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爱是什么(三)

  每次看见二平一个人向山坡上走去,海霞心里就有些异样的感觉,这感觉应该是同情吧。从小二平哥就是大人眼中的好孩子,年年考试年级前三名。小时候每次去二平家,她看到贴满墙壁的奖状,心里别提多羡慕,一直以来也都是以二平哥作为榜样。可如今,二平哥只能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想必二平哥也是很不甘心吧。不但自己这样想,每次村上的人在一起谈起二平哥,都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有的高龄的老人甚至还能挤出几滴眼泪。但她还是蛮佩服二平哥的,遭遇如此打击,也能迅速站起来,和文秀嫂子一起,撑起一个家。

  说起文秀嫂子,海霞那更是佩服了。丈夫和公公去世,留下病种的婆婆和年幼的小叔子,还有一大笔外债,但她没有放弃这个家。起初,村里人都在议论,甚至还有人在打赌,文秀哪天会改嫁,会离开这个家,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文秀嫂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了所有人的心,那些昔日议论她的人,也在背后竖起了大拇指。很多人都在说,这个家多亏了文秀,也不知是哪辈子的积的德,才娶到这样的媳妇。

  看着二平哥每天孤零零的,听说他也不怎么会做饭,海霞觉得二平实在太可怜了。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帮帮他。帮他洗衣做饭?肯定不行,父母不骂死她才怪,再说也不太合适。帮他把文秀嫂子找回来,对的,女生之间方便说话,这也是唯一自己能帮二平哥做的了。以前和文秀嫂子一起聊天时,听说过她娘家在瓦屋村,可从来没去过。而且十多公里的路自己也走不了,忽然她想起了堂哥——海涛。海涛的工作就是从各个乡镇的邮政局把包裹、信件运到县邮政局。他一定知道文秀嫂子娘家的地址,说不定还能捎自己一程。

  有了这个想法,海霞立即行动起来,首先给堂哥海涛打了一个电话,让她高兴的是,海涛过两天要去一个乡镇拿邮件,刚好会路过瓦屋村口。于是她和海涛约好,那天就在村口等她一起去。

  这天一早,海霞对母亲撒了个谎,说要去同学家耍。便早早在村口的公路边等着堂哥海涛的车子。没多久就看到堂哥那绿色的邮政车驶了过来,海霞赶紧招手。海霞上了车,海涛便加速向前往驶去。

  “你去瓦屋村干啥哩”,海涛问道。

  “找同学耍”,海霞也对堂哥撒了谎。

  “你妈知道吗”

  “知道,早上告诉她了”

  “哦,那就好”

  “哥,你下午几点回去呀”

  “下午四点,你在村口等我”

  “行!”

  几句简短的交流后,两人就没说话了,海涛专心的开着车。海霞知道这个堂哥,不善和人交流。于是,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两旁的青山耸入云霄,初升的太阳刚刚发出刺眼的光芒。狭长的柏油路沿着山体蜿蜒曲折地伸向远方,孤独的躺在这崇山峻岭之间。路上只有零星的车辆驶过,每次与车相遇,司机都会长时间的鸣笛,然后呼啸而过,留下笛声在山谷里回荡。

  半个多小时后,海涛将车子停在瓦屋村的村口,海霞下了车。

  “下午四点,你提前在这等我,别忘了”,海霞下车的时候,海涛提醒他。

  “行,哥,你开车慢点”,

  “哦,知道了。”

  说完,海涛就开车走了。海霞看着堂哥走远了,就往瓦屋村走去。想到这个堂哥她是万般无奈。这个堂哥从小就对自己家人没什么笑脸,他和二平的关系都比对自己和哥哥海波好。她也知道这是受大妈的影响,就像自己的母亲经常说大妈家一样。

   瓦屋村和五家沟村一样,都是在一条山沟里。人们沿着山脚居住,留出中间的平地种粮食,在山坡上开荒地种些土豆、红苕一类的作物。瓦屋村人少一些,不足百户,住的也比较零散。小村落的人彼此之间都比较熟悉,海霞在村口找人一问就找到了去文秀家的路。

   循着村民给她指定的路,海霞来到文秀门前,看着大门开着,就试着喊了一声:“文秀姐~,文秀姐~”

   文秀听到有人喊,出门一看,是海霞,这让她可意外了。

   “海霞!你怎么来了”

   “文秀姐,好多天没见你,想你了呗”,海霞说着拉起文秀的手,来回摇着。

   “就你这丫头嘴甜,走快进屋”,说完就拉着文秀进了屋里。两人进了文秀卧室,像好久不见的姐妹那样,手拉手坐在床边。

   “叔和婶儿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海霞发现就文秀一个人在家就问道。

   “我爸和我妈去给我嫂子娘家帮忙去了。这么多天我都无聊死了,看到你我太开心了”

   “文秀姐,我渴了”

