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三国志·卷二十五

杨阜字义山,天水冀人也。以州从事为牧韦端使诣许,拜安定长史。阜还,关右诸将问袁、曹胜败孰在,阜曰:“袁公宽而不断,好谋而少决;不断则无威,少决则失后事,今虽强,终不能成大业。曹公有雄才远略,决机无疑,法一而兵精,能用度外之人,所任各尽其力,必能济大事者也。”长史非其好,遂去官。而端征为太仆,其子康代为刺史,辟阜为别驾。察孝廉,辟丞相府,州表留参军事。

马超之战败渭南也,走保诸戎。太祖追至安定,而苏伯反河间,将引军东还。阜时奉使,言于太祖日:“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西州畏之。若大军还,不严为之备.陇上诸郡非国家之有也。”太祖善之。而军还仓卒,为备不周。超率诸戎渠帅以击陇上郡县,陇上郡县皆应之,惟冀城奉州郡以固守。超尽兼陇右之众,而张鲁又遣大将杨昂以助之,几①万人,攻城。阜率国士大夫及宗族子弟胜兵者千余人,使从弟岳于城上作偃月营,与超接战,自正月至八月拒守而救兵不至。州遣别驾阎温循水潜出求救,为超所杀,于是刺史、太守失色,始有降超之计。阜流涕谏日:“阜等率父兄子弟以义相励,有死无二。田单之守,不固于此也.弃垂成之功,陷不义之名,阜以死守之。”遂号哭。刺史、大守卒遣人请和,开城门迎超。超入,拘岳于冀,使杨昂杀刺史、太守。

阜内有报超之志,而未得其便。顷之,阜以丧妻求葬假。阜外兄姜叙屯历城。阜少长叙家,见叙母及叙,说前在冀中时事,放欷悲甚。叙日: “何为乃尔?”阜日:“守城不能完,君亡不能死,亦何面目以视息于天下!马超背父叛君,虐杀州将,岂独阜之忧责,一州士大夫皆蒙其耻。君拥兵专制而无讨贼心,此赵盾所以书弑君也。超强而无义,多衅易图耳。”

叙母慨然,敕叙从阜计。计定,外与乡人姜隐、赵昂、尹奉、姚琼、孔信,武都人李俊、王灵结谋,定讨超约,使从弟谟至冀语岳,并结安定梁宽、南安赵衢、庞恭等。约誓既明,十七年九月,与叙起兵于卤城。超闻阜等兵起,自将出。而衢、宽等解岳,闭冀城门,讨超妻子。超袭历城.,得叙母。叙母骂之日:汝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天地岂久容汝,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视人乎!”超怒,杀之。阜与超战。身被五创,宗族昆弟死者七人。超遂南奔张鲁。 (选自《三国志·卷二十五》)

注释:①几:接近

4、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法一而兵精,能用度外之人

一:统一,一致

B.察孝廉,辟丞相府,州表留参军事

表:上表

C.太祖善之,而军还仓卒,为备不周善

为:认为……对

D.阜内有报超之志,而未得其便

报:报答

5、下列句子中,全都表现杨阜有远见卓识的一组是( )

①袁公宽而不断,好谋而少决;不断则无威,少决则失后事,今虽强,终不能成大业。

②若大军还,不严为之备,陇上诸郡非国家之有也。

③弃垂成之功,陷不义之名,阜以死守之.

④君拥兵专制而无讨贼心,此赵盾所以书弑君也。

⑤超强而无义,多衅易图耳

⑥汝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天地岂久容汝

A.①②⑤   B.②③④   C.①④⑤   D.④⑤⑥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杨阜出使许都回来后,对袁绍和曹操作出了恰当的评价,受到曹操的肯定,被任命为安定长史,但他不愿做,弃官离去。

B.马超在羌、胡一带甚得人心,以至很快兼并了陇西的军队,后攻打下冀城,拘押了杨岳,并杀了刺史、太守。

C.姜叙在母亲与杨阜的劝说下,同意同讨伐马超。他们在卤城一同起兵,杨岳等人在冀城响应,最后夺取冀城,逼走马超。

D.马超听说杨阜等人起事,自己率领军队出战。马超袭击历城,。姜叙的母亲被抓。但她宁死不屈,最终被杀害。

7、把文中划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太祖追至安定,而苏伯反河间,将引军东还。(3分)

 

(2)超尽兼陇右之众,而张鲁又遣大将杨昂以助之,几万人,攻城。(3分)

(3)守城不能完,君亡不能死,亦何面目以视息于天下!(4分)

4.D(报,报复)

5.A(③表明杨阜的守城决心,④是劝说姜叙起兵的话⑥是杨阜岳母说的话)

