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刻骨铭心的爱恋

  文欣是我大学同窗,也是聊得来的室友之一。大学毕业之后,很多同学相继嫁娶,唯有她一直高不成低不就,一拖就拖到了36岁。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大二那年,她与美术系的一位学兄相恋。她与他,郎才女貌,一对佳偶,黄昏时分,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牵手漫步在开满丁香花的丽娃河畔,说着爱,说着誓言,一度曾为师大校园里传说中的爱的童话。

  遗憾的是,那么美好的爱情却在毕业的那一年终结。没过多久,文欣深爱的那个他在其父母的资助下,留学法国巴黎,留下孤单的她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漂泊。

  [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在三尺讲台一站就站了十余年,年年被评为市级优秀教师,在她35岁那年,已经是上海一所享有名气的重点中学的副校长了。事业上一帆风顺的她,在情感中却是举步维艰。不知不觉中,岁月的年轮将文欣推进了尴尬的“剩女”行列。看着镜子中不再年轻的自己,听着父母亲友不停的唠叨,她不再对婚姻挑剔,麻木地接受着一次次的相亲约会。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挑拣的余地了,只希望对方是一个有能力有担当的男子,能陪她一起好好地过日子。

  “想不到,挑来选去,最后还是选错了。濛濛,你说,我该怎么办?为什么我的一腔真情,换来总是别人的冷眼呢?唉,做人真失败啊!”文欣看着我,眼神里尽是哀伤。

  “文欣,听我说,你可是一位教书育人的先生,给自己一点时间,也给他们一点时间,用爱去融化他们,相信,日子一定会渐渐地好起来的。”我看着文欣,不痛不痒地说着。因为在之前的几次会面中,我就已经晓得了她的家庭境况,除了给她鼓励,为她打气,给她信心,我真不知还能给她怎样的帮助。

  [三]

  她和她现在的丈夫“郑凯”是35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的。郑凯是另一所学校的数学老师,长文欣三岁,曾有过一段苦涩的婚姻。他的前妻产下儿子鹏鹏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患上了一种难以治愈的慢性顽疾,一直休息在家,无法正常工作、生活。郑凯虽然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前妻,但久而久之,也免不了说上几句怨言。他的前妻本就是个极其敏感的女子,也看出了丈夫对自己的厌烦。前妻的娘家人家底好,也看出了几分端倪,便说服女儿与郑凯离婚,儿子鹏鹏自然归郑凯抚养。

  文欣与郑凯认识那会,正好是在他离异后的第二个年头。此前,郑凯一直想再成个家,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对方实诚,安分,心善能够把持好这个家就好。然而,寻来觅去,不是女方嫌他有个儿子拖累,就是他认为女方还不适合做母亲,直到他遇到文欣,文欣的职业和气质吸引了他,也许,更吸引他的是文欣还是个未婚的女子。眼前的文欣,自然成了他最好的人选。

  郑凯看上去还是一个很本分的男人,高高的个子,结实魁梧的身材,也让文欣有了感觉。在文欣的眼中,郑凯基本符合了他的择偶条件,长相可以,年龄差距也不大,还有一套较为宽敞的住房,美中不足的就是郑凯带着一个孩子。然,一套近100平米的房子在这个城市来说,实在是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在文欣看来,这些物质上的条件足够弥补拖着一个孩子的缺憾了。

  他们约会时,郑凯对文欣说的最多的话便是他心里的愧疚,那么多年来一直没能让六岁的儿子享受到应有的母爱,前妻走后,他一直想找一个能善待儿子的女人做妻子……他相信,这一次一定找到了,找对了。

  文欣听着他的这一番话,总会禁不住泪流满面。她想,这样的一个男人,在婚姻中遭受过挫败,品尝过失去的味道,这样的男人,会懂得珍惜,也应该是可以托付终身的。她还对自己说,她一定要善待鹏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郑凯一起把他教育成一个优秀的孩子。

  在这样的婚姻关系中,他和她怀揣着各自的需求和期待,走到了一起。在这个城市中,物质条件似乎比感情更容易促成一段婚姻。

  他们交往不到一年,便在文欣父母的催促下,走进了民政局,领了证。郑凯借着不想让儿子伤心的理由,低调地办了三桌酒席,宴请了双方的父母兄弟,带着文欣去海南玩了几天,就算结婚了。

  [四]

  婚后的生活,经过了短暂的甜蜜和激情之后,一切都将返回到现实生活的轨道中去。

  就这样,36岁的文欣成了一个6岁男孩的后妈。但,没过多久,调皮捣蛋的鹏鹏便彻底击垮了文欣原本信心十足的后妈梦。

  鹏鹏自出生后,因母亲的身体状况,一直被爷爷奶奶带在身边。在家人的宠爱和影响下,他不仅不懂礼貌,身上还有不少怪异的举动,比如,他会对着路上的行人扔东西,还会拿着剪刀在墙上,家具上,甚至是停在小区和路边的车上乱刻乱画,他还喜欢不停地摆弄电灯、电器的开关……常常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这些近似于恶作剧的表现,令文欣十分头疼,更头痛的是在她管教鹏鹏的时候,时常会遭到公婆阻拦和庇护。

