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干杯吧,妈妈

核心提示:我和二姐读书时,周围没有师资良好的中学,为此妈妈毅然搬家,托人把我们送到遥远的寄宿学校,那时的寄宿生活很清苦:窝窝头、萝卜汤、大联铺、冬日清晨里敲开脸盆里的薄冰洗脸,自习一个多小时后天才亮……每次回家我们总是委婉地向妈妈诉说这一切,妈妈听后却不露声色,返校的时间到了,依然...

进了二月,妈妈的生日就来到了。和以往一样,妈妈今年的生日我仍然不能陪在她身边,不能亲自给她老人家斟一杯酒,夹一次菜为人子女不能承欢于年迈父母的堂前膝下,的确是人生憾事。那就让我化文字为醇酒,跨越时空在网路上为妈妈庆生吧。

曾几何时,我们姐弟仨像影子一样围绕在妈妈身边。爸爸在上海工作,常年不在家,妈妈就是我们唯一的物质依靠和精神寄托。妈妈的节俭、勤劳对我们的影响直到今天都未曾有丝毫的褪色。忘不了童年时和妈妈披星戴月做农活的景象,走在乡间的小径上,晚露打湿了衣裤我们浑然不觉,禾苗发出的清香让我们快乐,快乐让我们歌唱,歌唱缓解了疲劳。春天一粒种,秋天一仓粟。妈妈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也播下了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种子,如今我们依靠努力打拼各自过上富足的日子。应该谢谢您啊!妈妈,请干了这第一杯。

妈妈出生在农村旧时的大家庭,没有机会读足书是她一生的遗憾。可幸的是妈妈阻止了这种事情在我们姐弟身上发生。对待我们的教育问题,她的态度是如此坚定:我和二姐读书时,周围没有师资良好的中学,为此妈妈毅然搬家,托人把我们送到遥远的寄宿学校,那时的寄宿生活很清苦:窝窝头、萝卜汤、大联铺、冬日清晨里敲开脸盆里的薄冰洗脸,自习一个多小时后天才亮每次回家我们总是委婉地向妈妈诉说这一切,妈妈听后却不露声色,返校的时间到了,依然不容置疑地催促我们离家,那时我总想妈妈是真烦我们啊。如今想来我们姐弟现在天南海北自立于纷杂的世间,各自能够学有所用,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不得不承认是妈妈从小给我们灌输的好学上进、独立忍隐的意识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应该谢谢您啊!妈妈,请干了这第二杯。

今年春节回家,妈妈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鬓角丛生的白发让人看了很揪心。时光雕刻着世间的一切,曾经仪态娴雅的美丽少妇成了气定神闲的古稀老人。妈妈总喜欢安详地坐在那里看着我们---她的儿女和儿女的儿女,喜欢听我们聊着各自的工作、生活情况,偶尔插话问几句,也生怕打乱我们的谈话节奏。我想妈妈一定是认为自己老了,她知道自己眼里的世界和儿女的世界应该有着不小的差距,她看得那么慈祥专注、听得那么安静认真。到了全家合影的时候,妈妈拿出她簇新的大红披肩,也给爸爸换上款式新潮的开司米外套。妈妈啊,您一定是想要儿女记下父母最喜庆时的影像,好让我们日后少些担忧牵念。谢谢您啊!我善解人意的妈妈,请干了这第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