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又见杏花开

核心提示:我仿学着摄影群里的高手老师的摄影技巧,尽量撅腚弯腰地将镜头对向天空,让蓝天做杏花及其枝干的背景,这样拍的片子方才背景干净,才能凸显出杏树枝干的遒劲与朵朵杏花的纷娆。

杏花又开。

几天来,无论是QQ空间还是微信群里抑或是网站论坛,从南到北、由西而东,华夏大地,百花盛开,万树竞芳。比起夏日的满目葱翠、秋季的硕果累累、冬天的漫漫严寒,我对这春来百花的一时喧闹,倒也没了兴致:这些绰约万方的花儿真是不堪一击,羞涩的绽放和火火地盛开,在我看来,都是为了炫耀与哗众取宠。

然而,望着楼下即将开放的玉兰和院子里已然盛放的杏花,我还是没能禁得住诱惑,揣上女儿拍来的卡片机,驾车冲向广场。

我仿学着摄影群里的高手老师的摄影技巧,尽量撅腚弯腰地将镜头对向天空,让蓝天做杏花及其枝干的背景,这样拍的片子方才背景干净,才能凸显出杏树枝干的遒劲与朵朵杏花的纷娆。

一个孩童向我跑来,并不主动跟我搭话,却在我面前不高的杏树枝杈间攀上爬下。这个虽说不上英俊却神气十足的小少少年,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童稚。那么多的杏树,他却奔我而来,除了好奇于我的拍摄,他幼小的心里一定有某种期许。于是,我主动提出给他拍照,他也极其配合迅速做出各种姿势任我拍摄。他还当着他年轻妈妈的面问我相机多少钱。当他得知我的相机价格之后,只听他妈妈喟叹:咱们家的相机才200多块钱!看上去虽然出身贫寒,家中也没有贵重的相机,隐隐当中,我期待这次小小的偶遇,能将这孩子心中的摄影梦点燃。没准儿多少年之后,我镜头下的少年,或许会成为著名的摄影家。

中午,接到远在广州的忘年交文友崔占元先生发来的快递。长达2400字的长信整整8页,方格黑字写得是一笔一划、工工整整。我想这老哥儿一定是先打好了草稿然后逐字逐句一一誊清,信中言辞恳切思绪联翩让我独享相互挂念的幸福之感;寄来的《本命年记(虎岁人生录)》系列长诗,按照年龄段用诗化的语言、骈偶的句式概括了自己的一生;2009年《黑海潮》杂志刊登的崔先生《我的文学梦》一文,以一个伴随塞外煤城共生发展的老文学爱好者的角度,书写了他的从文经历,也展示了内蒙古平庄矿务局建局50年文学史上曾有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让我读来意味深远、荡气回肠。

从春节到今天,我第一次走进理发店。我的专属理发师也觉得间隔有点长了。我说天气热了,剪短点。坐在我旁边的是单位一位久未谋面的矿长兄弟。他告知我集团公司新来的主要领导已经到位,明天上午要开中层干部会。他在这个时候来理发,我想无非是想给新来的领导留下一个精干美好的初始印象。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起码是对对方的尊重。就在他比我提前离开的时候,这位仁兄按按我的肩膀:您的费用我给刷了。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您可以给我刷哈。语气亲切平和,又不容我推辞。我满怀感动,虽然剪一次发只有20元钱,这位矿长兄弟给足了我面子。我就在思忖:年轻的兄弟就会来事儿,要不人家能当矿长!

洗浴中心的更衣室里,一个在脱衣,一个在穿衣。这一脱一穿之间,两人在交谈各自的业务:

**特钢倒闭了,现在正在清算。欠我公司2400万。一个说。

**烧白灰的也停产了。你给他送货要小心点。货款能早点回拢就早点回拢。两个年轻的后生说话都快言快语,一看就是生意场上的高手。穿戴整齐的一位抡一下手中的毛巾:经济不景气啊。你慢慢洗,有事打电话给我。交谈之间,我和跟他对话的另一位浴客一起跳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池。

洗浴出来,已近下午6点。这该是已过下班的时间。见有两位公安民警在洗浴中心的大厅里调阅监控,并让收银台的工作人员联系洗浴中心的负责人,我想,这一定是在查找有关案件的嫌疑人线索。这个时段来调阅监控录像,不是案情重大,就是事关紧急。无论破案与否,这种废寝忘食的工作态度还是值得首肯的。并不像某些民警置百姓甘苦于不顾,甚至像一些网传视频所指的那样,对涉事的普通百姓施暴,这便不仅是尸位素餐,简直就是禽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