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璐,我不想再暗恋你了(二)

  璐:

  每次回忆的时候,我习惯在说下一句之前加一个“然后”,仿佛不加这两个字,回忆就无法继续。可是不是所有回忆都有然后,至少我怕这一段远的要命的回忆没有然后。

  有一棵树,暗恋上了马路对面的一棵树。虽然只有一句话,但这是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我初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还着急地想知道后续的发展,可是对我说这个故事的人说:“没有然后。”

  这棵树与我又何其相似,它张不了口,我是有口不能张,剩下的只有偷偷的凝望。

  可我想给它们一个然后,但却把控不住结局:

  也许若干年后,故事中的两棵树虽然相隔一条马路,但是在它们的根已经在地下交错,它们的枝叶已经相接,曾经遥远的距离不复存在。

  也许若干年后,故事中的一棵树依然矗立在原地,但它对面的那棵树早在一场暴风雨中倒下。马路对面依然有一棵树,却不再是它爱过的那一棵了。

  也许……

  

  旁观者可以设想出无数个结局,但或许只有当局者才会知道再多的“也许”也挽回不了已经逝去的暗恋。远的要命的暗恋没有然后,只剩下回忆。在回忆里加上所有的“也许”和“然后”,大概就是一种最好的安慰了。

  我不想做那棵树,因为多年以后,“也许”和“然后”留下的只有遗憾和些许的安慰。

  我害怕成为至尊宝:曾经有一份可以说明白的暗恋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