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款款老屋情

核心提示:在黄昏的落日里,斜阳的光缓缓透过落满尘埃的窗口,老屋到处结满了蛛网,蛛网在余晖里仿佛金色的绒花,一丝星火便使绒花化作尘埃跌落。也会有拘谨的壁虎爬过,抚过厚厚的尘埃,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文:雨荷

现在站在这个路口,遥望着远处格格不入的老屋,纵使已有多年不曾回来看看,但老屋久违的熟悉感一直活在记忆中。

某个夜晚,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梦里有飘香的桂花,黄澄澄的杏还有那让人流连忘返的无花果都是一些多年未曾逢见的乡土特产,拂开这些,便是那个屹立在风雨中都不褪色的老屋,装满的回忆点点滴滴地往外溢出,在深夜人静的梦乡里,打湿了我的眼角。自醒来,心心念念着,一定要去看看回忆中的老屋。

说走便走,是青春最大的魅力所在。遂趁着暑假,冒着炎炎烈日踏上了探望老屋的回程。老屋不像梦中的那般雄伟坚强,残旧的面貌不禁让人感慨岁月的匆匆流逝,开门入里,卧室不在如当年那般温暖,那时候的我天真无忧,哈哈笑语盈荡屋内,眼前只有狭小、逼仄,阴潮,顺着墙角往上仰去,那盏25瓦的白炽灯泡还在悬挂着,虽然灯光微弱,但依然可以照亮漫长的黑夜,可以照的清我年少的模样:心很大,却单纯,有着满满的知足,稚嫩的幸福和微微渺渺的希望。

待在老屋里,潮湿的空气让归根的种子萌了芽,对于过去的简单,过去的知足,竟是无比的向往,迫不及待地想要脱身回到这个萌孽幸福的老屋里,如此安好。往事一件件略过眼前,往屋外看去,仿佛母亲还是处在年轻韶华,喜欢花花草草,用心侍弄一个菜园,收获绿油油的希望;父亲总是在荷锄归来的月色里,递给我一串穿着彩色衣服的草蚂蚱,眉开眼笑地看着我欢呼雀跃;屋后的老大爷会在空闲里亲自用柳条编成一个小板凳,做在大门口数星星,我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女郎织女的故事。蓦地,生活放快了镜头,我看到了依依不舍的泪水,我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我还嗅到了星星之火燎原之后那刺鼻的烧焦气味,老屋也渐渐模糊了,也看不到屋内昏暗的灯光了。当时离开老屋的我虽然年幼,却也懂得心里这份不舍吧。

离开老屋这么多年,爱我的人看着我一天天长大,我却看着我爱的人日渐变老,刚开始不明白青丝染成白发的地老天荒,慢慢懂了,才明白什么叫做怀旧,如何才是感恩。在黄昏的落日里,斜阳的光缓缓透过落满尘埃的窗口,老屋到处结满了蛛网,蛛网在余晖里仿佛金色的绒花,一丝星火便使绒花化作尘埃跌落。也会有拘谨的壁虎爬过,抚过厚厚的尘埃,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老屋真的是老了。

重走老屋,仿佛也重游了一次过去。那些明媚的晴空下,欢声笑语的余音绕梁,青烟袅袅的村庄,数不清的年轮,忘不掉的老屋,都在记忆中不曾远去,还可以在某个刹那想起,倏忽拨动泪弦,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