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偶尔会想起的你

  很遗憾,我没有太完整的故事,可就在某一偶尔的时刻,那些故事残片却亮晶晶地闪着光芒,骤集成雪,擦亮了那片空蒙的记忆。

  课上,老师大谈特谈什么国际政治与经济、世界文明史啊之类的,我听得是一分兴奋二分敬佩三分吃力四分倦怠,长此以往,不太喜欢做梦的我却练就了一套本领——“神游”,当然,课后我是十分“后悔”。

  恍惚中,一个模糊的眼神却鲜活地闪现在我的脑海,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我相信自己读懂了它——欲言又止。尽管,我们对于彼此的了解只不过是知晓对方的名字而已。

  曾经,我们近在咫尺,我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一个眼神,我承认,那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很多次,我真想扭过头去问:“嗨,你到底想怎样啊?”几年后的今天,我非常庆幸自己还不至这般脑残。

  不同思想层次的人,迟缓的往往会被前卫的所“同化”,我称这为“被迫成熟”。本人就是这种模式下的实验品,当然也是牺牲品。知道那种入口甜蜜余味苦涩的感觉吗?

  来不及道别,不,还犯不着道别时,那个眼神就倏地消失了。那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愚弄了一样,很想笑,我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甚至找不出理由产生附加情绪,就这样,天各一方。

  我不能接受人间会有没有结尾的故事,我越来越期待会有人给这个说不上故事的故事“续上一笔”,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我了。

  如何让那般优秀而又富有才情的人遇见我呢?噢不,错了!应该是,我该以哪种方式重新走进那个优秀而又富有才情的人的视线呢?

  低调的人应低调行事,假如真有那么一天。

  智商、情商都让人羞于一提的我势必将“路人甲”作为第一选择,就这样,我换来的是对方不曾回头的擦肩而过,我想我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或许,N年后的重逢全然只是一场邂逅,两个头发斑白、牙齿掉光的老人在戏说自己的青葱岁月时方才忆起……

  有时,我在想或许确实有那么一个人曾悄悄来过而并不曾走远,只为在某片天空下静候我的成长,待到时机成熟了就空乘一团云朵,空降到我面前,然后说了一句空话:“你还好吧!”

  不觉之中,我又“神游”了个把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