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永厚老兄 阅读训练及答案

三、美文赏读

永厚老兄

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幸运的,因为我有永厚老兄。

他生于1929年,我生于1954年,掰着指头算一算,他狠狠大我25岁,但我依旧叫他老兄:永厚老兄——永厚老兄——我总是这样大声叫他,他也居然满口答应,在信里。

有时,我也感到讶异,从相交到现在,与他仅仅见过一面。真的只见过一面吗?摸着自己的脑壳自问,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回答:真的只见过那么一面。

那是在去年,也就是2000年,7月份,他到长沙来上电视,搞捐助,献爱心。他是画画的,当然很有名,不然,人家不会请他。人家请的是大画家,请的是黄永厚先生,就像我请他为《书屋》画画。

遗憾,我却不懂画。我只是觉得他画得怪,画得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喜欢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我觉得与其他人不一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他的字,每次都看出我一身汗,连猜测带蒙,好久好久,才算大致弄个明白。我还曾把他的字,掩去落款,复印了,让一些书界的朋友看,他们竟也和我一样,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最后大都这般结论:这个人,不得了,行草篆糅在一起了,不是个疯子,就是位大家!

到底是疯子还是大家,不知道,也不好说。不管是什么,他是我的永厚老兄。我喜欢我的永厚老兄。

永厚老兄是关爱我的。他对我的这种关爱,除了写信,就是画画。画画支持《书屋》,画画给我鼓励,画画逗我哈哈一笑,使我不觉人生寂寞,并对前路再添信心。最近,他又寄我一画,画很窄且很长。画面上除了一首诗,几个印,只有一只大鹏展翅,背负苍天,俯视人间。整个画面的80%,都被那巨大的翅膀盖住。翅膀下的那首诗,是谭嗣同的《晨登衡岳祝融峰》。那字,自然又让我连猜带蒙地琢磨了好久,结果只看.出后两句,前两句终归蒙不出来,只好打电话请教于他。诗是从大鹏的角度看的:“地沉星尽没,天跃日初熔,半勺洞庭水,秋寒欲起龙。”我为这构图而叫绝,更为这画意所震撼。我在画前站了很久,心里竟涌出许多图像,热血也跟着沸腾起来。我想我也应写几句,记下自己看画的心情。我当时是这样写的:

升起来了

那只鸟

像遮天盖地的滚滚雪霆

每扇一下

一阵飓风

天地万物都为之动容

翅尖撩起的江河之水

铺成化雨积雪的飞云

转眼,又突然无影无踪

好似消失的某个梦

真的飞过了一只鸟吗

有人在揉着眼睛问

很明显,我和永厚老兄不同。永厚老兄是开朗的、豁达的,无论是人还是笔。而我总免不了一点忧郁。我知道这样不太好,想改也一下改不掉。这就是性格使然吧。

14.文章开篇即说:“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幸运的,因为我有永厚老兄”,为什么?

15.请分别概括出黄永厚先生字和画的特点。

字:

画:

16.第二段中有两个词:“狠狠”和“居然”。请问将这两个词删去后,文章的表达效果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17.文中有两首诗,一为古体诗,一为现代诗,这两首诗的意境有何异同,选一个角度简述之。

18.读完这篇文章,你对文人间的友谊有何看法。

14、尽管年龄相差很远,尽管只见过一面,但作者因有永厚老兄而觉得幸运。在作者看来,永厚老兄是关爱他的,写信问候他,画画给他支持和鼓励,使他不觉人生寂寞,并对前路再添信心。 15.字:行草篆糅在一起;难辨。画:和其他人不一样;怪。 16.“狠狠”表现了两人年岁相差很大;“居然”表现出人意料。这两个词不能删去,因为删去了不足以表现两人深厚的友情,特别是永厚老兄对“我”的关爱。 17.这两首诗同为一幅画所题。古诗从大鹏的角度写,表现大鹏展翅的雄伟气势,现代诗照应了古诗的诗意,但诗中多了一份忧郁和不自信。 18.合理成文即可。如:真正的友谊不在于年龄的差异,而在于“一颗心在两个身体里”。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