  婚后,郑凯担心文欣生育后会增加家庭的负担,便商量好不再要孩子。文欣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文欣天真地以为,只要她付出爱心、真心与耐心,终有一天,公婆会接纳她;鹏鹏年幼,自然也会被她的爱所感化……

  文欣开始轻声细语地和鹏鹏说话,送给他喜欢的玩具汽车,晚上给他讲益智的故事,双休日带着他去看画展,去公园玩……但鹏鹏只懂得享受玩,享受文欣的礼物,但一点也不领她的情,文欣的一次次软硬兼施,对这个小家伙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渐渐的,文欣发现,鹏鹏身上还有很多坏毛病:自私、霸道、挑食、喜欢撒谎等等。

  更令文欣不解的是,当她把这些告诉郑凯时,发现他并不当回事,几声大笑之后还洋洋得意地说,那是我儿子机灵、活泼、可爱好动呗!文欣虽然在鹏鹏的事上撞了几回南墙,但她还不死心,开始试图用批评的方式来纠正孩子的不良行为,但鹏鹏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对文欣总是一副敌视的架势。

  自文欣进门,还从来没有叫过一声“妈妈”,不是叫“喂”,就是叫“你”……

  [五]

  一日晚饭后,文欣看到鹏鹏在用剪刀划新家具,就大声说了他几句。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哇哇大哭起来,并跑到他奶奶跟前告状,说文欣打他。不明事理的婆婆对着文欣大喊大叫,还说了一些类似于“这世上的后妈都是恶毒的……”这样的话,婆媳之间的矛盾也因这个孩子而激化,加上郑凯的姑息,文欣深深地感到了当后妈的不易和未来的渺茫。

  文欣一直以为,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和家长。在学校,文欣是一位深受学生喜爱的好老师,令她郁闷的是,她发现自己多年来的教育方式在这个6岁的孩子身上完全失了效。她竭力想改变郑凯的观点——孩子身上所有的坏习惯的养成并不是孩子本身的错,而是大人的错,家庭的错,这样的爱不是爱,而是害……但令她失望的是,每一次跟郑凯说起孩子的教育问题,都无法达成一致,郑凯总说她缺乏一定的耐心,还没有完全付出真心。

  日子就这样毫无生趣地过着,文欣渐渐地开始害怕下班,害怕回到那个吵吵闹闹的没有温暖的家。

  一日下班之前,她给郑凯打电话,推说学校要开家长会不回家吃饭了。当她一身疲惫回到家的时候,推开门就听见房间里的婆婆正在教唆鹏鹏不要理她,说什么反正那个女人也不是你亲妈,天下没有一个后妈是好心肠的话,文欣听了,推门进去指着婆婆质问,为何这样教育孩子?没想到的是,这个才6岁大的孩子,竟然拿起桌上的剪刀,向她刺来……还好,她躲闪及时,没有被刺中,但着实寒心了。

  这件事后,家庭的气氛明显地对立起来,公婆孩子联手排斥她,甚至那夜夜同床共枕的丈夫也责怪她,态度冷漠,活像一个陌生人。

  文欣曾对郑凯提及想要生一个孩子,以便缓和家庭的氛围,但郑凯的眼神总是那么冰冷不屑,一句“有一个孩子就够了”深深地刺痛着文欣的心。

  文欣和郑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如今,她和他已然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六]

  坐在我对面的文欣,在倾诉的过程中,几度泣不成声,她说:“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错了。”是啊,这样的婚姻里有的是各自不可明说的需求,有的是勉强的拼凑,是生理上的需要,唯独没有爱。

  “我现在真的是心力交瘁,我该怎么办?”文欣一遍又一遍地问着我相同的问题。

  “我觉得,你们都应该理智地想一想。在这一场婚姻中,他爱过你吗?他爱过你吗?你们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吗?只有彻底理清了这场婚姻的千头万绪,你就会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我说。

  文欣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听我说。

  郑凯不爱文欣,也许,爱情在他心中早就成了一处逝去的风景,他爱的只是他自己。婚后,郑凯没有给予文欣一个丈夫应有的爱怜,包括言语包括物质,更别说是情感上的付出。

  文欣不爱他,也许,她的爱情早就在大学时的那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中化成了半空里的尘埃。她选择郑凯这样的男人,便是在错的时间里遇到了错的人,爱情变成了一种无奈,也许,只是为了想给自己漂泊的人生找个归宿而已,丢弃了自尊,放下了矜持,草草地把自己也就丢了。

  想这世上男女之间的情爱,就像一道无解的方程,困扰了多少婚姻城池中来来往往的人。如果不曾相逢,不曾相爱,也许那颗心永远不会痛。只有痛过,才会有爱的感觉。

  什么是爱情?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我知道,爱对了,便是幸福;爱错了,痛彻心扉。

  也许文欣和郑凯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他和她都不该给彼此一份爱的希望,也不该在给予之后少了真心和呵护,更不该轻易去点亮彼此心中那盏早已枯竭的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