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在红尘最深处等你

  折一支桃花,饮上一壶春酿,温安的岁月,我只愿醉在那迷离的花前,氤氲的烟雨摇曳在满池素莲泛着微微的莲漪,滚滚红尘,有你,人间不负。

  ——题记

  四月的江南,柔软的清风轻轻的载着雨的思念,散落在这多情的人世间。古街小巷,被岁月打磨的微微泛着幽幽光泽的青石板,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或许是你,或许是我,也可能是方才路过的不知名的他。在这多情的岁月,我一袭白衣,不打伞,任凭烟雨打湿我客居人世的孤单,只为等,等那一抹罗衫,等眸光最深处的岁月轻安。

  这一世就让我来等你吧!不在乎时光流转,不在乎沧海桑田,携着烟火,去追溯那冥冥中注定,去追寻那桃花深处醉人的眸,你来了,就是全世界。

  苏轼曾掩面叹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元稹也曾在提笔赋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生,一个人就好。曾经到临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若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了。在那菩提花前,佛祖拈花一笑,笑世间多情。我却于桃花前轻吻桃花,笑佛知情却不懂情,不懂得那渡口前静候长安归来的良人,不懂那亭子上在秋风中渐渐消瘦的倩影。人生能得几回眸,不过相知相识相思罢了,风尘中,纵是那陌上花红也曾期待着一抹翠绿的思念,何况诗中雁子北去时寄去的锦书?

  留的住固然好,留不住也是命。氤氲朦朦,在莲中泛着的轻舟,载着闲思,漫过花海,与那红楼上的犄角对影难诉。斜斜的细雨,轻轻的敲打着素洁的莲瓣,留下丝丝泪痕。执念,何其如此?自古而来,那时间轴上墨客穿越了多少岁月,在此留书落款,叹幽幽光年,惜岁月绵延。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故人如故,却也再也寻不得曾经的归处。最是人间留不住,与我何为?一叶轻舟,只为载你归程。

  这一世的烟雨,醉人眼眸。青石板上多少的过客行色匆匆。我从风中来,亦往风中去,茫茫岁月已不知过了多久多久,青衣一袭,谁来伴?幽幽的古巷,再也寻不见那抹清澈的眸光,纵然深情寄予那漫天花雨,谁能知晓?一阕别离,再回首已是经年,雨中那摇曳的倩影,提笔落款处尽是你素洁的罗衫。墨色洇染,醉了红楼,多少愁绪只能赋予诗词,传诵在这多情的人间,在这画意的江南。

  几朝情思几丝忆,我在尘世的归途,裹着一身烟雨,在这桃花前最后诵下了思念。古色的江南,请收留我这浪子般脆弱的内心罢,将我的心收在在这,什么时候你来了便能知晓;梦中的江南,请葬下我这在尘世中污浊的皮囊罢,纵然万世,有我的骸骨在这等你,还有我为你口述的情书。

  一世回眸一世情,这一世,就让我来等你吧!在红尘的最深处携着一袭烟雨静静的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