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错过,你依然美丽了我的梦

  清晨,下了一夜的细雨仍敲打着窗棂,叮叮当当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朦胧的眼,恍惚间,天地一片苍茫,心中一片迷离。我与你的相遇,是一场花事匆匆,梦影迢迢的相遇;,我与你的相守,是一场人在画中行,疏钟送夕阳的悲凄;我与你的重逢,是一场陌上情归去,不知来时路的嗟叹。

  我竟不可思议的喜欢上你,不曾对你有任何的了解,就一塌糊涂的喜欢,喜欢得那么一塌糊涂。推开季节的窗,看阳光点点将温暖蔓延,温润了心底深处的那片柔软;轻拢岁月的薄纱,铺开记忆的画卷,让快乐或忧伤,在风中消散。其实,每个人,不过像沙漠里的一粒尘埃,来是偶然,去是必然,无需埋怨;只管,以最从容的姿态,安之若素,将万千繁华赏尽,携一抹风轻云淡,笑看流年。

  温婉如玉,蕙质兰心,我拿什么来形容你。你是婉约在古典里的女子,带着陶渊明的隐逸,李清照的清静,温温的,润润的,行走在江畔的水乡,书写着飘逸的诗韵;不热烈,不张扬,如同这江南的雨,飘飘洒洒,若有若无,朦胧了我的梦;成熟的胸怀,慈悲的心灵,闲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似水流年,沉淀出你淡淡的清雅,你是个知性并深邃女子。痴迷,是我的心;沉醉,是我的情;魂牵梦萦是我的爱。许多时候,感觉每一滴雨,都是你的泪;许多时候,感觉每一片云,都是你的情;许多时候,感觉每一朵花,都是你的心;许多时候,感觉每一缕风,都带着你的芬芳;许多时候,感觉每一声水响,都是你的轻吟。云水禅心,你在红尘之外,静立成我心中的佛。

  红色玫瑰,已于风中黯然凋落,在荒芜的年华里形成了一道道明媚的伤痕。那日,我用心痛的目光目送你离开,今日,就让我借一丝你昔日深情的目光,送我一程,暖我这季不曾温热的心扉。你我精心筑建的那座花园城市,而今已在我的回忆里坍塌地只余下了半城烟沙。绽放的花,纵有千般娇好,万般妖娆,又怎抵得上你回首一笑双靥如花,又怎抵得上我洞箫一曲倾尽天下?我用真情酿下美酒,邀你共宴,只可惜,这一席未曾饮尽,你却披了夜的苍衣,默然转身,那起身斜过的衣袖,将滴滴难舍的情酿洒了一地,湿了我心。承诺,俨如戏中的台词,还未谢幕就被遗落。一曲枉凝眉,终是乱了心弦,瘦了容颜……

  这世间,唯有爱,让我指尖颤栗;这世界。唯有爱,让夜变得善思;这尘世,唯有爱,让我心上生花,而这一切,只因你。因为有你,我的世界不再寂寞,那一地飘零枯叶,也在脚下有了绵绵的柔软,落花,枯叶,青草总是夹杂在一起,氤氲真淡淡的情思;因为有你,我的文字有了轻灵的翅膀,空灵的意境,浪漫的情怀;因为有你,我的旅途不再孤单,不再一个人看风景,此刻,分明是与你同在;因为有你,就是风雨也温暖。

  曾经,你的一句问候,我反复品读回味,不忍消化,话虽简短,但,却是我最深的温暖;幸福,曾浓烈似酒,把我深深灌醉,一日醒来,快乐如风,幸福如烟。今夜,我独坐空城,反弹琵琶,上天却倾我半城风沙。是不是,人世间爱太深,结局反而不可能?深深地怀念那段幸福的时光,痛并快乐着。不知今夜的相思河畔是否还有人横笛,临风吹一曲乱红,把那雨声约住,将思念打结?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因为一个人,沧海桑田,天涯近若咫尺。而今,一帘幽梦,只为一人编织;满腹痴言,只为一人浅吟。常听人说,如果心是近的,那么,再远的路也是短的。那幸福的彼岸,我还未曾到达,亲爱的你,可如期婉约?

