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王珪,字禹玉,成都华阳人...阅读附答案

王珪,字禹玉,成都华阳人。举进士甲科,通判扬州。吏民皆少硅,有大校熳不谨,摔置之法。王伦犯淮南,珪议出郊掩击之,贼遁去。召直集贤院,为盐铁判官、修起居注。接伴契丹使,北使过魏,旧皆盛服入。至是,欲便服,妄云衣冠在后乘。珪命取授之,使者愧谢。遂为贺正旦使。进知制诰、知审官院,为翰林学士、知开封府。遭母忧,除丧,复为学士,兼待读学士。

嘉祐立皇子,中书召珪作诏,珪曰:“此大事也,非面受旨不可。”明日请对,曰:“海内望此举久矣,果出自圣意乎?”仁宗曰:“朕意决矣。”珪再拜贺,始退而草诏。欧阳修闻而叹曰:“真学士也。”

始,珪之请对而作诏也,有密谮之者。英宗在位之四年,忽召至蕊珠殿,传诏令兼端明殿学士,锡之盘龙金盆,谕之日:“秘殿之职,非直器卿予翰墨间,二府员缺,即出命矣。曩有谗口,朕今释然无疑。”珪谢曰:“非陛下至明,臣死无日矣。”

元丰官制行,由礼部侍郎超授银青光禄大夫。五年,正三省官名,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蔡确为右仆射。先是,神宗谓执政曰:“官制将行,欲新旧人两用之。”又曰:“御史大夫,非司马光不可。”珪、确相顾失色。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曰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帝尝欲召司马光,珪荐俞充帅庆,使上平西夏策。珪意以为既用兵深入,必不召光,虽召,将不至。已而光果不召。永乐之败,死者十余万人,实珪启之。

八年,帝有疾,珪白皇太后,请立延安郡王为太子。太子立,是为哲宗。进硅金紫光禄大夫,封岐国公。五月,卒于位,年六十七。特辍朝五日,赙金帛五千,赠太师,谥日文恭。赐寿昌甲第。

(节选自《宋史·王珪传》,有删改)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日/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

B.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日/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

C.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日/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

D.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日/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进士,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会试考取后通过中央政府最后一级考试的人称为进士。

B.除丧,古代居丧期穿丧服。古时官员遇父母去世,须辞官守丧。期满后才可复职。

C.超授,升迁,亦指越等授官。“进知制诰”中的“进”在文中指“晋升’9‘‘提拔任用”。

D.卒,古代指大夫死亡。王珪为金紫光禄大夫,封岐国公。所以他的死被称为“卒”。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王珪担任扬州通判时,很多官吏和百姓都小看他,有个大校对他态度十分轻慢,王珪将他捉拿伏法。

B.王珪做事坚持原则。嘉祐年间确立太子,中书召王珪起草诏书。王珪认为须当面接受圣旨。得到仁宗答复才起草。被欧阳修高度称赞。

C.王珪妒嫉司马光受宠。他担忧司马光受宠而威胁自己的相位,于是听从蔡确的计谋让司马光不奉召,造成永乐兵败,死者十余万人。

D.王珪拥立哲宗受到优待。神宗患病,王珪请求拥立哲宗。王珪被赏官封爵。死时,哲宗特意停止上朝,追赠太师,赐予上等住宅。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至是,欲便服,妄云衣冠在后乘。珪命取授之,使者愧谢。(5分)

(2)“曩有谗口,朕今释然无疑。”珪谢曰:“非陛下至明,臣死无日矣。”(5分)

参考答案:

10.B(原文标点:,珪忧甚,不知所出。确曰:“陛下久欲收灵武,公能任责,则相位可保也。”珪喜,谢确。)

11.B(除丧:守丧期满,脱去丧父)

12.C(“司马光不奉召”并非“蔡确的计谋”,而是王珪自己的判断,“永乐兵败”也与蔡确无关)

13.(1)到这时,使者想穿着便服进入,并谎称衣服都在后面的牢里.王珪让使者取来给他,使者惭愧道歉。

(2)“以前有人进谗言,朕今天全部消除没有任何怀疑了。”王珪跪谢说:“不是陛下十分英明,我就活不了几天了。”

译文

王珪字禹玉,成都华阳人,后来迁移舒州。曾祖王永,事奉太后任右补阙。吴越奉献土地,王珪受命前去平均赋税,到后全部免除各种没有名目的赋税,老百姓都感激涕零。回到京师,有人说他废除了许多赋税地租。太宗质问他,他对答说“:让新依附的邦国,蒙受天子的仁德恩惠,臣下虽然因此获罪,至死也不遗憾。”太宗十分高兴。

王珪很小就奇异警敏,语出惊人。从兄王琪读他所作之赋,赞叹说:“骏马刚出生,就有千里的志向,只是还未强壮罢了。”推举进士甲科,通判扬州。官吏和老百姓都小看他,有大校轻慢不谨慎者,王珪将其捉拿伏法。王伦进犯淮南,王珪建议出兵郊外偷袭他,敌贼逃走。奉召任直集贤院,为盐铁判官、修起居注。接待陪伴契丹使者,经过魏地,旧例都是穿着正服进入。到这时,使者想穿着便服进入,并谎称衣帽都在后面的车里。王珪让使者取来给他,使者惭愧称谢。于是任贺正旦使。又任知制诰、知审官院,为翰林学士、知开封府。遇到母亲谢世守丧,丧期满后,又为学士,兼侍读学士。

嘉祐年间确立皇太子,中书召王珪起草诏书。王珪说:“这是重大的事情,不当面接受圣旨不行。”第二天请对,说:“全国很久以来就希望皇上这样了,果真是皇上本人的意思吗?”仁宗说“:朕的意向已决定了。”王珪再次跪拜称贺,开始退朝而起草诏书。欧阳修听后感叹说“:真正的学士。”

开始,王珪请对而起草诏书,有人暗中诬陷他。英宗在位第四年,突然在蕊珠殿召见王珪,发布诏书令兼任端明殿学士,赏赐盘龙金盆,并告谕王珪说:“秘殿的职务,并不是把你安置在翰墨之中,二府缺员,就立即任命了你。以前有人进谗言,朕今天全部消除没有任何怀疑了。”王珪跪谢说:“不是陛下十分英明,臣下就活不了几天了。”

元丰年间颁布官制,王珪由礼部侍郎破格授职银青光禄大夫。元丰五年(1082),正三省官名,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蔡确为右仆射。在这之前,神宗对执政者说:“官制将实行,打算新旧人共同任用。”又说:“御史大夫,非司马光不行。”王珪、蔡确互相观看面容变色。王珪十分担忧,不知道这是怎样决定的。蔡确说“:陛下早就想收复灵武,你如果能承担责任,这样就可以保住相位了。”王珪高兴,向蔡确道谢。神宗曾想召见司马光,王珪推荐俞充统率庆州,让他敬献平定西夏的谋略。王珪认为派兵深入敌境,一定会不召见司马光,即使被召见,也将不会前来。不久司马光果然不奉召。永乐兵败,死者十余万人,实际上是由王珪开启的。

元丰八年(1085),神宗身患有病,王珪告诉皇太后,请求立延安郡王为太子。太子继立,这就是哲宗。任王珪为金紫光禄大夫,封岐国公。五月,王珪死在任上,终年六十七岁。哲宗特地停止上朝五天,资助五千金帛办丧事,追赠太师,谥号为“文恭”。赐予寿昌上等的住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