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难忘奶奶做的砂锅豆腐_0

核心提示:小叔把一个砂锅放在爷爷的棺材里,说让爷爷到了那边吃砂锅豆腐。奶奶哭得死去活来,说爷爷临死也没有吃上砂锅豆腐……多年以后,我渐渐长大了,明白了许多事情。可是我依然喜欢吃砂锅豆腐,每当我千里迢迢回故乡探亲的时候,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总是在老式的炭火盆上给我做传统的砂锅豆腐。

文:张凤英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一只小小的砂锅。那是一只刚好能坐在炭火盆上的小砂锅。在大锅饭的年代里,家里的大铁锅都拿去大炼钢铁了,小小的砂锅成了家中唯一能做饭的物件了。小砂锅中常常溢出诱人的香味,这香味至今想起来还沁人肺腑。

当时能享受到小砂锅中美味佳肴的只有我和爷爷。爷爷身体不好,经常胃疼,不能吃硬的东西。奶奶就用小砂锅给他炖豆腐,或是煮挂面,或是煮荷包蛋。总之,奶奶能用小砂锅做出许多好吃的东西。我最喜欢吃砂锅炖豆腐,常常拿个小板凳,坐在炭火盆旁边,看着砂锅中的豆腐咕咕嘟嘟地煮着,闻着那诱人的香味。奶奶都在砂锅里放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只是闻着它香气逼人,着急等着它赶快熟。奶奶说:千炖豆腐万炖鸡,要好吃点,就得多炖一会儿。每当这时我总是耐着性子坐在小板凳上等待。

冬天的院子里堆着个大大的雪人,雪人的头上还带着一顶旧草帽。天气很冷。我和爷爷奶奶守在炭火盆旁边,看着那烧得红红的炭火,蓝蓝的火苗一蹿以蹿地舔着锅底,就像神秘的童话一样美。有时候,爷爷怕我心急,就给我讲些鬼呀、神呀的故事。爷爷故事中都是些好心的鬼,常常帮助人们解难,而人们每当大难一过就忘记了鬼的好处,甚至设法捉住鬼。而聪明的鬼总是能及时地跑掉。我常常想,如果我这样的鬼该多么好啊!我一定跟她好好玩儿。

豆腐炖好了。奶奶垫着毛巾小心翼翼地把砂锅从炭火盆上端下来。我赶紧去橱柜里拿出两个碗,大碗给爷爷,小碗给我自己。爷爷总是吃不完,剩下一些给奶奶吃。我总是很快就吃完了。吃完以后,我急匆匆跑到麦场上和小伙伴们玩耍。一直到小叔扯着嗓子喊我回家睡觉,我才恋恋不舍地往家走。

为了小砂锅的事,大队长找小叔谈过话。说如果不撤掉小砂锅,就不让他当大队会计了。小叔说:会计可以不当,但是砂锅不能撤,原因是爷爷的身体全靠它供给营养呢!

不久,县里来的干部知道了小砂锅的事。那天,我和爷爷正在守着小砂锅看炖豆腐,大队长带着县里的干部来了。他们板着脸训斥爷爷奶奶,那样子可凶了。我很害怕,拉着奶奶的衣角藏在奶奶的身后。最后他们没收了小砂锅。

从此以后,我和爷爷就再也没有吃过砂锅豆腐了。食堂里的病号饭,无非是些黏糊糊的面片。我还可以凑乎着吃,可是爷爷怎么也吃不下。爷爷的病一天重于一天,终于撑不住了,胃疼的满炕打滚,豆大的汗珠往下掉。医生说:他主要是营养不足,想吃什么就做些什么给他吃吧。爷爷提出想吃砂锅豆腐。小叔连夜赶到城里,买回了砂锅和豆腐。奶奶急急忙忙地给爷爷做砂锅豆腐。可是砂锅豆腐做好了,爷爷却没有胃口吃了。

有一天,我从姑姑家走亲戚回来,突然看见我家院子里有个大棺材,人们都在议论爷爷去世了。我回屋里一看,爷爷不在了。远在异乡的爸爸、妈妈、都回来了。他们惊天动地的哭声把我吓坏了。我也跟着哭起来了。那时候,我年龄小,不明白到底爷爷是怎么死的。小叔把一个砂锅放在爷爷的棺材里,说让爷爷到了那边吃砂锅豆腐。奶奶哭得死去活来,说爷爷临死也没有吃上砂锅豆腐

多年以后,我渐渐长大了,明白了许多事情。我们的物质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砂锅豆腐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可是我依然喜欢吃砂锅豆腐,每当我千里迢迢回故乡探亲的时候,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总是在老式的炭火盆上给我做传统的砂锅豆腐。只是这会儿的砂锅炖豆腐不仅仅是豆腐,还放进去童子鸡,香菇、金针菇和红枣等多种美味。看着那蓝色的火苗一蹿一蹿地舔着锅底,我就好像又回到了童年时代。我不禁感叹道:如今我们的生活就像这美味的砂锅豆腐一样,越来越幸福,越来越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