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意欲相思几许,化作一树梨花

  文/妗彧

   将天比辽阔,驰骋千里风云暮,热血洒苍穹。无尽是地,欲踏遍山川,饮遍江河。诸神不足惧,心更比天高,独揽无数珍奇,却少了一颗女儿心。

   并不是无情无心,多情客的相思笺早已化作几滴浊泪浸润了梨花瓣。从此,便是一个无心人的刀剑江湖。

   情殇作盾,挡住这一世的云烟情爱。

   命数早已至此,深情人却无从知,待到草枯花落时,方才悟得浮生若梦,皆是一场空。

   要说执念、情缘,又怎能一剑斩绝?只是倔强的不再停留,将一颗相思已尽、痴念枉存的心埋藏在了夜的深处。待到伤疤好的差不多了,疼痛也就不那么记忆犹新了。

   可以笑得豪情万丈,哭得泪雨滂沱。惟有情字拒之千里。愈发得在人前英豪,愈发的掩饰伤痛带来的后遗症,只会让她在人们不知的一个连寥寥清欢都奢侈的小院里独自落泪。

   一壶清水,却灌醉了梨树,花瓣悠悠落下,落在她的素笺上,寄于明月,愿共婵娟,在地狱,或天堂。