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毛泽东《七律·和郭沫若同志》原文、译文及赏析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毛泽东

一从大地起风雷,

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

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

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

只缘妖雾又重来。

1961年11月17日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译文

自从风雷震动了大地,

就有白骨堆中变成的妖精。

和尚虽糊涂却可以教育,

妖精是鬼怪将必然带来灾难。

金猴王奋勇挥起金箍棒,

澄清了天地的万里尘埃。

今天我们要欢迎孙悟空这位齐天大圣,

只因为妖魔重新又到来。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赏析

毛主席这首诗是和郭沫若所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而作。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浙江绍兴剧传统剧目。1961年10月上旬,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了浙江绍剧团演出的这一剧目,多次鼓掌表示赞赏。10月18日,郭沫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也观看了这出剧。演出结束后,绍剧团的同志请郭沫若提提意见,郭沫若就在25日夜作七律一首赠予剧团,结合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斗争,表达了自己的观感。郭诗的主题是反对当时所说的现代修正主义,即前苏联的赫鲁晓夫集团。但诗里将唐僧当作批判、打击对象(郭原诗中的一句:“千刀当剐唐僧肉”),混淆了原剧中人物的敌友关系,持论不甚妥当。不久,毛主席在广州读到了郭沫若的诗,并于11月17日和诗一首,在表现出与郭诗相类似的主题之同时,对原诗中的偏激观点,即“千刀当剐唐僧肉”作了纠正。第二年1月6日,郭沫若在广州读到了毛泽东的和诗,欣然接受了毛主席关于“僧是愚氓犹可训”的观点,接着于当日步毛主席和诗的原韵又作了七律一首。毛主席读了他的这第二首诗后,写信给郭沫若:“和诗好,不要‘千刀当剐唐僧肉’了。对中间派采取统一战线政策,这就好了。”因郭沫若第二首和诗中已将唐僧的形象彻底调整过了:“僧受折磨知悔恨”,也就呼应了毛主席的“僧是愚氓犹可训”的意见。

诗人相互间的唱和,自古以来频频不绝,但应酬奉承之词甚多。而作为一代伟大领袖的毛主席却不是这样,他在唱和中将自己的不同观点极其鲜明地表达了出来,还帮助了郭沫若同志更仔细地明辨是非。

毛主席在这首诗中层次分明地亮出了他对三种不同的人的各自态度。

一是对“妖精”即妖魔鬼怪,即全世界一切反动派,应毫不手软,因为这些“鬼域必成灾”,所以要打击,彻底打击,直至全歼。

二是对唐僧,即中间派,应该“犹可训”即是可以教育好的,可以争取的,可以团结的革命力量。

三是对孙悟空,这位齐天大圣,当然应该热烈欢迎了,“今日欢呼孙大圣”,只有这位金猴王奋起千钧棒,才能扫除一切害人虫。

从以上三种态度看,我们不由得又想到了毛主席曾说过的至理名言:“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一个革命的首要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一切才好办了。与此同时,毛主席还一贯提倡建立“统一战线”,即尽可能地,最大范围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共同对付敌人。

所以我们通过这首七律,也认请了“孙大圣”是朋友,“唐僧”是中间派,“妖精”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