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屈原“渔父”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搅浑)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吃)其糟(酒糟)而啜其醴(淡酒)?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洁净),受物之汶汶(玷辱)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打桨)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1)请用自己的语言,概括屈原和渔父各自的处世态度。(3分)
屈原:不论世人怎样污秽,始终保持高洁,绝不同流合污。渔父:随波逐流,或灵活处世,随机应变,巧妙利用外物
(2)请就渔父的处世观念,结合当今现实,写一段评论文字。(200字左右,9分)
参考观点:不可随波逐流//应随机应变,巧妙利用外物//应该学会适应环境//保存自身,待机而动(评分时侧重文理,观其是否谈及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