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忽然春风_0

核心提示:用一双恋人的眼睛看着它们,它们在空中漫步,在舞蹈,时而娇羞似待字闺中的少女,时而丰韵如风华绝代的少妇,更像是一位默默无闻、不辞辛劳的母亲,用乳汁、用呼唤再生了大地上群群麻木的娇儿,赐予他们轮回四季的生机。

文:杨连峰

一觉醒来,忽然感觉那裹身的被沉了些,那窗外的晨明了些。打个呵欠,空气也活泼得可爱自然,身体便像冬眠了许久的肉虫,寻着那春日的暧昧,凝起了破茧的气神。眨眼之间,身体追随着心思齐齐游到了窗前。

窗开了,微风扑面而来那不再是令人躲闪不及的冷风,这从南方优雅而来的丝丝撩拨,披着绿衣,吹着口哨,噙着微笑,像一位风尘仆仆连夜赶来的老友,没有打招呼,却饱含着通心的约定,似乎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吹面不寒杨柳风,驱赶了混沌的睡意,留下了满脸的惊喜。

带着入春的希望走出院门,四周一片明净、一片暖滑。沉绵的雪域渐渐消失了,大地恢复了红扑扑的脸蛋,反衬着阳光、蓝天;人们来去的步履轻盈了、多彩了,习习任性的微风旋转在裤腿上、裙摆上,又牵连起别样神韵;二月春风似剪刀,那忠贞的冬青眼瞅着吐出新绿、萌出生机;那懵懂的垂柳眼瞅着鼓出绿穗、催出痴情。突然消失了漫天冰封的灰迹,心就像是一个冲破层层封锁和藩篱的浪漫过客,冲向云霄,卧在云侧,为自由而倾情歌唱,为重生而激越抒怀。

放眼开来,那潺潺的甜水,那唱歌的小草,那凭空的飞燕春风过处,万物复苏,大地繁华,这一切的一切,不皆是因了这不期而遇的春风,这沁人心脾的春味吗?

用一双恋人的眼睛看着它们,它们在空中漫步,在舞蹈,时而娇羞似待字闺中的少女,时而丰韵如风华绝代的少妇,更像是一位默默无闻、不辞辛劳的母亲,用乳汁、用呼唤再生了大地上群群麻木的娇儿,赐予他们轮回四季的生机。不是吗?她刚来的时候,大地就像朱自清笔下的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然后是她辛勤耕耘着、奉献着,直到成了诗人张维屏语中千红万紫安排着,只待新雷第一声;最后是那贵如油的春雨,在杜甫的笔下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驱散了人们心中的干涸,带来了风调雨顺的勃勃生机。可那时的春风呢?在不经意间已悄悄流逝,就像感到了母亲苍老离去时的皱纹和华发,给予了我们生命,却抽空了她的年华。炎夏跟随而来,将春风吞噬干净,将春雷化作恶声,将春雨泛滥成泥泞,我们的身心便又沉沉起来,在感喟,在追寻,在祭奠,但又有何用呢?那春的神象,仿似又进入了另一个旅途,或许在很久之后才姗姗来临,于窗前歌唱,于门前声声,重新叩问起我们的心怀。

所以呀,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们珍惜着她、感受着她、赞美着她。别为她的匆匆而来不为所动,别将她的默默繁华熟视无睹,更别将她短短一现丢失在人生失意的自嘲里。这飘香的春风是一个故事,很简单,只要你慢慢品味、用心阅读,你就是这故事当仁不让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