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掌声里的泪花

核心提示:是啊,作为一个仰天独行、孤独执着的教改者,他承受的压力与遇到的挑战,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但回首四年,每每看到孩子的点滴进步,特别是毕业典礼上校长亲自授予学位证书和学士帽,进而又去知名高校攻读博士时,亲友们送来祝福及投来羡慕的眼光时,心里盛开的鲜花,芳香荡漾。

徐可顺

那天早晨七点半,我就与妻子来到专家公寓楼前,比毕业典礼开幕时间整整提前两小时。

经过夜雨的洗礼,深圳天蓝日丽,银白色的方帐篷迎风鼓唤,哗哗作响,绿油油草坪上,参会代表座椅齐整列示,南方科技大学2016届毕业典礼即将启幕!

哗、哗、哗当主持人介绍到已退休的、中科大原校长、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朱清时先生时,礼节性掌声突然由缓变急,会场气氛霎时沸腾起来,人们有的挺身伸脖、有的微微离座起身、有的矫抚鼻梁上的眼镜、有的拿起了望远镜,会场西南部的学生座区则惊嘘一片;身处东北部家长区的我,也随了这阵势,和着众律,右手迅击左掌!主席台上的朱校长一时也坐不住了,起身、鞠躬、致意,掌声又潮水般卷来

也不知什么时候,直觉鼻腔一阵干呛,鼻根部一酸,肩膀颤起来,抢码的几滴泪水朦胧了视线。要过河了!我不得不停下鼓掌,左手食指顶住眼镜,中指、无名指顺势抹着从眼角处、鼻梁边流下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嘛,我极力抑制激动、澎湃的心潮,掩饰情感的弱处。怎奈泪水与汗水已经融合,直浸得眼角膜丝丝作疼。嗬!四年了,不能再压抑了!就让情感的闸门大开吧,击掌、肩抖

泪光中,这位常从电视上看到、已进古稀之年的老人,听说当年亲自出题招收的这些娃要毕业了,硬是在南方雨涝成灾的情况下,毅然从合肥登机了!他当时的心情、心境,我无以推测与感知,但从他几天前给家长们的我准备参加孩子们的毕业典礼的回复中,仍读出了他与这些孩子是连心的、与孩子的家长们大有共鸣区、同振带!朱校长来参加典礼,我们当然也得去!

思绪飘浮在新世纪头十年的末梢。那时,领全国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小渔村人,在赚得一夜城的美誉及满桶金子后,越发感到脑系统需要重装,经济腾飞更需科技的引擎,更需创新因子来充盈日益强健的肌体。世界范围内海选校长、创建自己的研究型世界一流大学!随着深圳决策者的拍板,海选的目光聚焦到了赋闲在家多年的朱清时身上。

你得去啊!你要不去,咱们高等教育改革不知还要等多少年咧。几位同仁的力劝、深圳人的三顾毛庐,他决计出山了。那年,他64岁。

从2009年受聘校长筹建学校,到2011年首届45名教改实验班学生入校就读,从招聘有海外教学经验的教授书院制英文教学,到亲自为首批毕业的每个孩子写推荐信,朱清时均亲耕躬行,孩子们则以超七成赴境外知名高校深造的成果来回报。

2012年,南科大去筹转正,担当起探索中国教育综合改革路子的重任。揽天下英才育之!他15天飞赴8个省份作报告,从6000多名报考者中,再选188名收录南科大。么也不用准备,高考结束的当天下午,我就报名了,考的都是与想象力、洞察力、创造力等有关的天赋。最先拿到提前批录取通知书的孩子,在电话里迫不急待地告诉同学。你说快70岁的人了,放着舒心不干,又挑起了教改的担子,图的啥呢!人各有志嘛。平日里我与媳妇感叹敬佩之余,却又充满好奇。后来媒体报道,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他刚刚担任中科大校长时,87岁的钱学森先生就给他去信,鼓励他要认真办学----怪不得啊!这些年来,他常常提及要回答钱学森之问呢!

