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玫瑰色的聚会

  几个月的省骨干教师培训班就要结束了。我们来自同一个市的五个同学破例在学院招待所的餐厅包了一个单间,这既是对紧张学习的最后放松,也是唯一的聚会,我们借此凝聚一下刚熟识又别离的同乡同学之谊。

  小赵、小许、小张都是30刚出头小伙子,小巩是30刚出头的“小姑娘”。只有我40多了,所以,4个年轻人平时都很敬重地称我“大姐”。我们围桌而坐,每人点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菜,要了几瓶啤酒。一阵推让后,小张先唱了一首《为了谁》助兴,接着,小巩也以她那圆润的美声唱法唱了一首俄罗斯民歌《红莓花开》。说、唱营造了一些气氛,好像这气氛有些俗,小张突然拿出一支红玫瑰插在酒瓶里,提议换个话题:每个人都讲一讲自己的初恋!这可是连同宿舍的人都不肯讲的话题,现在放在酒桌上来讲,真让人有些难为情,但又别有一番情趣。还不错,每个人的脸上顿时都荡漾起了羞涩的但又幸福的笑意。

  小赵打头阵,他说:“我的初恋是在高中时期。那时,我们是同桌,她长得很漂亮,爱学习,不爱多说话。我呢,性格开朗,学习上不大用功,经常抄她的作业。每次要她的作业本时,她总是笑着把本子递给我。时间长了,我就喜欢上了她。但不能让人家老帮我,我是个男子汉,应该在女孩儿面前显出男子汉的气魄!可我能帮她什么呢?我就开始细心观察,看她需要什么。终于有一天,忽然下起大雨,我庆幸自己拿了把伞。放学后,就赶紧把伞递给了她,她不要,我就硬塞给她说‘今天我不走了,用不着。’这样。她才把伞拿走。我窃喜她接受了我的帮助,就叮咛自己:以后可要努力呀!到毕业时,我帮了她不少忙,就胸有成竹得给她写了一封情书,可她很客气地回绝了我。我从头凉到了脚。虽然我没成功,但我不能忘记那段美好的时光。”

  挨着往下轮,该小许了。平时同学们都叫他“思想家”。这几个年轻人中数小许最爱看书,即便是上课,也经常在老师的眼皮底下看书。有一次,老师提提了一个问题让大家回答,几个同学答后,老师又让小许回答,他竟不知老师问的是什么,弄得整个教室哄堂大笑。别说,几个月下来,小许读的书确实比别人多,读书笔记也写得比别人多,思考问题也往往和别人不一样。他爱游历名胜古迹,每逢星期天,他必定和几个同学外出游览。他比较内向,不爱招人眼。有时小张在众人面前多说几句话,回来后,他还会批评小张出风头。他认为做人要少说多做。如果和他谈起话来,他的言语中不乏哲理,加上他长得是标准的白面书生相,再戴上一副近视镜,确实给人一种深邃感。他还乐于助人,很真诚。小许这时也合群了,说起了他的初恋:

  “我刚参加工作时,经别人介绍认识了她。我对她是一见钟情,就决定谈下去。可再次约见时,我在车站等了半天,下车来见我的却是介绍人,他很抱歉地说:‘她不同意’。当时我很委屈,不知自己哪一点配不上她?介绍人说:‘她嫌你太书生气’。那就拉到吧。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很不容易,她却这样看我。”小许还说,当时他都流泪了。就看他现在的认真样,他确实动了情。

  下面该是直爽浪漫的小张了:“我天生喜欢女孩,喜欢欣赏女孩,但这不等于爱。在高中和大学时,我就喜欢和女同学在一起说、笑、玩耍。别人都叫我风流哥,说我是贾宝玉式的人物。其实,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是我一眼就认准的我现在的爱人。我们相恋、结婚了,现在又在一所学校教书,我们很幸福!”

  轮到小巩讲了。这个长得像高中生一样的小妹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别看她人小,可她最喜欢孩子,她曾经在我们几个同宿舍大姐面前戏称:“如果不是计划生育,我会生一群孩子!”她的个子不高,身材也不匀称,但她说:“老天爷是公平的,没给我一个好身材,却给来我一双大眼睛和弯弯的、黑黑的眉毛。”小巩很活泼也很聪明,学什么都学得快,还经常在我们几个大姐姐面前耍小孩脾气。你看她,歪着头开始讲了:

  “那是在初中的时候,一次,一个男孩突然递给我一封信,信上说‘我喜欢你,咱们做朋友吧。’我拿着信跑到老师那里告了一状,我恨死了那个男生”。

  “结果呢?”

  “结果是老师把那个男生很批了一顿”。

  “这就是咱们男生的悲哀!”小赵故作愤恨地说。

  小张也批评了小巩:“咱们规定的是讲自己的初恋,你说的不是你恋别人,而是别人恋你”。小赵马上说:“重来,单击‘开始’,指向‘程序’,不要跑题,想不起来,右单击找‘帮助’。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是一阵笑声。在这里,男生占了上风。小巩不好意思地想了想说:“那就说我开始喜欢的那个他吧。怎么说呢,经别人介绍,我们相处后,他喜欢我,我喜欢他,他经常在没人的时候背着我走路,我对他的感情是背出来的”。又引起一阵大笑。

  是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恋,每个人的初恋又各不相同,但都能给人留下一些美好的或难忘的记忆。这时,班长和副班长推门走进了我们的房间,小赵他们当然不会放过,硬是把这两个人的初恋也掏了出来。正当这些年轻人要把话题转向我时,忽然电灯灭了,一阵乱后,小许点上了一支蜡烛,朦胧的烛光中,我看到了每个人的笑脸,看到了那支红红的玫瑰。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心里的小溪在他们中间开始慢慢地流淌,他们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静静地倾听着……然后是撞击,在共鸣中完成了绝唱。

  我感谢这次玫瑰色的聚会,这是一次坦诚的心灵流露的聚会,它把人们最隐密也是最美好的东西展现给了最好的朋友,这何尝不是一种心灵的释放,又何尝不是人们对美好回忆的一种享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