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爱,就在身后

   男孩狠狠地甩掉女孩的手,一个踉跄,女孩”呯”地一声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瞬时,一股鲜红的血水顺着脸庞直流而下,她捂着伤口痛苦地呻吟着, 男孩轻蔑地望着女孩,从包里拿出一些钱扔在女孩的面前: 这些钱够你看医生了吧?从此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我对你已经没有兴趣了,你真是让人心烦。说完一个转身自顾自地走了,女孩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阵刺痛,流着眼泪顺手一把抓住地上的钱掷向男孩:滚!你给我滚!我看错了你,你这个浑蛋,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女孩连死的念头都有了,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她是多么地后悔,当初男孩追她的时候,好姐妹曾暗示过她男孩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可是她却是很享受男孩所带来的浪漫,每一天男孩总能变魔术一般从手里变出她最喜欢吃的糖果和几朵鲜艳的玫瑰花,也总能给她买些她最喜欢的小饰品,都说女人天生喜欢逛街,男孩总是在空闲时间带着女孩走入那些高档商场,只要女孩有意哪一件商品,男孩总是很爽快地为她买下,她以为男孩就是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在一次酒后,经不住男孩的死缠烂磨,她将一切都献给了男孩,从那以后的半月,男孩夜夜求欢,可是就在前些天,男孩不再找女孩了,也不主动联系女孩,女孩好不容易联系上了男孩,男孩在电话里只是冷漠地说了几句彼此不合适分手之类的话就挂断了电话,女孩不甘心辗转找到了男孩一问究竟,没想到落得个如此的局面,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玩弄感情的人真的会在刚开始就是爱得死去活来?难道真的只是需要爱过、睡过、抛弃过就行了吗?女孩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时,从不远处跑来一个人,他俯下身来着急地对女孩说:“雪梦,你流了好多的血,快到医院去包扎一下,快起来。”女孩闻声抬起那泪眼濛眬的双眼,发现那人是男孩的一个朋友小旭,女孩摇了摇头说:“你也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你也走,我不想看见你们,臭男人没有一个是个好东西,我就算死了也不关你们的事,走啊……”

   小旭也不说什么,他知道女孩此刻的心情一定是糟透顶,能够将天下的男人一棍子打死,说都不是好东西,由此可见她心灰意冷到了何种程度,他明白女孩此时是不听他劝的。突然做了个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乘女孩不备一个起落便将她扛在了肩上,快步跑向了不远的医院,任凭女孩在肩上撕声力竭地喊叫……

   包扎完伤口,女孩坐在凳子上还是低低地抽泣着,小旭静静地呆在女孩的旁边,他好几次欲言又止,可在他的眼里,透露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爱怜、一丝悲伤。

   小旭一直等到女孩的家人来接才离开, 女孩回家后把自已关闭在书房。第三天,女孩接到了小旭的电话,他约女孩在情缘茶吧见面,说有重要的事要向女孩讲。

   茶吧临窗的角落, 小旭向女孩说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小旭和男孩在同一次同学聚会上同时认识了鹤立鸡群的女孩,他当时就被女孩的天真烂漫、落落大方所打动。后来,当他未来得及向女孩表白时,发现男孩已经捷足先登,可做为朋友,小旭心里最清楚男孩不是认真的,因为男孩曾经对自己说过,他要用尽一切完美的手段要将女孩弄到手,然后再找一个借口将女孩甩掉。每当男孩向小旭说起了与女孩的进展时,他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大的失落感,有许多次他总是远远地注视着女孩的身影,一直为女孩担心着。就在上一次他告诉她男孩的所在地时,他也是一直跟在女孩的后面,看到女孩受伤并一个人无助地哭泣着时他实在忍不住了……

   女孩睁大着眼睛看着小旭,好像跟本就是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小旭被瞧得满脸通红,他品了一口红茶,咳了咳掩饰着自已忐忑不安的心情。

   "可是……”女刚欲说话就被小旭打断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在顾虑着什么,更知道你在担心着什么,其实让你这么受伤我也有一半的责任,我现在也很后悔,当初我就应该偷偷地告诉你,可话说回来,我并不在乎你们以前的事,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但那些过去并不能左右着将来的一切,虽然我不够好,但是我绝对是出于真心的,我早已想好了,如果我们能在一起,我会带你离开这个地方。也许在旁人看来,这次表白有点迟,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考虑……

   女孩从来没有想到经过这么大的变故小旭还是对自己一往情深,只是在心里感觉到有点不妥,但究竟什么地方不妥,自己也说不出来……

   接连几天小旭都是往女孩家里跑,他极力说服着女孩及其父母,女孩的父母也看到了女孩上段感情的影响,在附近也难再找到一户好人家了,看到小旭为人不错,最终答应他带女儿走,可是一想到女儿要离开自己的身边,心里也是千万个不舍。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女孩挥泪告别了父母,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和男孩从此走上了经商之路。次年春节,女孩带着儿子和小旭一同回到了家里和父母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