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去古石村那个地方

核心提示:当我们离开那古石村时,我禁不住用手去抚摸那生满绿苔的石墙,手下似乎还残留着山里人家先前生活在这里时的余温,特别亲切,步子也沉重起来。

文/清风

其实,去了才知道那地方有多好找!顺着一条爬山的国道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行至那儿。有些事就是这样,你经历了才知道它比你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嗨!可当时并没这好的运气,走的是一条山野间的僻静路,俗语说宁走一川,不走一弯,由于我们的出发地点错了,正是那回转的山路可把我们绕得不轻。这山野间的老路的确难走呵,路窄吧不说,由于前一阵子刚下过一场暴雨,沙石流失严重,这让行驶中的车轮颠簸不已。而且这山路是一面靠山,一面是山崖。山崖不是多深但乱石纵横,杂树乱草丛生,也相当吓人。靠山的右侧石壁上裸露着大大小小的岩石,钢丝网罩着的部分爬满了绿色植被,生长着的小树的根部裸露着,仅靠石缝里的微土维持着生命。我们不知那岩石的安全系数有多大,就想着万一滚落下来一块呢?开车的是个胆大心细的人,他让我把心搁在肚子里捂着,不要总是唠叨分散他开车的精力,我听着被训的话不敢作声了,但心已提到了嗓子眼、恐怕一个颠簸会掉出来似得。当然,我们不知道前面的山路还有多远?行驶一段碰到有走动的山民时,就忙不迭得先停车问路,山野的风中得到他们比比划划的一番解释,由此我感到他们心性的淳朴同大山一样的厚重。

这次想去大山里游历,是应了一位朋友的游说,他也是听别人说道那个地方很奇特,满山的怪状山石和原始的古村落风貌。这话自然吸引了我,说实话,在城里待久了便觉得日子的沉滞,心情只想逃得那格子楼,尝得些自然的情趣放松一下。这么一想,沉郁之情也豁然开来。心情一好,看什么都顺溜,所以即便是对陌生人也在心里存有好感,原因是这个社会不欠你什么,走在大街上,你给别人一个微笑,别人会还你 一张笑脸,你把一个好的心情给了自然,自然会倾其所有回赠你。可见好心性在人的生活中有多重要,其更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你随和的心意和对诸事前所未有的自信。

所以当我一次次地下车向那些厚道的山里人问路时,我倾出满脸笑容,像喊我的邻家大伯,大叔,大婶,大嫂一样的亲切,其声温软,那是给予人的尊敬和热切的态度。好情致感染着他们,直视着你时会敞开心窝子地解答你的问话。你得到了解意,临走没忘记礼貌地向他们大声说谢谢!那山峦都听到你的声响了。

在一个山村口,有一群老年人坐在太阳下闲聊家常,我向其中的一位问路,我不知道她有多聋,硬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倒是她身旁的另一位大娘接过话茬对我讲了。那聋的缺了牙齿的老太太脸微微起了红润,笑成了菊花:乖乖来!我一打愣,没听错吧?心里一时感动。就在这时,一旁正抽着烟的几个大爷也凑过来给我解释,他们是怕我听不懂大娘们的话才这样的。过后想起那温热的场面时不觉泪奔。

按他们的指点,我们走向了一条总算平坦点的直通大山深处的公路。车越往前行驶,那山就越往一处挤,远处的路缩得是挤出来的一条白线了。我们放慢车速,摇下车玻璃,任由呼啦啦的山风夹杂着山野的香气吹来。远处是青雾茫茫与天相接的山峦,在那半山凹里是浓绿,是黄紫和红瓦的房舍;满坡满坡的红果绿果笑傲在秋风中媲美;庄稼地是一片的金黄,深褐色的田埂清晰可辨,这哪是山野的风光,分明是中世纪里大手笔的画家酣畅淋漓中画完的油画,下雨了或刮风了急急得回着忘了收拾被遗落在这儿了。而此时的山路越来越瘦,车再不能向前,我们和其他游人一样只好停车步行。又顺着那狭窄的山路一直走,再穿过一个山洞,下了一个斜坡,眼前豁然开来。满山窝里是那方方圆圆的石头生得任儿自在,或竖着,或倚抗,或对立遥叙着万千年的古石语;或斜、卧、蹲,各自行态优雅、拙极,浑然天成。有趣的是衔接这斜坡的是绿丛掩映中的山石小道,顺着山道一直走,一直走,前面是个更大的山窝,这便是大山深处的那个古村落古石村。

水库就在村口,边沿的几棵老柿树,叶子黄枯稀疏,裸露着的黑枝上缀满了红黄的柿子。天格外的蓝,悠忽的云朵,山的青影,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美醉个人了。石阶而下,近处的水,浅浅的,玻璃一样的颜色,在乱石和浮动的草间缓缓流淌,而那一窝一窝的游鱼大小颜色不一,顶着水吐着泡,时儿又贴着石头或咬着浮草静止了。游客中有淘气的孩子拿了芦苇去戳弄,鱼群便哗得散了,可是不一会又聚拢在了一起。跨过浅水处的石桥往里走,我们就进了古石村里了。

