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月是故乡明_0

核心提示:等的时候或是清晨,或是黄昏,或是傍晚抑或是深夜,月儿垂在树梢上,如水的月光装点着等的幕布,也装点了游子的梦。白日渐长,日光也越来越烈,思乡的感觉是春天刚抽发的嫩芽,经不起白天的燥热和哄闹,只有有月亮的夜晚适合安放思念。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春意阑珊,白日见长,但夜晚总会慢慢地爬上柳梢。清亮的月辉散满细长的柳叶,晴朗的夜空映着钟楼五彩斑斓的灯光;微风来自远山和湖泊,裹着麦田和泥土的味道;思念情深意切切,月儿总是故乡明。

上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里,路上迎着日光匆匆行走的,大抵都是像我这样远在他乡默默求学的游子,偶然出去,看到骑电车的妈妈带着后面呆呆舔着糖的孩子,心里总会涌起些许涩味。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却还是贪恋妈妈的温暖。最喜欢晚间饭后挽着妈妈的胳膊斜倚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节目,熟悉的发香味氤氲在空气里,萦绕在鼻尖,淡淡的,似有若无,却总能穿透心门给我心安。

旬日来眼看去的都是图画,日子都是可以歌唱的故事。

妈妈像一树白蕊海棠,爸爸就像用百年老树刻成的根雕,默默在旁,闷声不响。直到有一天我走在他身后,不经意间抬头,藏在密黑丛林里点点银发折射着阳光刺进我的眼里,我这才看清楚自己的爸爸。生活的压力在他曾经挺拔的脊背上无情碾压,印象里光亮的额头留下岁月耕耘的沟壑。孔子说四十而不惑,可我的爸爸已经过了小半的不惑之年。身旁几个小学生推搡吵闹着走过,其中有个小女孩儿伸着胳膊甜甜地叫着爸爸。我慢慢走到父亲身侧,挽起了他的胳膊。

月儿从云彩堆里挣脱,探出头来,它似是看透了游子的内心,想家的每一晚月亮都是半探着脑袋躲在远处窥伺。回家的几天,在楼下,闻着萦绕在鼻尖的花香,夜晚像幕布一样哗啦落下,静静看着淡烟笼罩着墨蓝色夜空下的圆月,窗口隐约传来锅碗碰撞的清脆声,飘来的饭香就是让我回家的呼唤。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却是旧时相识。听妈妈的嘱咐去超市买牛奶,看到货架边站着母女两个,女儿亲昵地拉着母亲的手,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母亲微侧着头和蔼地笑着。我想起小时候的某天晚上,还未消融的余雪映着皎洁的月光倾泻在我俩身上。我触到妈妈越渐粗糙的手背和手掌上的老茧,又看到她眼角的细纹,心忽地痛了一下,原来时光不经意间游走了二十年。

月儿像个惹人怜爱的少女,总在我抬头的时候娇羞地躲在夜地庇护下,让我瞧不见她的身影。没有月亮的夜总不那么完美。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恍惚就是如此吧!

偶然读到这首小诗: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我知道时间不能逆转,就像叶子掉了再也不能回到树上,汇入海洋的水不会流回湖泊,我只要未来多点时间陪你们。

杜甫说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辛弃疾说婚嫁剩添儿女拜,平安频拆外家书;费冠卿说家书十年绝,归去知谁荣.....那时,家书是唯一联系家人的纽带,为了一封家书,断肠人愿在天涯苦苦等待。人生有许多时光是在等中度过的,有千百种等,等有千百种滋味,最是这等家书的滋味最是难熬。等的时候或是清晨,或是黄昏,或是傍晚抑或是深夜,月儿垂在树梢上,如水的月光装点着等的幕布,也装点了游子的梦。

它是亘古不变的月亮,不知见证了多少游子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的困苦境地。时空转换,它默默在旁观照着离家的我,装点了千万个没有爸妈在身边的日日夜夜。

白日渐长,日光也越来越烈,思乡的感觉是春天刚抽发的嫩芽,经不起白天的燥热和哄闹,只有有月亮的夜晚适合安放思念。当喧闹归于宁谧,月亮悄然探出脑袋,你只管向她诉说衷肠,没有人打扰,这只是属于一个人的月亮。

当尘埃落定,冲一杯清茶,独自在窗前独斟,看一把久违的油纸伞遮住了低过屋檐的光阴,慨叹一句:月还是故乡明。

(作者:管晓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