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我的城语_0

核心提示:我从不否定“饱暖思淫欲”这个词儿,是的,吃饱穿暖后就想抒发点啥、造作点儿啥,于是,各种矫情的写字、各种变态的自拍、各种口味的读书、各种不知好歹意、不知深浅的在爱情的沃土里撒野,感恩,我的家人配合着我的各种及多种……感恩,我的工作让我有广阔的生长空间……感恩,我的初心就是坚...

文:郝丹娜

若干年前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记忆中最深的一幕就是站在双安商场门口的过街天桥上,俯瞰来来往往、一刻不曾停息的急驰的车辆,心里一阵急似一阵的发慌。我,一个小小的我就要在这里生活、工作、学习了吗?东南西北在我的词典里就是四个汉字,纯天然百分百的路痴。大学时代外地同学经常带着我游览泉城,他们对土生土长的泉城人的我着实表现了两个学期的无奈和惊讶,好吧,用惊悚可能更准确些。而今我却要面对这么复杂的交通网络,我慌张的似乎有些轻微的战栗,仿佛四通桥上的一阵小风都能把我砸向过往的车顶子上,可大抵好奇战胜了恐惧,我决定留下来。也幸好当时的我住在人大对面的一个居民楼里,还没有工作可以一天天去温习这个城市的风驰电掣与车水马龙,以至,今天,我听到呼啸而来的车队就兴奋,无比的兴奋。我真的要留下来吗?然而每次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生活,在这个城市对于刚刚漂来的外地人用活着更加准确,每天一睁开眼就要为填饱肚子而奔波,意志实在撑不下去的夜晚,我就披星戴月的来到天安门前,在我的思维里毛爷爷的画像从来不是那张大红色的纸而是一种让我活下去的蓝色小药丸,听着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看着毛爷爷慈祥的面庞,我感叹自己又有意义的度过了一天北漂的汗津津的日子,后来,这也成了一种病,一种夜晚在天安门前晃荡加转悠的病,不管高兴亦或悲伤。

前几天有人问我来这个城市几年了,我才有意的揭开曾经那个不想揭开的纱,十三年零十个月了,虽然我是文科生,但这个数字我却精准的留在记忆中,证明我北漂的历史亦或证明我对数字真心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敏感,至少,这近十四年的岁月里,我站在同样的那个桥上,不慌不张、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爱情终究开出了花、工作终究结出了果、老老少少终究齐整整地幸福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隅角落。终究我从这个城市的全世界路过,而且还活得不错。

我从不否定饱暖思淫欲这个词儿,是的,吃饱穿暖后就想抒发点啥、造作点儿啥,于是,各种矫情的写字、各种变态的自拍、各种口味的读书、各种不知好歹意、不知深浅的在爱情的沃土里撒野,感恩,我的家人配合着我的各种及多种感恩,我的工作让我有广阔的生长空间感恩,我的初心就是坚定着自己的坚持,当然最感恩的还是天安门前的毛爷爷,是他老人家让我总能看到这个城市的美、这个城市的光、这个城市的亮,就像靠海的人会时不常的去海边抒发感慨、靠山的人会习惯性的去大山里放松心情,而我靠在祖国的最心脏,病根儿似的经常要去瞻仰一下天安门广场。

是的,这个城市从不会因你的孤独而静寂,也不会因你的欢乐而喧闹,只要你仰望星空、俯瞰车流,内心有个从容的、温暖的自己,就好,是的,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