6.A(杨阜被任命为安定长史不因为对袁绍和曹操作出了恰当的评价,受到曹操的肯定,因果关系不对)

7.(10分)

①太祖追到安定,而苏伯在河间反叛,太祖将要率军回东面去。 (3分。省略调序“引”“东”各1分)

②马超兼并了所有陇西的军队,张鲁又派大将杨昂来帮助他,接近一万人,攻打冀城。(3分。“兼”“众”“以”各1分)

③守城没有使城没有保全,上司(刺史、太守)被杀而自己又没有为之死节,还有什么 面目在世上活下去!(4分。“全”、“死”、“视息”、倒装句式各1分)

附:文言文参考译文

杨阜,字义山,.是天水冀城人。以州从事的身份作为凉州刺史韦端的使者到许昌拜见曹操,被任为安定长史。杨阜回来后,关西各位将军问袁绍和曹操将谁胜谁败,杨阜说:“袁公宽厚但不果断,喜好谋略但缺乏决策,不果断就没有威严,缺乏决策就会误事,现在他虽然强大,但最终不可能成就大业。曹公有雄才远略,决断应变毫不犹豫,法令统一而军队精良,能使用不循常规的人,所任用的人都各尽其力,他必定是能成大事的人。”长史不是他喜欢的官职,于是就弃官而去。韦端征召他任太仆,韦端的儿子韦康代父任刺史,征辟杨阜为别驾。被举为孝廉,征召为丞相府官员,州中上表请求把他留下来参赞军事。

马超在渭南战败,.逃走退守到西北诸戎族中。太祖追到安定,而苏伯在河间反叛,太祖将要率军回东面去。杨阜当时正有使命在军中,对太祖说,“马超有韩信、英布的勇猛,甚得羌、胡各族人之心,西部的州郡都害怕他。如果大军回去,不进行严密的戒备,陇地诸郡就要失去。”太祖认为他说的正确,但回军很仓猝,防备不周密。马超率领各部族的头领来袭击陇地的郡县,这些郡县都响应他,只有冀城聚集州郡的兵力坚守。马超兼并了所有陇西的军队,张鲁又派大将杨昂来帮助他,接近一万人,攻打冀城。杨阜率领城中的士大夫和自己宗族的子弟精兵一千多人,让堂弟杨岳在城上建立半月形的营寨,与马超接战,从正月至八月一直坚守,但没有援兵来到。州中派遣别驾阎温沿着河水潜出求救,被马超所杀,于是刺史、太守恐惧失色,开始有投降的计议。杨阜哭着劝谏说:“我们率领父兄子弟以道义相激励,除了死没有另外的打算。过去田单守城,也没有比这里更牢固。(投降是)放弃马上就要到手的成功;并陷入了不义的名声中,我要以死坚守。”于是就大声哭喊。刺史、太守最后还是派人请求停战,打开城门迎接马超。马超进城后,把杨岳拘押在冀城,派杨昂杀了刺史、太守。

杨阜心中有向马超报仇的志向,但没有得到机会。不久,杨阜以丧事为由请求给予埋葬妻子的假期。杨阜的妻兄姜叙屯守在历城。杨阜年幼在姜叙家长大,见到姜叙和他的母亲时,说起前些时候在冀城中的事,非常悲痛。姜叙说,“怎么你这么悲伤?”杨阜说;“守城没有守住,刺史、太守被杀而自己又没有一起死,还有什么面目在世上活下去!马超背叛父亲和国君,虐待杀害州中将领,这难道仅仅是我的忧虑和责任,一州的士大夫都蒙受了耻辱。你统兵独据一方,却没有讨伐叛贼之心,这与过去赵盾被记载为弑君是一样的。马超强不但没有道义,内部有很多分歧,是容易对付的。”姜叙的母亲受到感动,命令姜叙听从杨阜的计策。计议确定后,他们又与同乡人姜隐、赵昂、尹奉、姚琼、孔信,武都人李俊、王灵共同计划谋略,商定了讨伐马超的期约,杨阜派堂弟杨谟到冀城告诉杨岳,并交结安定的梁宽、南安的赵衙、庞恭等人。誓约明定后,建安十七年(公元2 1 2元)九月,杨阜与姜叙在卤城起兵。马超听说杨阜等人起事,自己率领军队出战。而赵衙、梁宽等人释放杨岳,关闭了冀城城门,去讨伐马超的妻子儿子。马超袭击历城,抓到姜叙的母亲。姜叙的母亲骂他说:“你这个背叛父亲的逆子,杀害君王的强盗,天地难道会长久容纳你,你不早死,还敢有脸见人吗?”马超发怒杀了她。杨阜与马超交战,身上受了五处伤,他族中的兄弟死了七人。马超于是向南投奔张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