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你的一生,我只借了一程_0

核心提示:是啊,儿子不在了,他比我难受,可这十八天时间里,桂琴在我面前没掉一滴眼泪,还强装笑脸地陪我唠闲呱,我也觉得桂琴最近怎么一下子憔悴了,也瘦了,总以为她说长明不在家厂里事多,对我的搪塞是真的,我尽管心疼儿子,但,更心疼儿媳这份孝心。

文/孙春玲

桃花开了,柳枝绿了,菊花的鲜艳已凋零在时光的角落里

清明时节里,八十多岁的我,本是思念长辈,兄弟姐妹的时候,哪曾想,你让我悲痛着你的离去,让我在这春风十里的季节里想念着你我的儿子长明。

这几天,我莫名其妙地心慌,莫名其妙地感觉哪里不对劲。春节刚刚来过不久的那些亲戚,又隔三差五地来到我的住处。我正问儿媳桂琴:最近不过年不过节的,怎么又都来看我儿媳面带着微笑小心翼翼回答我,老家地里现在不大忙了,过来看看的;儿子长明的电话号码怎么一直无人接听?;儿媳桂琴不紧不慢地给我解释,说我在广州的外甥生意上出了急事,半夜从机场去广州了;以前不怎么回家的孙女也来家住了,我隐隐约约感觉事情的不妙。可,任由我怎么想像,也不会想到我的儿子,长明他一声不哈地走了.我不能接受,尽管儿媳桂琴好心好意地隐瞒了我十八天,尽管桂琴强装笑脸地在我面前掩饰事情的真相。

最近几天,再也没看到儿子到我的房间里来,已经超出了我的意料。长明,是我唯一的儿子,独生子,我和老伴五十多年的风风雨雨里,给他成家立业,帮他打江山,就是希望我们的晚年能够老有所依,老有所靠。我满头白发地等待儿子黄昏归来的脚步,就是希望与儿子一起吃上热乎乎的晚饭,就希望天天看到儿子与我顶几句嘴,就觉得日子有个盼头,不求饭有多好,菜有多贵,作为一个母亲来说那是最欣慰最幸福的事。自从儿子走后,我是醒着做梦的,梦里就觉得儿子去了远方旅行,是开心着的,是笑着的

今天,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给长明打电话,电话还在处于关机状态,不应该啊!老母亲八十多岁了,整整十八天了,再忙的事,按理说得给老母亲来个电话啊?我一再强求儿媳,快联系长明给我打个电话,不然我不踏实。这时,儿媳的眼睛湿润了才含泪给我解释:妈,终有一天这事瞒不过您本不想瞒您的,可您年纪太大了,怕您承受不了,一天两天可以,这个弥天大谎怎么也掩盖不了铁铮铮的事实,长明那天夜里心肌梗塞,他走了儿媳低声啜泣地像犯错的孩子坐在我身旁。我听着桂琴给我道出的晴天霹雳真相,坐在太爷椅上的我,一瞬间时间静止了,空气模模糊糊的,长明回来了,敲门呢!快去开门我一遍又一遍地指示桂琴去开防盗门。

妈,咱不这样,您再这样我的天就塌了桂琴不敢大声哭泣,却恳求似的蹲在我膝前。儿媳把我的娘家人又一次叫来,住在我的身边,怕我有个闪失,桂琴一遍又一遍地劝着我,希望我做她的顶梁柱。是啊,儿子不在了,他比我难受,可这十八天时间里,桂琴在我面前没掉一滴眼泪,还强装笑脸地陪我唠闲呱,我也觉得桂琴最近怎么一下子憔悴了,也瘦了,总以为她说长明不在家厂里事多,对我的搪塞是真的,我尽管心疼儿子,但,更心疼儿媳这份孝心。

我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呼喊儿子的名字,我希望,儿子长明他没有走远。怎么舍得留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九十岁小脑萎缩的老父亲呢!

我的儿啊,长明,你不应该走在母亲的前面,你的头发还没白呢?回来吧?让妈妈先走。让妈妈给你探一下黄泉的路,看一看那里的风景,那里的院落我嚎天扯地的喊着长明我的儿子。我骂了,骂的很难听,骂这个不孝的儿子,怎么这么不小心,不小心自己的身体(爱喝酒,爱抽烟,导致血压心脏不好),自己轻轻松松地离开了人世,剩下两把老骨头的父亲母亲。长明,快回来,楼下院子里,苹果树的叶子发芽了,抱我下楼去看看好吗?你和我种植的香椿树,也冒出新芽芽来了,我得吃鲜嫩的春芽呢?!

小兔崽子,长明你听到没?你爸爸今天好像病情轻多了,没闹腾呢!你不给老母亲开玩笑好吗?我怎么看见你在阳台的玻璃窗下给我躲猫猫呢!这么大的人了,小王八羔子,快出来,星星都出来了,快去你房间里睡觉去,明天上学又要迟到了?儿子长明,小时候的调皮真真切切地闪在了我的眼前。

儿子,我原本养儿防老的,这老还没养完呢?你却先行一步;儿子啊!你的一生,我只借了一程;余下的,你欠我的,永远欠着呢?母亲不会忘记,不会饶了你的

不管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母亲还是希望你注意安全,少抽烟,少喝酒,自己照顾好自己,即便我不在你身边 ,也希望你能看见,妈妈的影子永远守候在你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