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依依惜别的深情

核心提示:每次出门后,母亲都要久久地在北阳台“看着我们走”!母亲,您那点点滴滴、无穷无尽的母爱大爱,我将永远铭记心底。遗憾的是,今生儿女已追不上您的脚步,无法亲自送您、也不能“目送”您走,只好用我的“心”来“送”您了!母亲——慢点呀,小心,一路走好……

文:尹宪辉

结婚以后,和父母分住在两个城市。节假日远道回家拜望父母期间,感触最深的是几件看上去不起眼儿的小事。

见到父母,寒暄之余免不了谈及工作学习、生活健康、家常琐屑等诸多话题。性格内向的我不善言谈,以父母询问、我来回答居多,像接受记者采访似的。主题除了寒暖就是叮咛。父母总比我们还要高兴,见到儿女就像过年似的喜悦。那份格外的热情体贴,总给我隐约错位之感,仿佛是把自己送回家来,让父母探视、拜望的。

午饭时,父母总是端出事先准备好的所有美味佳肴,倾情款待儿女们。席间,母亲话不多,只顾一味地忙着招呼我们快吃多喝,却又小心谨慎怕说多了惹儿女烦。她的心永远长在儿女身上。当然,我们也每每给不会喝酒的母亲,斟满满一杯香槟或葡萄美酒,并在酒中默默藏进对母亲的感恩、敬爱与祝福。我们喜欢看母亲酒后彤红的面颊、微微的醉态;此时的母亲,才是尽兴快乐幸福、不受苦不劳累的好母亲。待酒足饭饱,道一声爸妈慢慢吃,刚想撂碗筷,母亲马上火急地递上一块面食:吃!再吃点,吃得饱饱的!执拗不过只好再吃几口;随即她又飞快地送来大块鱼肉、武断强硬地搁我碗里;要么端着半碗稀饭,不依不饶地硬塞给我逼着喝完那般神速与坚决,叫我措手不及又拒绝不得。此时动作敏捷的母亲,全然没有六七十岁的老态。

母亲是从艰苦挨饿的年月活过来的,其时没被饿死,就感到幸运知足了。所以在她心里,饥饱就有了特别的意义、厚重的分量。母亲的逼饭使我更深切清晰地感到:三四十岁的我,原来仍是母亲的小孩子!在加吃过程中,丝毫没嚼到厌烦,却进一步体味母爱的绵长与深厚。


饭后不久,便要分手。这是我无法高兴的时刻,却需要快快乐乐与父母话别。想想父辈往昔的苦难岁月,便更牵挂他们此后的日子

提着父母采买的礼物出门。母亲尚觉不尽意。视季节而异,每次都要在街边的店摊再为小孙子买点小吃饮料雪糕之类,递到孩子手上看他甜甜地吃,母亲脸上才露出满意轻松的微笑,像了却一桩心事、完成一个任务。起初我并没在意也没看重这件小事,觉得自然而然理所应当。但它在每次作别时不断重复再现,后来我才幡然醒悟、并渐在心中镌刻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母亲含辛茹苦抚养大四个儿女尚嫌不够,还要把母爱延伸到儿女的儿女。只是不知儿子能否品出个中真味儿?

自然,每次劝母亲别买或自己抢先去买,均无济于事。后来便只好任由母亲。特别是,有时为买到合适的小吃,母亲竟要执意蹒跚地越过人车熙攘的市区大街,为此我们不得不搀扶母亲走走停停,以躲避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从安全考虑,没少劝说甚至埋怨母亲,但她老是听不进。

人世间,有什么力量能阻挡母爱呢?!

这还不算完。每次劝回父亲,母亲却总是坚持留下,继续依依不舍地相送。走过数栋楼、拐出几条巷,再三请她留步,她却自顾远送。直到母亲站过无数次、那个宽阔直长的南北大街这端才肯作罢,寒冬酷暑始终如一。有时实不得已,只好搀扶着母亲横过闹市大街来送我们!

记得那次,我自己回家探望。母亲照例送一程又一程。妈您快回吧。再送送你我看着你走!母亲的话令我心头一震。蓦然觉察,这正是她几十年母爱的真实写照、高度概括!从小到大,母亲不是一直在看着我走么。母亲的话太浓太沉。我热泪盈眶,凝重地端详着母亲:满头银发一脸皱褶,虚弱佝偻的身躯。似乎这时才突然意识到:母亲老了,母亲是为我们老的!她以自己的衰老病弱,换取儿女的成长、年青

母亲的言行,常使我沉重地反思,深感爱母之轻永远愧对母爱之重。

终于,母亲在那条长街这头站定。接下来她不再往前走,改以同样老迈的双眼送我。

母亲走不动了,但站在这里,她可以继续送我、把我目送到很远、更远。我心绪沉沉地向前走着,知道母亲一定正用深情而昏花的目光看着我走!我不时回头摆手请母亲回去。但直至很远,透过行人断断续续的空隙,还依稀可见闪现其间一动不动的母亲、那饱经风霜的单薄身影,苍老又孤单。有时,母亲举着的手臂仍在迟缓无助地茫然晃动着;有时似还踮着脚、侧歪着或者向前斜探着身子努力凝望的样子多情的风儿隐约似在轻轻吹拂她的衣裳和白发,像是无声抚摸、安慰她那颗失落、苍凉的心。不知母亲将送我多远,也不知此时她还能否看清她的儿子?我猜想若看不见我,就可能再改用心来继续送我了

在我眼里,春夏秋冬,街边风中这千百回重复的形象,犹如一座雄伟的丰碑,纤弱而巍峨、平凡更神圣!

