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可能是“历史”

   若在时代电影中的战争烽火中的爱情是传世佳话,我穷尽我的想象力将眼前的小村庄与那个年代切实的联系起来。

   在这个田野的池塘边,可能一个素布青衫的姑娘与往常一样在河边洗着衣服,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带着乡音:“乡里在征兵,我要走了……”我想以他们的思想基础并不会对历史河轮扭转时候激起的战争“涟漪”有多少认识或者理解。所以,他们懵懂的相信了彼此。

   等时间慢慢的过去,即使是偶尔想起心里的承诺,也是会真诚的期待着。应该后来,姑娘可能不时在四处大厅着前方的消息,不识字,不懂战争,只是一味请着询问求每一个可能知道点前方消息的人。过一阵子,可能乡长或哪个外地回来的人带来一个她不知多大的消息,“要死人的,兵荒马乱的要逃难了……”她裤裤等待的情郎和到来的消息是她有些不安了,可是年轻的承诺毕竟是承诺,还是会不安中相信。

   过去的日子已经超出了姑娘可以用知道的数来记忆的范围了,但心里一直相信着他会回来。再许多的日子过去,几个弟弟妹妹即使生活极其拮据,但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国难时期的日子,使全家人惶恐,心里只想着怎么自保糊口,只有姑娘心里多了一个不敢想的疑问和一个承诺。

   男子上了战场,经过了胆怯,恐惧,笨拙的日子。可能成长成了战士们心中能扛事的班长。但即使是战士,有时也会在一丝闲暇中想起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或许在与敌人僵持的晚上,坐在战壕里把她的赠物拿出来看看,轻轻的抚摸着。

   可战争不是童话——甚至那个年代连童话这个词可能都没有。姑娘等来的是情郎的衣物,或只有一个牺牲的消息……

  那年总是在河边洗衣服的姑娘,和远远边擦汗边看着她的傻笑男子,也变成只存在于以为妇女心中的一个画面,永远只是一个画面。后来她时常忍不住想起,但却压制住了心里的一丝涟漪。

   是的,那个纷乱无情的年代。是姑娘慢慢过滤记忆。使有情郎葬入了异乡土。使太多太多的相爱被时代碾碎到无奈和无望。就像一个姑娘,后来学会压住想起往事的心情,只在无人时抬头轻轻叹息。即使很多这样悲痛的故事,这个时代的年轻还是不懂爱情。可能我无法理解它变成无聊的消遣吧。感触最深的领悟就是,把现实当童话的是他们,把现实当成险恶丑陋的也是他们,如此来回往返,孜孜不倦。

   再没有那么多悲痛的故事,再没有那么多纯真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