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爱情赌约

  他个子很矮,我穿上高跟鞋,立刻比他高了一截。他争辩说我的鞋跟儿太高,至少有五厘米。我说没有,顶多只有四厘米。然后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跑了好远。

  其实我也只不过一米六的个头。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会经常约我出去吃饭,聊彼此的童年,聊大学时的同学,聊工作;他会用单车载着我在安静的街道上飞奔;他会突然心血来潮带我去看电影;他会送我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手机挂件,书,笔;他会把自行车钥匙留给我一把;他会听说我喜欢什么,然后傻乎乎的问我给你买一个吧;他会带我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玩……有时,我会觉得他似乎喜欢我。

  然而,他也会说他累了,让我用车驮着他走好远好远的路;他经常走着走着就忘记身后还有一个我,自己就玩去了,我在后面小跑着追他;过马路他只喊一句“过”,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跑开了,全然不理会我的惊慌失措;他经常拿着一盒烟说要学抽烟,其实心里清楚我最讨厌抽烟的人……所以,经常地,我觉得他只是想营造一种暧昧的氛围,一种亲密无间却又不会成为彼此负担的氛围。

  有时他会突然傻傻地说我觉得你挺好的,你以为他要说些“重要的话”,很认真地看着他,他却以为你不相信他似的,“真的”,语气里满是焦急,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我只得笑笑,心里真的很疲惫。

  如果只是一场暧昧,我实在没有心力。对于生活,对于爱情,我早已失却了小女孩般的天真与幻想。我只想遇见那么一个人,他喜欢我而我恰好也喜欢他,不要在经历那么多的波折与坎坷,更不要再经历那么多的暧昧和试探。然而他始终躲在一团迷雾之中,他的脸,他的笑,他的声音始终都是模糊的。

  其实,我觉得我是喜欢他的,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而无关他的相貌,前程和家世背景。他说他刚工作时,买不起羽绒服,穿了件棉衣,冻得打哆嗦;他说他刚当老师经常替老教师上课;他说他一个月要值25天的晚自习;他说他和学校领导闹矛盾了,直接吼了一句“领导算个球!”;他说有个女孩说找对象一不找河南人,二不找老师,两项他都占了;他说家里人催他找个女朋友,每天打电话来催;他说有一阵子他真想随便找一个,只要父母满意就成……他最后说你这个人不会和人聊天,别人讲话时,你老是一声不吭,托着腮帮子发呆。其实他不知道,当他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满是心疼。我会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帮他理一理头发,其实是心疼他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和苦楚。

  因为那些故事我也曾遇见过,从他口中流淌而出的故事几乎是我生活的翻版。然而我们都是倔强的孩子,不肯轻易地低头认输,像一棵孤单而骄傲的仙人掌,直愣愣的挺立在沙漠上。

  我贪享着属于我们的小幸福,对于他人疑惑的目光始终报以微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哪怕只是一场暧昧,哪怕最后还是会无果而终,至少这个过程是真实可感的。

  终于有一天被朋友们围住,极其严厉地问道我和他的种种,我只能以一贯的微笑和沉默回应。或许我的微笑伤害了那些关心我的朋友,这不是我的漠然,只是我无法向他们解释我的感情。他们例举了他的种种:第一长相不过关;第二,懒得很。如果真跟他结婚,家务活就永远是你一个人干,你将在争吵中度过余生;第三,倔得很,听不进去人劝;第四,不会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与领导的关系,所以这一辈子别指望他能飞黄腾达了;第四,家境不好,没什么家底。他们说,你跟他做什么都成,认他做哥哥,做姐姐,做朋友都行,就是不能和他谈恋爱,更不能和他结婚。他们说,如果你觉得你的生活还不够苦,那你就选择他吧。

  我一直没有说话,紧握在手中的啤酒瓶盖子在手指上引出深深浅浅的痕迹。那个时刻,我希望他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拉着他的手说,走吧,我们私奔吧,一起回家种地也行呢。我几乎要流下泪来,然而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我约他出来了,在麦德利,手捧着奶茶,心酸的想要落泪。他是个粗心的人,可是我提醒过的事他真的很努力的去做了。现在,他知道要站在我的左边,那是守护者的位置,他知道过马路时扯着我的衣服;他知道为我开门;他知道我喜欢喝奶茶……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他都在很用心的改变着。如果,此刻出于自我保护或者对莫测未来的担忧而就此放手,不单是对他不公平,我自己就真的甘心吗?

  我说你能不能做到?这一句几乎是含着泪问的。

  其实,我不在乎他有没有钱,能不能买大房子,好车子。物质从来不是我担心的,我只害怕他会很懒,什么家务也不会干,一切都推在我头上。我害怕有一天我们会为了谁干多干少的问题吵闹不休。如果真的这样,我会很伤心很伤心。

  我说,勤快不是一小时,不是一天,不是一年,甚至不是三十年,是一辈子,一辈子你懂吗?一辈子有多久你知道吗?

  我说,你为什么就意识不到我只是个弱女子,我需要你的保护和照顾,需要你的宠爱甚至是溺爱?

  他的眼睛含着笑,亦如我当时的沉默。

  他说我都能做到。可是你信吗?

  是的,我不信,因为我曾经被伤害过。可是我在心里说我愿意赌一次,我不相信我每次都会输。

  是的,师兄,我愿意赌一次,赌我们在一起会不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