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冬月聊城行

核心提示:沿湖岸前行,不远处,中石先生题写的“水城明珠”大剧院赫然映入眼帘。明代文学家谢榛、清代开国状元傅以渐、 “义学正”武训、抗日名将张自忠、国画大师李苦禅、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国学泰斗季羡林等,都是聊城人。那么聊城呢,趁此游兴,作两句打油诗吧:昔有乐天忆江南,今有笔者水城观。

文:杜象华

周末,随女儿回婆家聊城探望亲家。

自驾车沿济莱高速西行北进驶入济聊高速,途经德州齐河服务区,小憩片刻,继续前行。再有半小时的车程,已下高速驶入东昌府区,目的地到了。三百余华里的路程,仅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真正感受到高速公路一路畅行无阻的无比优越了。

亲人相聚,自然盛情款待。茶余饭后,少不了观光赏景。不愧是地级市区: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疏密有序;宽阔洁净的街道纵横交错,秩序井然。虽是冬月,绿化带里的红花绿草、常青乔木、苍翠灌木,还是给人生机盎然的浓厚兴致。

环城的东昌湖水,鳞波漾漾、风光旖旎。禁不住想到简介聊城史料中的一句:这美丽的湖泊,使聊城形成了湖水相连,城湖相依,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独特水城风貌。女婿说,东昌湖分南湖和北湖,北湖又分东湖和西湖。湖水总面积远远大于三个大明湖。哦,难怪人称这江北水城是中国北方的威尼斯呢。沿湖岸前行,不远处,中石先生题写的水城明珠大剧院赫然映入眼帘。广场前后车流不绝、游人不断。继续东行吧。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老城区。

老城区古色古香的建筑格局与现代房屋设置显然有着天壤之别。大有进入时光隧道的意味。明代的聊城县公署,清朝的聊城总督府,还有那会馆商铺、楼榭歌台,让人眼花缭乱,难以记清。只记清楚了明时的古楼光岳楼南门前,乾隆御笔五个丹书大字天下第一楼。从南门步入光岳楼,沿着蜿蜒狭窄的古木楼梯,抓扶手过通道,走走停停,终于登上了顶层三楼。依序按东南西北四个瞭望窗口鸟瞰,聊城全貌尽收眼底。俯视,明清时的民宅建筑、古道老树清晰可观;平视,老城的四个城门楼宇依稀可见;远眺,日新月异的新城风貌尽目力所及。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明代文学家谢榛、清代开国状元傅以渐、 义学正武训、抗日名将张自忠、国画大师李苦禅、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国学泰斗季羡林等,都是聊城人。诗圣称赞济南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那么聊城呢,趁此游兴,作两句打油诗吧:昔有乐天忆江南,今有笔者水城观。诗圣盛誉我济南,聊城名胜谁来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