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幸而倾识卿所语,惊鸿一别余生愚

  你的名字藏入四季,我所遇春风,皆似你语。--题记

  那天,黄昏下的街道格外的暗沉,往日喧嚣的长街,变成少许静谧。路人,过客,朋友,都在身边,而远方,附近,都在时刻对比你的距离。

  我想把你远去的信息,假装是不真实的。然后还可以叫嚣在你身边渡过很多年。可惜这些只是荒唐,而你离别后的风景,已经把我也改变了模样。一个人的不见,真的可以翻天覆地改变。就连站在桥上的路人,也会因我的哀伤多瞧几眼。

  手掌心划出的伤痕,我还记得你说是来世指印的指引。可现在看来,不过是今生留下的老茧。

  看过很多故事,也读过许多话本,一直以为山高路长的爱情,都是真实而感人的。但是一转身看不到的时候,就算等到破晓,也收不到一句安好。

  风筝逆风而行只为寻找高处,而雨滴顺风而落也只是为了寻觅安稳,不再在天空到处流浪而已。

  我也想寻觅一处安稳,妥善安排我的余生、但是眼前的哀伤,一直祷告我窃取过去,把你想起、

  朋友的世界在我看来是欢乐的,而我的身影在他们眼中也是逍遥的。只是在寂静的角落,也曾有很多我疯狂的模样。

  名城的花鼓,小村的暗道,就算是旱地的甘露,我也在一一回去再重逢。可惜故事一直在徘徊,而重演的人,只是换了名字而已。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也想过你的名字不一定在 我的土壤生根发芽。

  你有没有试过在某个角落,恍惚地错觉很熟悉。然后,我真的在每个遇见,看到的女孩都像你、

  黑夜的焦虑,定格在某个角落。推开窗的月光,写在第几章的故事。我逆流寻找的一座城,里面住的可是你?

  那些被花灯点亮的街道,似曾相识地来过。我漫步在人潮里,你或许就站在转角一直等。

  只是雨水化成伞花,我也没有把你确认。

  这一个人的路途,大多被记忆洗去。我沿着时针,分针,秒针,一直向你狂奔、只是年华的垂垂老去,各自的相遇只能沉沦、

  我拾了岁月掸落的一封信,信上的字全部关于你。

  你会老去过往,我也死在百年,那些回望的情缘,真的有人哭?有人唱?

  那些念念不忘的散场,都是一段段不愿失去的心上。

  我以为在五年前的重遇,会是你这一生不多的温柔,可你冷漠不顾的眼神,何尝不是另一种否认。

  有人爱着水墨青花,何尝不是爱着她的刹那繁华。而我爱着的那个她,何尝不是爱着记忆的刹那。

  后记--

  有风拂过了鬓角,岁月消磨的风貌刻在眉梢,那些被传唱了千年的古道,还有多少故事没有被记起。我也曾打马西照,擦肩在一场重逢的小桥。可这小溪流水的波涛,哪及你当初分离时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