   “你看我,看到你太高兴了,都忘记给你倒水了!”,说完就起身出去给海霞倒水。文秀的卧室,很简单。靠墙角放着一张床,窗前一张掉了漆桌子和椅子。桌子上放着一面镜子,镜子旁边有个木架子,上面放着梳子,橡皮筋等小物件。床的对面放着一个小衣柜。

   “来,喝水”

   海霞接过水,喝了几口。发现几天没见,文秀姐明显瘦了。

   “你瘦了,文秀姐”,海霞刚想到就说了出来。

   “哪有呀,你看我这胳膊,这腰,还有这大腿,这些天在家光吃不动,都胖了”,文秀一边说,一边指着这些部位给海霞看。

   “嗯!?”,海霞若有其事点着头,然后定定的看着文秀说:“其他地方我没看出来,不过,文秀姐,你的胸好像更大了”。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哎呀,你个鬼女子,说话口没遮拦,看我不收拾你”,说完和海霞扭在床上,打闹起来。

   两人打闹累了,都静静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良久,两人都没说话。

   “文秀姐,你和二平哥吵架了吗”,海霞首先说话了,像自言自语一样。

   “没有呀,你别瞎想。我就是想我妈了,回来住几天”

   “你骗人,你以前哪有忙的时候回过家啊”

   “我~,”,文秀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说谎她本来就不擅长。在这古灵精怪的女子面前,她更说不过她。只有选择沉默

   “文秀姐,你还会回二平哥家吗”,隔了一会,海霞又问。

   “我~,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文秀说的是实话,这些天在家母亲也一直在问文秀同样的问题。她就快30岁了,在农村已经是个大龄女姑娘了,而且还结过婚。这些天在家村里都有人开始议论了。将来已经是个摆在她面前的现实问题了,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了得。以前一直以为日子还多着哩,现在每天都是一种煎熬,自己的命运等着自己去决定,可这决定真的太难了。

   “文秀姐,你回来吧,没有你,二平哥太可怜了”海霞侧过身子,望着文秀,用手轻轻拉着文秀的衣服。

   文秀用手轻轻理了理海霞的头发,像一个慈母照顾怀里的孩子那样。

   “好妹子,你二平哥已经是大人了。我不能照顾他一辈子呀”

   “那你永远不回去了吗,文秀姐,我也舍不得你啊”

   “又不是隔了多远,说见就能见了。”

   “文秀姐……”

   “好了,别说了,海霞,大人的事你还不明白。走,姐给你做好吃的去”。说完,文秀就起了身,用力的拉着海霞。海霞发现文秀真的不愿谈下去了,悻悻的跟着文秀去厨房弄吃的去了。

   海涛送走了海霞,一路狂奔到指定的收货点取货。今天他沿路要去好几个乡镇,而且还要去接海霞,一路开的都比平时快些。他挺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简单,不用操心,只要路上不掉件,就不会出问题。即使偶尔有失误,大家也会看在他哥哥是局长的面子上,不会对他怎样。

   他对父母和哥哥安排的一切都很满意,对周围的人也很满意。但唯独对婶婶不是很满意。小时候婶婶经常趁父母不在的时候嘲笑他傻。尤其是堂弟海波近两年赚了些钱,堂妹海霞考上大学,更是神气的不得了,常常在自己父母面前炫耀。母亲有时候气不过,就拿他出气。记得那次母亲又受气了,刚好自己领工资,回来上交母亲时发现少了几百,母亲气得对他又打又骂:你个没用的东西,连个钱都数不清,要你有啥用。打归打,骂归骂,从小到大,他也习惯了。但母亲就是母亲,还是他最亲的人。父亲只有在母亲太过分的时候,出来拦着母亲,于是母亲也连着父亲一块骂,每次这个时候,父亲就领着他去同村的其他叔叔家里串门。直到母亲扯着嗓子喊吃饭了,才回去。

   哥哥是他很敬佩的人,第一次高考就考上了名牌大学,虽然他不晓得名牌大学有多厉害。但当时农村里出大学生还是很稀罕的事情,父母请了所有的亲戚来庆贺。后来哥哥大学毕业,和父亲一样都在县邮政局工作,父亲退休后,哥哥从小职员,一步一步升到现在副局长的位置。哥哥一直没忘记他,他初中毕业哥哥给钱让他学过维修,学过厨子,但他都学不会。后来年龄大了,可以学驾照了就去学了驾照,哥哥又掏钱帮他买了一辆三轮车来拉货。几年下来没赚多少钱还白费很多油钱。但这些哥哥都没有生气,前年哥哥他们邮局招司机,他顺利成为一名拉货司机。每天只要有单子,按着单子的地点和数量去把货拉到局里就可以了。每周还能休息两天,遇到下雨或者下雪,还能休息的更久点。这工作让身边多少人羡慕不已。自己也是非常感谢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