沉重的打击,陡然间降临了!

在母亲84岁高龄的2010年元旦,我最后一次看望母亲。她身体不错,能吃能睡,有说有笑的。万万想不到,两天后母亲心脏病复发猝然长逝!特别惭悔,这次没和她多说说话,没多看看阳台上目送我的母亲,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与悔恨。

近些年,母亲年事已高,已经不能下楼;不能再到街上去送我了!所以,分手前总在门口千叮咛万嘱咐,不舍得分开;终于分别后,再在家七层楼北阳台上悄悄目送。以往的一段时间也不知多久,并不知她的这种护送方式。直到那次,大概是我的儿子意外回头才发现。从此,就每每与七楼阳台上,因高远而显模糊矮小的母亲无言地招手、遥遥相望了。每次出门后,母亲都要久久地在北阳台看着我们走!我们一次次回头摇手,她总也不肯离去,就那么病病的、弱弱的、落寞地站在阳台玻璃后面、或拉开窗户,无力地晃着手。

记得倒数第二次看母亲,是在元旦前约一个月。那次,很意外又有一个发现,那么酸楚而震撼。与母亲依依惜别后,就在小巷尽头拐弯处的那个楼边,我走了几步,突然没来由地想:妈离没离开阳台?看看去,便停住脚步退了回来。真的,很震惊母亲果然在那儿,就那么原封不动、呆呆地无望地站着、朝着我消失的方向!我急忙挥手示意母亲回房,见我回来她马上忙乱地挥手。虽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动作显得很快活,脸上一定挂着欣喜的笑容。

我依然犟不过母亲,一会儿就只得走开。走一段路,又怪怪地想:母亲离开阳台了吗?我不经意间又随便回来看。天!妈还没离开,还是那么袅弱无助,木木地望着空空的玻璃窗外!这次又是摆手后我先走开,心想这次真走!可是没行多远,离奇的直觉告诉我:母亲似乎可能还在那里。我竟鬼使神差第三次回来了。妈呀!她真的还在玻璃后面,见我回来马上拉开窗户开始招手,84岁的老母亲,动作热情而奔放!我执拗地频摇手臂,直到她离开阳台我才收兵。

此刻,心中酸甜苦辣百感交集;想想母亲几十年风风雨雨并不如意,我早已泪流满面

归路上默默走着,脚步很沉很沉。阳台上母亲那老迈、孤苦、沧桑的身影一直晃在眼前。我很后悔,惭愧自己的幼稚,近期回家不多,今天回来也没格外多和母亲说说话。引得她老人家如此这般、难以割舍别苦离愁!

而今我才明白,那次母亲心中,也许,是在和我作最后一次告别,永别。

以前,每一次,母亲都是如此久久地、孤独地、无望地、苦苦地一个人,站在玻璃后面期待吗?我不知道。我是个粗心的孩子,太不懂母亲了!母亲去了,我的心碎落满地。

后来我才知道,那之前,母亲曾对哥哥说:常来看看我吧,没几天活头了。可怜的母亲,竟然没对我说这些!她可能是觉得我过得不好,才不舍得让我分心挂念。可她是多么希望见到儿女,才肯对哥哥说这些呀。喔,母亲,母亲。

母亲送了我们一辈子!我们却没来得及送母亲。

本来母亲好好的,像好人儿一样,突然就去了。

当我们冒着铺天盖地的暴雪和路上深深的积雪、专乘的士长途跋涉在半夜赶到医院时,狠心的母亲竟然已经不辞而别。这骤然的变故,让全家人来不及最后看母亲一眼,没机会与母亲说上半句话。这成了我毕生最大的遗憾,永生无法弥补的缺失,心头永远的痛!平时一次短暂别离,母亲都那么恋恋不舍令人心碎。而今生离死别,母亲怎会甘心?怎能放得下。

母亲有话要对儿女说吗?母亲有没有未了的心愿?若有,就托梦给我吧,我的好母亲。我想在梦里见您、陪着您,与您好好说说话。一家人,相守相亲相爱几十年,溘然离去,连声招呼都没打。母亲,您真的让我撕心裂肺、寸断肝肠啊!

此后的数日,兄妹四个轮流去陪父亲。第一天,我快要走到父母楼下时,突然一惊、如梦初醒:家里没有妈妈!我们已是没妈的孩子!家已经变了。心里一阵抖!怔站半天、思忖良久,像被掏空了肺腑。仔细想想,知道妈已去,却仍然活在妈的影子里,觉得似还在身旁,没有远离。

以后很久,也一直不习惯、接受不了这悲惨的事实:母亲原来真的去了!每次告别父亲后,我还是回首仰目,久久地遥望七层楼上那空空的阳台,再也没有妈妈送我了!不禁泪如泉涌。

六年多来,几乎天天,我都想起母亲、思念着母亲如今,思念已经凝结成了痂。

我终于明白,儿女永远走不出母亲的视线和爱心她永远在背后维系着我,无论相别多久,不管相距多远!她伴我从小到大、走出四季、挺过人生、直到永远敬爱的母亲,儿子用什么、怎么样才能回报您的无限深情呢?也许,母爱是人世间永远报答不尽的唯一。

母亲,您那点点滴滴、无穷无尽的母爱大爱,我将永远铭记心底。遗憾的是,今生儿女已追不上您的脚步,无法亲自送您、也不能目送您走,只好用我的心来送您了!母亲慢点呀,小心,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