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宇君,我该怎么对你说

   一天深夜,有几个月没有联系的宇君发来一条信息,向我打听那个女生的QQ号,宇君的事作为死党的我当然心知肚明,即使几个月不联系,但一见面就像昨天还在一起打牌般亲切,自然帮起忙来也从没有犹豫、客气过。换做以往,都会打趣他一顿,怎么还对人家贼心不死啊?要不要这么痴情啊?都是这一类的话,一是感叹他一棵树上吊死的死倔,二是心底里由衷佩服他的痴情。可现在倒不会了,自己也只是向朋友打听到了那个女生的QQ号,发给他,聊些最近的状况,没再多和他说一句八卦他与她之间的话。

  可能是因为往往心里莫名地觉得无趣,毕竟,在这场全权由他策划的戏份中,那个女生没有一次出场,甚至不能牵带上她,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已。像歌词中所说的那样,在这孤单角色里,对手总是自言自语,对手都是回忆,看不出什么结局。其实想想,能有什么结局呢,人们都说凡事不可太过,怀恋太过变成执念,很多东西都会悄然间变了味道,只是我说给宇君,宇君从未真正意识到罢了。

  或许总会是这样,别人走过的路,回头和你说如何如何,告诉你如何绕过那些沟沟坎坎,总是听在耳朵里而从未真正上心,只有自己真正经历过之后,才会不经意间突然发现,当初那个人说的那般透彻、明白,是自己现在才懂得。但即使如此,若让时光重新来过,自己恐怕还是会那么选择。有些路总要自己走过才罢休的吧。

  宇君的不圆满,让我想起了文君对我说过的一些话。文君和他的公主那一对,总是我很羡慕的一对模范情侣,偶尔听到他们之间的事,都会很为他们高兴,那么合拍的两个人在一起,让人感觉很般配,还彼此喜欢,相处的还算融洽,就算有些情侣间的小打小闹,也从未真正动过气,真的很理想。我总想,他们会很如意的吧,直到一次,我和文君聊过之后,文君说,两个人在一起的确很好,也很遗憾,这么长时间只能和她一个人。他并不是为和她在一起而后悔,只是在他的这种选择背后,却是感觉丢了些什么,空落落的。可能我还并未能全然懂得他的感慨,却对他说出这些时的眼神里的深深落寞而印象深刻。

  即使在我看来那么登对的文君,也会有莫名缺失的慨叹,每次看宇君那么辛苦,都会有些话想对他说,只是每次看他那么热情高涨,我该怎么去问他,这么久,他到底是真正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还是沉醉在自己的这种痴情的自我感动中难以自拔。这是很多人自己不容易察觉但确确实实存在的。

  大家无非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那么辛苦地去讨一个人的喜欢,若那个人不是智商缺陷,这么久就一定会知道那个人的心意,嚣张一点说,时间久了,傻子都会知道的。而她的这种装傻充愣,就其实已经给了他很实际很真实的答案了。他的眼光还是不错,音容笑貌、言谈举止放在一边暂且不谈,就她的这种方式,本身就是带着很多善意的,是在让他明白,我对你无意,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心意,就真的不会为你动心。我本良善,也不会别有用心地对你虚情假意、另有他图,别浪费时间与精力,赶紧去找真正属于你的公主去吧。这种方式谈不上最好,但却一定出自一个人的本意与真心。

  每每和宇君说类似的话,宇君总是回应说,追女孩当然要执着,怎么能半途而废,总有一天她会感动的。我只好回以苦笑,记得有人和我说过很有见地的一番话。女孩从来不是靠“追”就能追到的,若她对你没有一丝情义,你就算夸父追日般追到喝干天下江河水,累死你都追不到。那些说靠努力追到女孩的男孩,实话说都是女孩“钓”来的,因为对你中了意,才让你的努力让她看到,才选择对你感动、对你动心。让你那么费了一番劲,一是想看清男孩儿的真心与本意,二是让男孩儿珍惜,因为在男孩的世界里,付出与珍惜在一定程度上总是成正比的。

  所以啊,宇君,该收手就收手,才是一个男孩该有的坦荡。如果你再这么坚持下去,我会以为,那个女孩是不是也在钓着你,因为贪恋被人喜欢的满足,不舍得放你走,所以偶尔给你撒撒娇,让你误以为还有戏的错觉。如果是这样,就太不值了。宇君,你希望我这么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