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扫垃圾的阿宝_0

核心提示:真是让人心生喜悦的对话,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阿宝、你我,不能算花,只能算草吧,即使在淤泥一样的垃圾站,谁能阻挡人心里的洁净呢,香远益清,阿宝不仅把周围打扫的干干净净,把自己的内心也打理的干干净净,你,或是我,能做到吗?

文:潇潇

小区的垃圾站边上一个小公园,天天有大爷大妈在这里刀光剑影的舞剑、练功,我每周末在这高手林立的地方凌波微步快走20分钟,然后去上课。

负责垃圾站工作的是个女的,三十多岁的样子,她把居民的垃圾用机器压瓷实,装车拉走。

有时候去的早,就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的,四十出头,默默的扫小公园的地,扫小公园周边几条马路,扫完,就把居民的垃圾箱的垃圾一箱一箱的拉到垃圾站。

时间长了,知道这个男的是垃圾站女的丈夫,俩人一块从陕北农村出来打工,女的承包这个垃圾站十来年了,丈夫帮她干完活,俩人还有其他兼职。

指望这点工资,那够俩孩子花费,女的说。

清理完最后一个垃圾箱,这个男的会敞开嗓子,唱一曲信天游,寂寂平庸的小区,突然一声高亢而嘹亮的腔调,把枝头早起的鸟吓得扑啦啦飞好远。

还真别说,和那个头上缠着白毛巾的阿宝唱的一样,美。

大妈们记不住他究竟叫什么了,一个金鸡独立完成,收功,会说:阿宝,来一嗓子。

阿宝有些羞涩的笑笑:我低头,向山沟,追逐流逝的岁月,风沙茫茫满山谷,不见我的童年

啊呀,真是能去星光大道啊。大家都说。

阿宝拉着空垃圾箱子,唱的脖子上的青筋暴着,轰轰隆隆把垃圾箱子送回原处。

女的就美美的站在垃圾站门口,听着丈夫的歌。

我说:你家阿宝唱的真好。

女的说:是啊,我啥也不图,图他唱的好,天天听他高高兴兴的唱,多开心呐!我嫁给他,一分钱彩礼都没有要他的,他比我大十岁呢,我爹都不愿意。

真是让人心生喜悦的对话,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阿宝、你我,不能算花,只能算草吧,即使在淤泥一样的垃圾站,谁能阻挡人心里的洁净呢,香远益清,阿宝不仅把周围打扫的干干净净,把自己的内心也打理的干干净净,你,或是我,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