初心笃定,岁月峥嵘。教改工作超常的压力与挑战,他对这两样东西有了特殊的感情与依赖,一是他把邓垦(邓小平之弟)书写送他的宁静致远和忍字,挂在办公室迎面的墙上,天天相看相悦相慰;二是办公桌边长期备用的氧气瓶。是的,在他任期的五年里,在世人对南科大风生水起、议论纷纷的风暴中,他究竟呕出了多少心血,隐了多少忍字,吸了多少口气,恐怕只有他的心膜和胸腔知道。

我从来不喜欢说官话,只是想把真实的想法说清楚。他的个性,让我直觉他一个透明的人,这或许也正暗合了科学家唯实求真的特质了吧。每念于此,他题写在校墙上的致仁书院、树仁书院---那认真隽秀的毛笔字,就浮现脑际;我呢,则一心想从那字的架构及笔势里悟出他心中的小楼加大师的大学真谛和深意。

出于对他教改理念及研究型教学模式的认同、敢为人先人格力量的敬意,那年,按照官网提示的邮箱,我抖胆给他发了个马年祝福的邮件,没想到第二天下午5点14分竟然收到他谢谢!朱清时这样的回复。

哎!这个大忙人啊!

自古改革无坦途。一个偶然机会,从家长群里得知,朱校长其实一直以来睡不好觉,还拜会过南怀瑾大师:放下,你手里抓着东西呢!是啊,作为一个仰天独行、孤独执着的教改者,他承受的压力与遇到的挑战,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这使我想起了十九世纪梭罗刚出版《瓦尔登湖》、阐明人对自然的剥蚀、侵害时,所饱受的冷遇、误解、讥讽甚至贬斥。这也正如一株刚破土的幼苗,身子骨还硬朗起来,就要经历无情的酷暑、肃秋、严冬一样。

尤其要感谢朱清时校长,他所具有的远见卓识、改革魄力和坚韧品质,体现出了中国当代教育家光辉的精神风貌一阵海风送爽,朱清时三个字,又蓦地钻进耳膜。只见正在致辞的南科大校长陈十一回头深情地默视着朱校长,朱清时起身致意,台下又生起热烈而经久的掌声。这是继任者对他的评价与褒奖!几年的心血与汗水没有白流啊!我哽咽着

晚上与孩子共进晚餐,祝贺她大学毕业。这几年感觉如何?学会了思考和判断,发掘了能力,组织学校的首个电影社了,四年学两专业了,与团队赴美参赛夺冠了,与导师赴瑞做研究实验了,多着呢!可以这么说吧,这四年,差不多是自主做事,除了要点钱,其他的,包括参加国外研究生考试,不都是我自己决定的嘛!嗯,孩子长大了!一家人举杯,三个杯里霎时激起了圆圆的、细细的啤酒花。

还有么?还有就是同学们常说的,感觉大学四年,等于上了到高七,很多同学忙得没谈一场恋爱啊。呵,呵!我默默点着头,家长群里也是这样议论的。

唉!今天上午,给朱校长鼓掌时间也太长了,让其他嘉宾怎么想啊?!你说咋鼓掌?!时间应该差不多,不能太明显了!孩子说的当儿,手中的筷子悬在半空,脸上挂着一本正经。

话也不能这样说啊。其实,你陈校长的致辞中,全有了,这掌声不只是给朱清时的,他毕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喊出了许多人想喊而没有喊出的话,想做而没有做的事;给他鼓掌,是他的行动代表了不少人的心愿,代表了教育改革的一种方向,是融在骨子和血液里的一种基因的契合!妻子有些激动地说。

是啊,谁说不是呢。我不是也有一肚子的五味杂陈嘛!想当年,孩子报考南科大时,也拿不准,总担心但考察咨询再三,三心皆向南科大了。可报了南科大,这些声音又天天萦绕耳边:私立学校吧?放着好好的985、211不去,去这个学校,图个什么花每每听到或间接飘来这样的话,心里也免不了咯噔几下,直感觉有话说不出,心生难以言状的孤独,哎!万事开头难啊。但回首四年,每每看到孩子的点滴进步,特别是毕业典礼上校长亲自授予学位证书和学士帽,进而又去知名高校攻读博士时,亲友们送来祝福及投来羡慕的眼光时,心里盛开的鲜花,芳香荡漾。

想着念着,血管膨胀了几分!我两眼望了下相谈甚欢的妻女,仰脖灌了一口酒,那首久沉心底的歌儿,竟从喉里涌出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

第二天有媒体报道,昨天典礼上那次掌声,持续了三分多钟。现在我要说,那三分钟的掌声里有我的180秒,也有我360行的盈盈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