  如果你是一个人,我愿在红尘漫漫,盈盈水间为你把悲伤散去,在岁月年轮间沧海浮生;如果你是一个人,我愿在远巷幽幽,凭栏陌上为你别曲踏行舟,在青山无色间笔走天涯;如果你是一个人,我愿在烟尘婆娑,梦落斜阳为你独饮酒断肠,在醉意阑珊间漫卷泪尽。习惯,习惯了这样来培植自己的信念,带着痴决的心情,带着萦绕耳鼓的话语,带着多年谱写的情节,把其中任何一节插上翅膀都可以远行,可是在那无限温柔的眼神里,在那倾心诉说的言辞里,我不得不折翼,低回徘转。

  我躲在岁月的风尘里,把一些不安和躁动收敛,风,美丽了这一季的风景,水,清清的,一如不着尘埃的灵魂。闭上眼睛,慢慢的书写这一份宁静,累了,该息一息,别再用手抚摸伤口;倦了,挥一挥手,作别昨日的记忆;疼了,舒一舒目光,数一数胸中的沟壑。

  今夜无眠,是你偷走了我单纯的心;今夜无眠,是你走进了我的心间;今夜无眠,是我在深深的思念你。茫茫人海有缘相遇过,相知过,便是最美!有些梦,抱着那么温暖;有些话,吵着那么踏实。如你所说,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景,是沙漠,就种上绿阴;是草原,就放飞心情;是河流,就让水带走伤悲;是森林,就埋葬忧郁。天空是宽阔的,不要把心事堆得太拥挤;山谷是空旷的,既然伫立其中,就要虚怀若谷。

  纵然时光会磨蚀激情,血色浪漫会不可遏止地要染红晴好的天空,也容我在这园子里耕耘过,在这里种着你的名字,你的容貌,你的身影,你的声音,还有你的落寞。如若长别,我们是否还能一起这样平静地走着,偶尔凝视,然后各自简单地生活?如若长别,是否就能心无波澜,心无思念?如若长别,我还是知道,你在那里,你也知道,我在这里,是否就能心如止水?如若长别,也许,我的心疼你会知道,也许,你的寂寞我同样知晓,缘分似水流过时,我们是否还会浅笑?这一世,刻在三生石上的誓言,沐浴了一世的月华与执着,只是为等你。等你,我把花开守成花落;等你,我把月缺守成了月圆,哪怕,我把素颜守成迟暮。是啊,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路窄了,就放慢脚步,路那头一定有更宽的路;路宽了,就多一分留意,留意你脚下的那一方松土。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别人留下的路只是一种方向,你的路,你的方向应该在你心中。

  看你,吟诗风花雪月;听你,赋歌春夏秋冬。尽管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情感的天空。你走了,我流泪,我走了,你心痛吗?我们都不走,十指相扣,这样就能幸福?你挥一挥手,苍白我的天空,我凝宁眉头,你的身影画圆了我的泪珠,不走,我们都回头,执手相看泪眼,这样快乐能否?对于爱情,情深缘浅,缘来珍惜,缘去随意。就如天上的云彩,任你挽留,它同样远去匆匆,也如,秋风里的落叶,即便到了生命的尽头,也会与风同舞。

  遇见,就不再难过;遇见,就不再经过;遇见,就不再……几许年华深处,默默地静守候,那一份来自心底的真情,安自在,简随行。想念的一席相思情眷恋成云雾一般浮华世事,一月清辉的情操占据在我心间,弥漫在心海,浅浅的色变,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弦。沧桑的人生路蜿蜒崎岖。遥远的往事,就让它为灰烬,忘掉本该忘掉的昨天,缱倦在尘世的风里,浮华堆积的年华,我在一生的时间里,曾多次淡忘了季节里的美,唯有回忆,却不见笑容,万千寂寞孤独在心,打乱了缠绵,弦、思年华,那些年华,亦如流水一去不复返,不泣离别泪,不诉却终成伤。流光似水,锦年无寄,凝眸处,你是否也如我一样,将心事尘封在曾经相约的地方?

  过了整个失眠的夏,还有不肯深眠的秋天。我都一一数过,我用水写诗,因为它的温柔;我看云,因为它对我轻轻微笑;我守花。因为它就在我身边;而你,依然是我最不可能抵达的春天。那么远。遥遥的想见你一眼。

  每一个人都会说再见。与落花说,因为花已不红;与落叶说,因为落叶已经成塚;与你说,因为你我已经离别。说再见,其实已经注定不见,一如黑夜与白天,总是错在那一瞬间;说不见,其实泪水早已落满青衫,见与不见,梦已成空。

  今夜而文,抑不住拉开的闸,清浅小字拾捡起共走的足迹,想,串成美好年华,温柔岁月,惊艳时光;想,栽种满园鲜花,芬芳流年,美丽相遇。既然夜已把你我分割成两岸,我在此岸,你在彼岸,滔滔江水洗涤你我的目光。岸上的金柳,绿了希望,瘦了情愁。不是我不想留,是命运之舟早已把我泅度。你走,我会珍藏共度的时光,或许,把这一路的风景留在心上,宠辱不惊,静静的,等你,在来生的路口。经年回眸,那些遗落在风中的伤与痛,于回忆里化作风吟,待到春暖花开,且与你,低斟浅唱,一曲红尘最美,如此,便好!

  错过,你依然美丽了我的梦。我为你错过了很多人,冷淡了很多人,只为一心一意得好好爱你,喜欢你的人很多,不缺我一个,可是我喜欢的人很少,你离开了,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