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你若离去,余生挥坎。

  突然的感动,因为一首歌,因为一句话,似乎又模糊看到幸福的轮廓,似乎又觉得可以这样的活着。

  不甘心被倦怠的感情圈扯,你脸的轮廓似乎又浮现在我睡梦后面的那片天空。

  于是开始不拒绝有你的梦,不拒绝被伤害,不掩饰残留在枕间的潮湿是因为一个关于欺骗的梦境。

  一切都在那里,我放弃了那份属于我的堕落,也许你曾暗嘲过我是这样反复无常,也许你曾因为我爱的丢盔卸甲而得意,也许你曾怀疑我说忘记后的决心有几许。

  是的,我矛盾的小纠结怎么可能逃得过即使你无意的探究。

  我清澈见底的心思,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心思。

  我想小心地赋予它们迷惑世人的屏障,我幻想着你会想了解……

  可是当它们轻易被你揭穿,犹如赤裸找不到衣服的我那么窘迫无力的等你宣判,幻想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开始了我歇斯底里的书写,开始了我的盼望,我的想念,我的无可奈何,我的恐惧没有安全感,我一边骄傲的告诉那些已经对生活对爱情麻木不信的人,你们看这个血库是跳动的……听这个频率就知道我有多在乎。

  你看着我……

  一切随意,我只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只想像现在一样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