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灵异之白衣女鬼

  夜深了,龙童彦将门上锁,窗户关好,躺床上看了一会微信动态,又和几个哥们聊了一会,关掉手机,光掉台灯,睡觉。

  今天出去应酬多喝了几杯,开车如同开飞机,路上发生的事,叫他此刻还是心有余悸。

  龙童彦很快的睡着了,毕竟喝的太多白酒,一天,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阻挡不了酒精作用下的深沉睡去。

  龙童彦睡的很香。

  房间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突然的,三个白影,从关好的窗户悠悠的飘泄进龙童彦的床前。

  龙童彦睡的正香。

  那三个白影,没有头颅,只有三件白衣在龙童彦床前飘来飘去。

  那三个白影中的一个白影,伸出一只手,掀开盖在龙童彦双腿上的雪白被子,拿起龙童彦右腿“咔嚓,”一声,白影将龙童彦的右腿扯了下来,血滴答滴答的刺破夜的漆黑死寂。

  白影将龙童彦的右腿随手从关好的窗户扔了出去。

  白影又走到已缺了一条右腿的龙童彦身边,拿起龙童彦的左腿,“咔擦”一声,那左腿又血淋淋的,滴答滴答的,被从关好的窗户扔了出去。

  龙童彦依旧安详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那扯断龙童彦左右腿的白影,倏的站在一边,似乎在给其他两个白影也做点什么事。

  那两个白影似乎懂了那个白影的用意,她们倏的一个漂浮在龙童彦的胸膛前,一个倏的飘逸到龙童彦的前额面前,像是在吸食龙童彦的阳气。

  漂浮在龙童彦胸膛前的那个白影,“唰”的将手插入龙童彦胸膛里面,如同长剑透穿龙童彦的胸膛,只听黑夜龙童彦的胸膛里发出丝丝的断裂声,胸膛内血液流淌的哗啦啦声叫人不寒而栗。

  白影倏的缩回手,手里拿着龙童彦的心脏,心脏血淋淋的,还在“鼓动鼓动”的跳着,很多的心脏窟窿冒着热气鲜红的血滴答滴答的染红龙童彦盖的被子。

  白影慢慢的握紧左手,她手心里龙童彦的心脏则也慢慢的扭曲变形,白影倏的一用力握紧左手,那手心里的心脏则顺着白影的五指缝隙流淌掉。

  那另一个白影伸出漂浮的双手,“咔嚓”将龙童彦的脖颈扯了下来,脖子的血则滴答滴答的染红了龙童彦雪白的枕头。

  “啊!”龙童彦满身大汗,从床上爬起来,阳光已流淌满房间。

  龙童彦拉开卧室的窗帘,拿起必备的证件,去了当地的派出所。

  原来,昨晚深夜,龙童彦开车无意中撞到三个身穿白风衣的年青女子,他惊慌失措的驾车离开了现场,根本不知道,那三个女子到底怎么样了,甚至在迷迷糊糊地酒精作用下,都搞不清到底撞到的是人还是什么。

  一夜的噩梦,龙童彦考虑再三,决定出门。

  龙童彦到了派出所,经过调查,原来昨晚没有发生任何的车祸,而是龙童彦将三个修路的辨识牌子撞翻了。

  龙童彦酒喝的迷迷糊糊地将修路的标识牌看成了三个白衣女子。

  龙童彦因酒驾被相应的处理了。

  之后。

  龙童彦走出派出所,回忆梦里的三个白衣无头女子,回忆来回忆去的,怎么三个白衣女子都像是一个女子。

  龙童彦跑着来到一家做蛋糕的食品厂,冲进生产车间。那些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人都看着龙童彦。

  龙童彦走到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子面前,笑着说:“下班我们一块回家,我差点把你丢了。”

  女子也笑带泪花“嗯”了一声。

  这是他们离婚后第一个夜也是第一个白天发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