你,总有一种负疚感。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用在我身上好像不对。

每次去超市,我都会买些辣食,以致于辣食区的服务员认为我喜欢吃辣。

哪里,只是家里有人喜欢吃辣。我笑道。

我买些辣椒的籽,准备把阳台上的花拔掉,种上辣椒,夏天到了,满阳台的辣椒,有红有绿,辣的是冲天椒,不辣的是菜椒。

下班回家,立于阳台,夕阳西下,晚风习习,随时摘下一个辣椒,搁在嘴里,嘎吱嘎吱,多么惬意。

辣椒里的爱意,哪里是一个小姑娘随随便便都懂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