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借之殇

核心提示:我对嫂子说,家里没有合同可签,我不工作就没法生活,只能去北京闯一闯,嫂子嗔怪的说,:“你看看你,去北京也不给我说,知道你去北京的话,我就先不买电瓶车,先用你的。

我刚从济南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回老家看母亲去了。午饭后收到一条短信,是嫂子发来的:你的电车钥匙快递给我,我用用。

我的心里很是不快。不知为什么我在告知家人我在做24小时月嫂之后,他们总认为我的时间都放在了用户家里,一两个月回家一次,在家呆不了两天就又要上岗。可能吗?就算是在马年,我依然会在合同的间隙,在家休息七八天甚至是半个月之久。我自己还有很多私事要处理,还要到各个店里淘一些很便宜的日常用品。都是需要电瓶车作为脚力的。而且我还需常常去公司见客户的。

不仅仅如此,我离不开网络,我不可能僵尸一样在家挺着,什么精神生活也不需要。我要在网上看新闻,看电视剧,查阅一些资料用于工作中。

再说了我的女儿节假日要回家的,她也不可能一直闷在家里不出门。女儿回来再次要求我带着她出去逛逛买点应用之物怎么办?再去给嫂子讨要吗,我家到嫂子家的路程本就是条很远的路,走着去给嫂子说,我先用用,用完了再给你送回来,再让她再用吗?然后我再从她家走回来。我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啊?电瓶车是日常用品之一,我在家的时间里真的是一刻也离不了的。她不愿意买的话,只好我再买一辆。可是我再买一辆的话,让嫂子知道了明显的是在赌气,又要得罪她,不买的话自己真的因此而带来很多的不便,并且都知道,我是如此的不堪,再买一辆电车明白着是一笔非常沉重的负担。

她说用用,我要说不行又是不对,怎么办?怎么办?我想了半天终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我回了一条短信,嫂子,我从济南回来了。留下一个谜团让她自己去想。

我不明白,有些人那么擅长借东西,虽然这物件是自己常常要用的,使用的频率很高,如果能通过借让自己达到不买的目的,或者是推迟了购买的时间,便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了。却不去想想,因为自己的借,给别人带来多少不便和无奈。他们不明白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没有人会以自己想象的方式去生活,去面对人生。

以前我们在老家都住在平房里,都有各自的院子,各家的妇女经常纳着鞋底子相互串门,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天。不仅仅是你借我一个锄头,我借你一个铁锨,有时候家里没了馒头,少了头蒜也要借。归还的时候,常常因为他家馒头大我家馒头小,而引起心里怏怏的不快。

有一次,友奶奶拿了个瓢到我家来借面,母亲让我去盛一瓢来给她,可是我端来的时候,母亲和友奶奶都摇头说我太小气了,根本不够用,让我再去盛。为了能一次成功,我用力按了按那虚虚的面粉,弄了个尖出来,再端到母亲和友奶奶的面前时,她们又是不满意,母亲说:满一点也不能这么满啊?友奶奶说:你就不怕我路上都洒了?我说;奶奶,你一手端着,另一手在下面拿个纸板接着,就撒不了了。友奶奶走后,母亲拉下脸来说我:你给她这么多,简直够两飘了,她还的时候,也只能回来一半,这么大了也不会来事,你怎么能实实的按压面粉呢?我知道我做的不对,只好冲母亲嘿嘿的尴尬的笑着。自珍自爱的人真的不应该向邻居讨要这些日常的用品。

记得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同学们手里会有不同的适合我们看的文学作品,不仅仅是作文选。我们会互相借读。借书的人常常故意拖延归还的时间,甚至是故意不还,如果出借的同学不及时讨回,那么那本书就顺理成章的更换了主人。我也因此得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也失去了一些书,所以我牢记一点自己的最爱绝不出借。

女儿上学以后,也很讨厌上门借书的人,可是拒绝别人是很不礼貌的,常常有学生的家长,告诉我,他家的孩子要预习下学期的内容,要借用我女儿的书看看。做通女儿的工作以后,把书借出去。后来对方都如数归还了。我真的很欣慰,幸亏没有拒绝人家。

很快我得到了嫂子的回复,知道了。我也不明白这三个字的寓意是什么?管她呢?只要不再给我要电车就行了。

下午,我从母亲家回来,要去嫂子家拿我的快件。我对嫂子说,家里没有合同可签,我不工作就没法生活,只能去北京闯一闯,嫂子嗔怪的说,:你看看你,去北京也不给我说,知道你去北京的话,我就先不买电瓶车,先用你的。我给你发短信,你说,你从济南回来了。我接着就又买了一辆。我和你哥哥上班必须一人一辆。我说:你也没问我下一步去哪里呀?我的心里豁然开朗了。整整一下午的不安终于有了个圆满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