画面是苍翠色间隐现着低矮的石屋、石墙,但不脱满目的苍凉,可是与现代文明脱开了好些年景了。村子不大,而那些石屋石墙仄仄斜斜也好不规则,有的已破损,在那石屋脊上搭散的麦秸草是新修缮过的痕迹;有的可能忙于事务,来不及修整,屋脊残破,合搂粗的树木穿破房顶,得势于充足的养分罢,枝繁叶茂彰显出勃勃生机。有的石墙壁已残缺,院子里种植着花草,菜蔬。老丝瓜缀满了树枝在风中荡悠着,一架秋老眉,结出一嘟噜一嘟噜的青红眉豆。多数人家的院门旁有石碾,石捣窝子。在那石捣窝子里长满了绿苔和野草,这让树上的鸟儿下来觅食时除了得到野虫和草籽,更别想得到一粒谷粟了。不用说多少年前,这个世外桃源的地方,曾是生生活活的一户户人家。更早的时候,靠了得天独后的有利地势,抗战期间掩护了大部队的留转和养过伤员在家里。而近些年里常不常会有来古石村里拍摄电影、电视剧的队伍,全村的人当群众演员。这老了老了又总过把当演员的瘾!几位年老的山民捋着那花白胡子,给我们聊起此事时醉咪咪的神色甚是得意。

为了保护古石村的原始风貌,为历史的见证多留下些依据,上级对他们讲想搬迁到上源住的可搬迁,不想搬迁的在古石村住着也无妨,但不可扒掉老式屋重建新的,这就是为什么一进村会感觉满目的苍凉,而看不到更热烈喧闹的生活场景。这些年老的山民舍不开这老院落,他们是当演员也当上瘾了不成?不过在越来越多的游客到来时,他们又充当起了导游和叙说革命故事中讲解员的角色。说着那些世事时,那脸膛子上都布满了凝重的神色。

他们还回顾说起那时候公路没有修至山下时,人是很难走出这大山窝里去的,多少年过后,多数人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年轻人好热闹喜乐,一出去就把外面的精彩带回大山里,同时把山里的核桃,栗子,山里红子,花椒带出山外。于是,在城乡之间,才有了一条扯不断的经济纽带。城里人的生活节奏快,是一种风尚与时髦的融汇,而山里人的生活虽然在发展中进步很快,但还是保持着原始的风俗,他们顺应自然之道,春种秋实,日出耕日落息,温温火火地过日子。他们还有些习俗,爱吃辣椒子,煎饼卷大葱,吃起来就没个够;喜欢把收获的果实挂在高处,把那柴草堆放置在院门口,使用起来方便。鸡鸭鹅狗散养着。正说着呢,那草窝里的狗听得到响动了,扭头瞅一眼,又懒洋洋地睡去,看来对游客已见惯不怪了

我们或许把山里人那样的日子视为平淡。城里人的生活也有平淡,是那种忙碌中的习惯养成了平淡。他们还说人的心又都存有好奇,现在的山里后生可不愿过老辈们的生活了,他们要在这大山里搞旅游开发,这叫什么来着?对!返璞归真!好和现代生活接轨。说是你们城里人不是喜欢到山里来吗?我们热烈欢迎,我们就设置你们所喜欢的大朴素来吸引你们的眼球,我们打造更朴实的生活环境,种花草,野菜,多植树造林,把我们的荒山变成瓜果累累的宝山,春天让你们来了有花看,有绿景瞧;夏天让你们来了有绿色的屏障,天然的氧吧,可供休闲和娱乐;秋天里满山遍野的果子熟了,十里飘香引你们来摘瓜果,可是不能白摘,要限量,要收费,要让你们的足迹和消费留在大山里。其实他们不知道呵!就这仍会让城里人像捡了个大便宜,回到城里够自得自乐一阵子的了。两全其美,再说山里人也得到了收入,生活水平会蹭蹭地往上翻番。我真希望他们的蓝图和梦想早日实现!

当我们离开那古石村时,我禁不住用手去抚摸那生满绿苔的石墙,手下似乎还残留着山里人家先前生活在这里时的余温,特别亲切,步子也沉重起来。望着秋风中的老丝瓜在麦草搭散的屋脊上绿黄着老去、牵牛花开出蓝盈盈的颜色,那蜿蜒的山路上,踩上去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我想这一切不再是梦,包括山里人的那些新的想法都会实现的!

就在这时,一个山里汉子在一片仅有的空地上用步子丈量来丈量去,并随手抓起一把沙石向远处抛去,他已经有什么想法了?看样子心中已释然!

清风辛淑英于2016年10月16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